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反对派疯狂拉布阻修例 滥用权力损民利益

昨日立法会修订《逃犯条例》的法案委员会首次会议,资历最深的议员、民主党涂谨申主持选举正副主席程序。涂谨申与反对派议员默契配合,以各种荒谬手法疯狂拉布,经两小时会议竟未能进入正题选举正副主席,情况前所未见。为阻碍修订《逃犯条例》,反对派无所不用其极,蓄意拉布流会,是滥用权力骑劫公众利益,他们违背民意、漠视法治公义的劣行,让广大市民更看清反对派从自己政治利益出发,为反而反、损民自肥的本性,势必激起主流民意的反感。

一如所料,反对派为狙击修订《逃犯条例》,故伎重施,大打拉布战。但令市民诧异的是,反对派的拉布战,竟然连选出法案委员会正副主席的会议也不放过。本来会议程序很简单,议员报名加入,然后选出正副主席,根本没有值得争拗的地方。但反对派为尽量拖延时间,全然不顾颜面,两个小时全部浪费在故意制造的极其无聊问题上。堂堂尊严议事厅,再次沦为反对派上演“小学鸡”式政治骚的舞台。这可笑、可悲、可气的一幕,涂谨申的纵容和反对派的配合都难辞其咎。

法案委员会共有62名议员报名加入,会议一开始,主持会议的涂谨申逐一读出62名议员的名字,期间故意发错议员名字的读音,就此扰攘一番;就他是否有权处理规程的问题,又容许每名议员发言2分钟。涂谨申拉布之心,路人皆见。他刻意放纵,其他反对派议员自然心领神会,使用浑身解数,拖得就拖。面对建制派议员对其主持会议手法的批评及质疑,涂谨申辩称自己是按议事规则办事。必须指出的是,涂谨申是把歪理当真理,混淆是非,愚弄公众。即使立法会的法律顾问认为,根据一般原则理解,负责主持主席选举的议员,享有处理当时所需举行选举的一切合理所需权力;但必须明白,这个权力是要用于维持选举的正常程序,而不是用于扰乱秩序。就像警察拥有使用警棍、警枪的权力,是用于面对实际发生的违法事件,绝不能自己制造混乱然后行使警权。

涂谨申滥用主持会议的权力,为拉布提供方便,同拿警枪协助匪徒打劫有何区别?反对派一向抹黑政府和建制派“有权用尽”。其实,涂谨申和反对派议员今次拉布的拙劣表现,又一次让市民领教了什么是真正的“有权用尽”。枉涂谨申是最资深议员兼律师,难怪民建联葛珮帆质问涂谨申,“佢当我哋香港人傻㗎?”

更值得注意的是,立法会大会昨日恢复二读财政预算案的《拨款条例草案》,在反对派议员多次要求点算法定人数下,最终导致流会。《拨款条例草案》关乎经济、民生发展,直接影响到公务员薪金、综援金的发放。拉布狙击《拨款条例草案》,反对派过往屡试不爽,备受各界强烈批评,反对派近年才有所收敛。如今为狙击修订《逃犯条例》,反对派故态复萌,再玩弄点人数、制造流会的招数,又一次把审议《拨款条例草案》当作要挟政府“跪低”的政治工具,不惜牺牲经济民生。

修订《逃犯条例》,堵塞法律漏洞,彰显法治公义,获得主流民意的支持。反对派明知反修例不受民意欢迎,只能利用议会程序和议事规则的灰色地带,疯狂拉布流会,拖得一时算一时,完全不理民心所向、市民利益所在,这样的议员还能算是民意代表吗?不怕日后受到民意惩罚?市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奉劝涂谨申和反对派议员,不要不撞南墙不回头。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