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苹果》“买”新闻“卖”私隐道德沦丧

近日闹得热烘烘的“安心事件”虽然吸引眼球,但从事件本身其实没有多大公共性,说到底,艺人私德如何、私生活如何也只是个人私事,并没有多少值得全社会高度“关注”之处。相反,在事件中相比起艺人偷情,《苹果》的低庄、越轨更加值得社会正视。一个传媒沦落得要靠“买”新闻“卖”私隐来吸引读者眼球,来为自身报章“救亡”,这样道德沦丧的传媒才更应受到社会批评。始终,艺人偷情除了当事人之外,与其他人无关,但掌握第四权的传媒堕落,假言论自由之名屡屡挑战社会道德底线,无视法律与社会风气,这才是真正的传媒毒瘤、社会蠹虫。

《苹果》在这次“安心事件”中至少有三大罪:一是作为传媒竟然出钱买新闻,违反传媒底线。涉事司机偷拍乘客,本身不但失德,更是公然侵犯他人私隐,已有违法之嫌,这段影片其实也算是“贼赃”。任何有传媒操守、道德底线的传媒绝不会出钱买新闻,更遑论买这段“贼赃”,《苹果》为了谷销量自甘堕落,失去了传媒的基本品格。

二是《苹果》不但买新闻,更将有关片段在网上大量发放,这等如将他人私隐出卖,是公然侵犯他人私隐的行为。传媒虽然有报道的责任,但不代表可以公然暴露他人隐私,甚至制作短片,以切香肠的方式分批发放,哗众取宠,为了吸引读者眼球无所不用其极,这些行为都缺乏传媒应有的操守。

三是利用他人私隐来取得利益。《苹果》造新闻不是为了公众知情权,也不是为了公众利益,而是为了催谷其所谓读者注册制,不惜利用这次“安心事件”,迫使市民注册其网页才能收看短片,《苹果》借着他人的不幸,取得极大的利益,取得了大批市民的个人资料,《苹果》将来会如何处理这些资料?外界不得而知,但其出发点肯定不是为了公众利益。最终艺人的私隐、他人的不幸都成为了《苹果》的摇钱树,这是业界的悲哀。

媒体天职是调查真相,而负责报道及调查的应是受过专业训练、具有专业质素的记者。然而,《苹果》却舍正道,多年来乐此不疲地用钱买新闻,甚至用钱“造”新闻,鼓吹互相举报、偷拍歪风,过去恶行前科多不胜数。较远的有1998年的陈健康事件,《苹果》记者给陈健康5,000元“直击”他召妓,翌日更将“独家照片”刊登在头版头条,自制有偿新闻,受到社会各界猛烈抨击。在2008年《苹果》一名记者为取得警方机密资料,竟然花近31万元贿赂警察通讯员,结果被判监10个月,而涉案的两名警察通讯员亦分别被判囚7及9个月,成为本港首宗记者因工作关系行贿而被判囚的个案,这些都说明《苹果》完全无视法律和道德,为了利益什么事都做得出。

至于壹传媒旗下的报刊过去侵犯艺人私隐的行为更是罄竹难书,包括早已结业的《忽然一周》,过去屡次偷拍艺人私隐照、在艺人家门口捡垃圾“造”新闻,不知遭到多少次控告,受到多少次批评。但壹传媒却没有丝毫反省,面对近年旗下报刊的销量及广告江河日下,《苹果》更加变本加厉地买新闻救亡,早前曾大卖广告征求各界知名人士的所谓“爆相”、“爆片”,更把历任特首家人列为其中的监视目标,不少人因为贪图其酬劳,竞相以偷拍艺人、名人为乐,导致侵犯他人私隐歪风此起彼落,最终更引发了这次典型“买”新闻的“安心事件”。《苹果》不断在毒化社会风气,这样丧尽道德的传媒,各界理应耻与为伍、集体杯葛,以免让歪风毒害香港的下一代。

作者:郭中行 资深评论员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