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陈淑庄、邵家臻鬼话连篇

不讳言的说,被判罪成的“占中九人”之中,身为立法会议员的陈淑庄和邵家臻最是令人不齿。戴耀廷、陈健民和朱耀明虽是发动“占中”的祸首,但他们表面上没从“占中”赚得私利;至于张秀贤和锺耀华事发之时仍是大学生,想法变得激进的原因,明显是受到校内的“黄丝”学者荼毒。李永达、黄浩铭、陈淑庄和邵家臻,他们则是政客,捞取知名度作为政治资本,才是他们参与“占中”的动机,邵家臻更因此而在2016年选举中赢得议席。

四人不同的地方,是戴耀廷自从提倡“占中”的一刻起,陈淑庄和邵家臻已积极参与其中,前者为公民党筹办所谓的“占中商讨日”,后者则在自己任教的校内筹办“占中商讨日”。戴耀廷当日为“占中死士”搞特训,教他们如何面对警方逮捕,以及行动前剃头明志,陈淑庄也参与其中。“占中”爆发后他们搭建的“大台”,二人亦曾担任主持。律政司虽没控告二人串谋公众妨扰,但是谁也知道,二人根本是“占中”的策划者之一。

还记得当日的“占中商讨日”,二人不断解释“占中”为何是“公民抗命”,承担罪责是“公民抗命”的主要元素,但是到了律政司正式落案起诉的一刻,二人跟其余七人一样,全部选择否认控罪。事到如今,九男女因“占中”而获罪,陈淑庄和邵家臻还要跳出来求情,恳求法院不要判处监禁。反观作案时未满二十一岁的锺耀华,法例上其实可争取法院判处社会服务令,他却表示愿意接受判刑,真是一个强烈的对比。

为保议席堆砌借口

当然,明眼人都知道,陈邵二人要求法院不要判监的真正原因,是担心判监将影响他们的议席。根据《基本法》第79(6)条规定,议员在香港或区外被判监一个月以上,并经立法会出席会议的议员三分之二通过,便可解除其职务;《基本法》第79(2)条又规定,议员未得到立法会主席的同意,连续三个月不出席会议而无合理解释,便会丧失立法会议员的资格。

更重要的是,坐监除会使他们丢了议席之外,还有未来的参选资格。根据《立法会条例》第39(1)(e)(i)条,任何人被判监三个月或以上(不论是否获得缓刑),该人便会在定罪当日后的五年内,丧失立法会的参选资格。是故,邵家臻以自己身患糖尿病,属家中经济支柱,作为恳求法官轻判求情理由,都只不过是一堆借口而已。

说到求情,代表陈淑庄的资深大律师王正宇在求情时表示,她在控罪所提到的两天里,对于整个运动的煽动影响有限,又声称警方当年待至12月才清场,才是妨碍期长的原因之一。然而,根据英国著名的煽惑案例R v Higgin,任何人只需向另一人进行煽惑,不论劝诱别人犯罪或企图犯罪成功与否,煽惑罪均已完成。此外,所谓煽动影响有限,即是承认陈淑庄确曾煽惑他人。既然如此,当初她为何要否认控罪?

至于警方当年待至12月才清场,则是罔顾事实。只是警方认为,强行清场的效果适得其反,才改变了策略,等到“占中”分子散得七七八八,才在法官发出禁制令下清场。况且,即使假定王正宇所言非虚,整场“占中”的妨碍时间长短,跟陈淑庄在案发当日有否作出煽惑,逻辑上根本没有关连。由此可见,陈淑庄为求减刑,真箇是鬼话连篇也。

作者:文兆基 时事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