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涂谨申替“包围立会”造势

《逃犯(修订)条例草案》法案委员会昨日举行首次会议,原本要选出委员会正、副主席,但在所谓的“最资深议员”涂谨申主持之下,演变成一齣闹剧。涂谨申不仅没有遵照《议事规则》公正合理地主持会议,反而与其他反对派“一唱一和”之下,先是故意读错议员名字,继而玩弄程序,严重滥用权力破坏规则。涂谨申的所作所为,唯一目的就是要阻止《逃犯条例》修订的通过,但出现这种卑劣手段,实在是议会之耻。这样的民主党又与“社民连”有何区别?

根据《议事规则》,选举法案委员会正副主席,要由本届立法会资历最深的议员主持会议,再由委员互选产生正、副主席,之后会议主持人就完成了任务,再没有任何角色。涂谨申从1991年开始便担任议员,他不可能不知道《议事规则》,也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责任所在,但仍然出现昨日的一幕,除了“刻意为之”,再无其他理由可以解释。涂谨申显而易见地滥用了议事规则:

第一,僭越了“会议临时主持人”的身份,意图主导选举。涂谨申在此法案委员会的“宪制角色”只有一个,就是确保委员会顺利选出正、副主席。但在没有任何的不可逆转突发情况下,他却不断放纵反对派以所谓的“规程问题”,疯狂“拉布”破坏会议的进行。实际上,涂谨申已严重逾越了他本应该遵从的“宪制角色”,甚至以一个近乎立法会主席的身份和态度,强行压制立法会内正常提问的建制派议员。

第二,破坏了“主席中立”的身份,配合反对派破坏会议的进行。既然身为“主持会议”的人员,不论是任何党派的人,都应该遵守最基本的政治道德,也即保持必须的中立。但从回归至今,没有哪一位资深议员会像涂谨申这样,极力用尽自己手中短暂的权力。不仅无视建制派议员的合理要求,反而极力配合反对派议员的无理取闹,无所不用其极地拖延会议的进程。涂谨申的表现,与其说是在主持会议,不如说是在破坏会议。

为什么涂谨申要采取如此恶劣的手段?原因只有一个,即要阻止《逃犯条例》修订的通过。如今反对派已经视该条例为一切政治运作的核心策略,意图以反对修例为借口,再度挑起社会内斗、破坏特区政府管治、发动新的大规模动乱。不久前,在一场反修例游行中,反对派还在叫嚣要“包围立法会”。而几名政客跑到美国“告洋状”时,更获美国政客对其反修例举动的撑腰。而涂谨申昨日的表现,喻示着一场大规模政治对抗的正式打响,也是在替“包围立法会”极端行动的提前预热造势。

民建联主席李慧琼会后批评涂谨申无履行主持人的角色,建制派将商讨对策处理。新民党叶刘淑仪谴责涂谨申“玩嘢”,并非主持会议;会议中被要求离开的郭伟强称,已去信议事规则委员会,要求修改《议事规则》由最资深议员担任主持的规定,改为委员互选主持人选。显而易见,涂谨申“吃相太难看”,太过着迹的伎俩,已引起公众的强烈反感,他要为自己的丑行付出代价。

作者:柳 凡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