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反对派再上街只会输得更惨

反对派团体“民阵”将於后天(4月28日)再次举行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遊行,企图改变失败的命运。“民阵”上一次发起的反修例遊行,仅得寥寥五千人参加,示威变成了示弱。这次他们居然形容修例“已令香港变成一栋失火的大厦,港人必须逃生和救火”,但这不过是“狼来了”的低级宣传,港人更不会相信。

反修例背后有政治动机

由於现行法例的漏洞,部分人在与特区没有移交逃犯协议的国家或地区,即使干犯杀人放火、贩毒、电话或互联网诈骗等严重罪行,逃回香港后便立即由疑犯成为了无罪者,如果这样的人不断增加,香港就会成为“逃犯天堂”,香港的治安环境将会受到威胁。但反对派居然颠倒黑白,说如果移交这些逃犯,香港就会成为一座“失火的大厦”,可说是荒天下之大谬。

媒体早前进行一项有关修例的民调,结果显示,83%受访市民支持“作一次性移交逃犯”,仅得16%受访者不赞成者,另有1%人无意见,可见绝大多数民意都认同修例。

反对派如此热衷反对修订《逃犯条例》,有两大原因:一是要配合美国和英国干预香港的“一国两制”,希望外国势力介入香港内部事务,支持反对派在选举中从弱势转变为强势;第二是配合台湾民进党,抗拒接受海峡两岸属於一个中国的现实,一定要把台湾变成一个“独立的国家”,推动“台独”“港独”合流。

这两个原因的出发点都是出於政治动机,要用政治冲击香港的法治。据了解,反对派不少经费都来自境外,美国和台湾民进党都是反对派的金主,努力为主子卖命,才可以获得大水喉。

而反对派企图制造政治对立尖锐化,为年底的区议会、明年的立法会选举工程服务。香港的反对派越来越“民进党化”,台湾民进党每逢遇到选情低迷,都会採用政治白热化的策略,希望改变大量失分的局面,催动深绿的支持者出来投票。反对派鉴於选情低迷,也全力催谷政治对立,準备推出了一群激进的青年候选人(“伞兵”)参加区议会选举,所以也希望在社会上制造激进气氛,吸引激进的选民,特别是年轻选民投票。

这些“伞兵”兵分两路出击,一批以“本土派”的真面目示人,藉此吸引年轻选民;另一批则加入戴耀廷的“风云计划”,扮作“无党派”的“政治素人”。到年底区议会选举时,反对派或会仿效2016年立法会换届选举的“雷动计划”,採取弃保策略,放弃一批有机会落败的候选人,集中催谷“伞兵”。

其实反对派把反对修订《逃犯条例》和选举工程捆绑起来,只是作茧自缚的笨拙主意。从来执法部门都不会放弃缉捕逃犯归案,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任何保护犯罪者的主张,定必是不公不义不法的,反对派全力为犯罪者脱恶,用心卑鄙,人格低落,必然受到香港选民唾弃。

反对派为反修例,编造了许多荒唐、违反常识的说法,他们说不少国际保险公司以香港为总部,修例后或会转至新加坡,“到时香港就係零”“所有保险界的从业员,就没有饭碗了”云云。

这种恐吓手段相当低莊,中国有十四亿人口,所有西方的保险公司都想打进这个庞大的市场。既然要进军内地市场,为什么修订《逃犯条例》后要将地区总部搬到新加坡?为什么香港因而没有保险业?在香港上市的美国友邦保险其股价不断上升,就是因为有内地这个市场,如果该公司搬到新加坡,会有这个效应吗?通过修例“香港就係零”,这是非常奇怪、没有逻辑的恐吓手法,如此说来,是否所有香港的银行业也要搬到新加坡?港人是否连存款也没有地方了?

市民认清事实不受恫吓

反对派又以内地维权律师为例,质疑触犯内地法例的港人移交到内地后将不获公平审讯。其实不少所谓的“维权律师”是因为从事颠覆政府活动被捕,根本就不能和港人扯在一起,更何况绝大多数港人根本就不会从事这种活动。

职工盟主席吴敏儿更说,如公司老板在修例通过后被认定犯罪,经常代表公司往来内地的打工仔便可能因此在内地被捕。“打工仔女今次修例将会首当其冲,无人幸免”。

吴敏儿根本在胡说八道,什么人犯罪,其本人就要承担责任,不可能让其他人顶罪。吴敏儿能不能举出一个例子,大企业的老板犯罪了,要属下僱员顶替犯罪的?僱员根本就没有决策权,怎么可能顶罪。吴敏儿及其属下的会员作为空中小姐,经常飞往内地,为什么他们从来没有被判坐监?为什么这么多家航空公司纷纷开设飞往中国的航线?为什么美国的航空公司尤其积极?美国政府明明知道大量的美资公司进入中国投资,美国和中国举行贸易谈判,就是要让美国的企业能够独自在中国经营,他们安心得很。怎么会出现老板们在中国犯罪,旗下员工都要坐监的荒谬现象?

反对派欺骗港人的说法,越是荒谬,将来更多港人识破他们的欺骗和恐吓的手法,他们的失败将会更惨。

来源:大公网 作者:陈光南 资深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