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公民抗命"破产 戴耀廷、陈健民下场可耻

原标题:“公民抗命”破产 戴陈下场可耻

“占中”首恶戴耀廷、陈健民,昨日中午戴上手铐被押送到荔枝角拘留所,等候分配监狱。当日两人在金钟“大台”上戟指狂呼“我宣布占中开始”,气焰是何等的嚣张,今日终于尝到法治滋味,由高台讲学沦为阶下囚,为违法乱港付出代价。

昨日,戴耀廷等九名被告被判刑后,社会上议论纷纷,不少市民包括法律界人士都认为判刑过轻,以“占中”对社会和经济民生造成的伤害而言,戴、陈的量刑起点最少应为三年半,如今被判入狱十六个月,扣除假期及在狱中“行为良好”等因素后,只需一年许就能回复自由身。

事实是,判刑轻重问题,焦点并不一定在刑期长短,更重要的是法庭主审法官在判刑中向社会传递的整体讯息和所达到的效果。戴耀廷、陈健民只须入狱十六个月无疑是“轻”的,但两个人以及他们所鼓吹的“公民抗命”、“违法达义”谬论,已经在判决中彻底被否定和宣告破产,两人不是“义士”和“英雄”,而是彻头彻尾的学术“政棍”和骗子。两人头上的“光环”和“桂冠”已被摘下,“占中”亦已被定性和“还原”为一场违法祸害,而绝非什么“义行”或“壮举”。“占中”和首恶戴耀廷等将一起被钉在特区历史的耻辱柱上,为人们所厌恶和不齿。

整场“占中”审讯,传递给港人社会最清晰和最有力的讯息,就是“法无二处”,违法就是违法,再冠冕堂皇的口号,都不能被说成是违法乱港的理据和说词。无疑在近代西方社会,由于种族、宗教问题或其他政治、社会、民生争议,“公民抗命”被用来作为一部分人拒绝执行法律决定的最后抗争手段,但是,在香港特区,由提名委员会提名普选特首是基本法的明文规定,本身不存在任何可争议性,更与“公民权利”无关。戴耀廷硬把“公民抗命”套用在特区普选问题上,把抗拒全国人大的“八.三一决定”说成是“公民抗命”,完全是颠倒是非的一派胡言。

同样,所谓“违法达义”,戴耀廷硬把依法普选歪曲成“不给港人普选”,罔顾事实,欺骗港人,本身已经极其不“义”,还要诉诸占领公众地方等违法手段,如此又何来“违法达义”?结论只能是“违法不义”,受到法律制裁也就是应有之义。

“公民抗命”就可以“占中”、可以违法,如此谬论,在西九龙裁判法院陈仲衡法官昨日的判词中已被严词驳斥和彻底破产。今后激进分子再想以“公民抗命”招牌作恶,“占中”已成案例,戴、陈下场就是镜子。

“占中”给港人社会带来的伤害罄竹难书,戴、陈首恶被重判个十年八载,也不为过。而且,两人在法庭上仍怙恶不悛、毫无悔意;但是,“沉舟侧畔千帆过”,经“占中”冲击和首恶入狱后,港人社会对依法普选等大是大非问题已经有一个较清醒的认识,对本港的法治根基和传统也必将会更为珍惜和维护。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