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反对派播谎言制恐惧 煽动游行谋政治利益

昨日,反对派又组织反修订《逃犯条例》的示威游行。修订《逃犯条例》具迫切性、必要性,反对派对此视若无睹,不以法论法,反而不断散播子虚乌有的政治谎言,制造夸大恐惧情绪,以拙劣政治伎俩抹黑特区政府和内地法治。更荒谬的是,反对派的法律精英抛出自相矛盾的建议,认为可由本港法院审讯港人在境外触犯与谋杀相关的罪行,以取代修订《逃犯条例》,充分暴露反对派视法律为任其搓圆揿扁的政争工具。反对派不断催谷反修订《逃犯条例》,挑起街头抗争,不过为了挽回劣势、谋取政治利益。

本港少女台湾被害案的疑犯今日判刑,由于目前本港只能以洗黑钱罪名控告疑凶,又不能将其移交至台湾受审,随时可能出现疑犯逍遥法外的情况,令受害者家人悲愤,公众失望。这更显得政府修订《逃犯条例》堵塞法律漏洞,是维护法治公义的必要举措。

但即使修例迫在眉睫,反对派依然无动于衷,继续以政治凌驾法治,再搞游行为反修例推波助澜。为了催谷游行人数,增加逼政府撤回草案的政治筹码,反对派中人以香港各行各业的业界代表自居, 如录音机般重复宣称,一旦通过修订《逃犯条例》,港人随时因为文艺创作、采访报道、经商贸易等各种原因,误堕内地法网而变成逃犯,轻易被送回内地受审。按照他们的假设,一旦通过修订《逃犯条例》,香港人从此人人自危、毫无人身保障,“一国两制”、香港作为国际城市的开放自由也瞬间荡然无存。

其实,政府再三说明,修订《逃犯条例》之后,除了有多项不移交的法律规定外,所有移交个案必须由特首和法庭严格把关。本港司法独立举世公认,根本不会出现轻易送人回内地受审、“一国两制”失守的情况。反对派把不可能、不存在的假象,说得言之凿凿、绘声绘影。反对派玩弄危言耸听的惯用手段,抹黑《逃犯条例》,诬蔑中央和特区政府,无非是要误导不明真相的市民站到他们一边,令香港再陷入社会撕裂、政争不息的困局。

修订《逃犯条例》只是简单的法律问题,反对派罔顾法治精神,为了达到阻碍修例的目的,将简单问题复杂化。有法律背景的反对派立法会议员建议,可订明当港人在境外触犯与谋杀、误杀或意图谋杀等罪行,特区政府可向疑犯展开调查及检控,本港法院亦可审讯。有关建议既不可行,更不合逻辑。港人在境外触犯谋杀等罪行,若由案发地当局提供的证据可信,为何不将疑犯移交案发地受审;若证据不可信,本港法院又如何取证,如何确保审讯公平公正?

此外,反对派反对修例的借口之一,就是认为本港法院无力把关;反对派对本港法院把关都没有信心,何以又对本港法院审理港人在境外犯案有信心呢?反对派把本港法院一时捧上天,一时踩下地,只能说明,法院、法治在反对派眼中,只是一件合则用、不合则弃的工具而已。至于尊重法治、维护公义,他们才不会在乎。

修订《逃犯条例》应聚焦法律条文和细节,而非扭曲民意阻碍修法。反对派持续放大各种似是而非的忧虑,一再搞撒豆成兵的游行示威,是因为他们根本提不出经过仔细考虑、言之成理的反对理由。反对修订《逃犯条例》已被反对派视为近年难得的一张政治“王牌”,借此打击政府管治威信,拉抬自己每况愈下的声势。其实,香港政治不稳、政争炽热,受害的是全体港人。违法“占中”殷鉴不远,广大市民必须看清反对派狙击修订《逃犯条例》、制造连场游行示威的居心,警惕反对派唆摆催谷非理性的社会运动。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