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佔中”组织者欠市民一句道歉

非法“佔中”案九名“首犯”日前判刑,“佔中三人”中的戴耀廷和陈健民被判监禁16个月,朱耀明被判监禁16月、缓刑两年;其他五人分别被判监禁8月、缓刑和判社会服务令不等,陈淑莊因生病之故获准押后宣判。这个结果基本公正,虽然稍嫌偏轻,特别对两名学生更有“从轻发落”的考虑,但这都在法官的裁决自由範围之内,笔者绝对尊重。

九被告没有丝毫悔意

尽管事件已告一段落,从各被告和支持者事后的反应看,审判和裁决并没有达到理想的结果。法律的作用除了惩罚当事人,还在於建立标杆以警示后人,不再重蹈覆辙。而恰恰正是这次审判过程中欠奉的。

各位被告均不认罪,在裁定罪成后也没有在陈情中表现出悔意。正如法官判刑时批评八名被告毫无悔意,并指出,他希望看到的悔意,不是指被告要改变自己的政治立场和理念,而是在历时79日的非法“佔中”中,利益遭到无辜损害的市民,有权得到被告的一声道歉。但在庭上,这一句简单的“对不起”都没有从被告口裏说出来。

被告反而把法庭当作宣讲场所,博取支持者的掌声,一些媒体长篇大论地正面报道。把入狱视为光荣,把法律制裁“浪漫化”,声称在狱中能“更好地读书”,又有人说能更好地主张囚犯的权利。这些反响都透露出令人不安的信息。

被告一直宣称自己是“政治犯”,然而,控方从来没有指控他们提出的政治理想,没有指控他们“争取民主”,没有指控他们争取(不符合基本法的)“公民提名”。他们被控的罪名是公众妨扰,是治安罪。假如他们没有煽惑他人参与非法集会,没有造成长时间和大规模的公众妨扰,律政司不会如此起诉,法官也不会如此定罪。

在香港一些人的想像中,香港的法治是落后的,不认可“公民抗命”、“违法达义”,於是对九人的控罪是不恰当的。香港的法律制度与英美等国同属普通法系,反对派常常列举出英美的案例以证明香港法院不够“宽容”。这裏不妨以非法“佔中”的直接模仿对象“佔领华尔街”,去分析一下这种说法的错误。

在2011至12年之间,美国发生大规模的佔领运动,包括最著名的“佔领华尔街”。“佔领华尔街”是一个名不副实的口号,因为“佔领者”没有真的把华尔街(Wall Street)这条街给佔掉。他们一开始有三个目标地点:大通曼哈顿广场一号、滚球绿地公园(Bowling Green Park)、祖科蒂公园(Zuccotti Park)。这三者都是马路之外的空地(或广场)。结果警方事先得到情报,关闭了前两者,最后“佔领者”在9月17日佔领了祖科蒂公园。它一直是佔领华尔街的大本营。显而易见,这和非法“佔中”佔据了金鐘、铜锣湾、旺角等地的多条主要马路,有本质的区别。

对佔领华尔街者(和警方)来说,“取巧”的是祖科蒂公园并非政府所有的公立公园,於是私人所有的公共公园,而且根据法律必须24小时对公众开放(因此警方和业主都不能关闭)。於是如果公园业主不要求警方介入,警方“无权”进入驱赶佔领者。而且,根据纽约市的法律和公园的守则,在公园内演讲和聚集都不犯法,公园守则只规定不能在公园内过夜(周末除外)。因此,声势浩大的“佔领华尔街”,到头来“佔领群众”只是违反了“周一到周四不能在公园过夜”这条“园规”,而且如果业主没有起诉,那麼“佔领根本不犯法”。

警方一直在公园外围戒备,他们对公园内的群众克制,但一旦“佔领者”超出公园範围则“抓你没商量”。在电视上不难见到警察把“过界者”扑倒带手铐的画面。9月24日,佔领者集体出发在街道上遊行,警方一面封锁街道,一面强力驱散,逮捕了至少80人;10月1日,佔领者再次遊行出公园,警方逮捕至少700人;10月5日,佔领者再次遊行,警方逮捕至少200人。此后多次遊行也基本如是。

争取民主绝非违法藉口

当时的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在10月10日发表声明,直到目前为止,佔领华尔街运动基本在合法的情况下进行,如果他们一直是合法的,那麼就不会被逮捕。换言之,逮捕的全是不合法的人。

纽约警方想出种种办法限制“佔领华尔街”的规模。9月20日,有人在“佔领”现场戴口罩,结果警方立即利用“不得在集会中戴面具”的法令逮捕之。公园内也不能用“大声公”,因为纽约规定使用扬声器需要批准,警方故意不批。佔领者在公园内搬来发电机,被警方以“违反消防规定”的理由搬走,於是公园内没有充电和上网的设施。

11月5日,警方终於说服公园业主,以卫生情况不佳的理由对公园清场。记者随即被禁止进入清场附近空间。清场基本顺利进行。

对比非法“佔中”与佔领华尔街,可见在美国的佔领华尔街中根本没有所谓“违法达义”一说,佔领华尔街者用基本不违法的手段进行佔领,警方也毫不含糊地“一违法就抓”。非法“佔中”画虎不成反类犬,香港警察倒是克制得过了头。

公园清场当天,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发表声明:“没有权利是绝对的,每一项权利都伴随相应的义务。宪法第一修正案给予每一个纽约人言论自由的权利,但没有给予任何人在公园睡过夜的权利,没有给予拒绝他人进入公园的权利,也没有给予社会中任何人生活在法律之外的权利。这裏的法律毫不含糊,第一修正案保障言论自由,不保障用帐篷在公共地方过夜。”这段话值得非法“佔中”者深思。

争取民主、争取普选都是值得称道的追求。可是香港的民主和普选,不能抛开香港的《基本法》和法律不顾;不能抛开香港与中央的关係不顾;不能无视“一国两制”,也不能没有合适的政治妥协灵活性。事实证明,非法“佔中”一无所得,香港的民主没有寸进,反而撕裂了香港,还打开了“港独”的潘朵拉盒子。如此非法“佔中”,主导者怎能不表达悔意?

来源:大公网 作者:闻昱行 资深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