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泛民”夸大游行人数图骑劫民意

“民阵”昨日举行的反修例游行,声称人数多达十三万,创了二○一四年“占中”以来最多的纪录。但警方则表示,游行人数高峰时只有二万三,仅及主办者的六分之一。到底游行人数有多少?以反对派“造假”的劣迹而言,以及现场的实际情况来看,显而易见的是,这不过是又一场的“造假比赛”。对于陷入低潮的反对派来说,太需要用“造假”的超高游行人数去激励支持者了。然而,这种严重脱离事实的做法,不过是让反对派的丑行曝光于众,不仅不可能“代表民意”,更是与民敌为敌的恶行。《逃犯条例》得到大多数市民的支持,反对派“造”更多的“假”,也是改变不了的。

此次游行,有两个观察点。一是游行人数,二是游行人物。

游行人数具有一定的指标意义,代表着反对派势力的升降。昨日的游行,被反对派称之为“占中”以来最多,但多也就是多了数千人而已,根本无法代表整体民意。相较于这多出来的数千人,反对派“造假”的夸张程度,则更令人侧目。

自二○○三年以来,反对派屡屡夸大游行人数。主办单位“民阵”、警方,以及学者的数据都有差异,其中警方与学者的数据较接近,但“民阵”公布的人数往往远高于警方与学者。二○○三年的七一游行主办单位声称五十万人参与,而当年警方公布的游行人数为三十五万;二○○四年民阵声称五十三万人游行,但警方的数据为二十万,香港大学社会工作及社会行政学系教授叶兆辉,以及港大民意研究计划总监锺庭耀的统计结果,则分别为十六点五万和十九点四万。二○一三年七一游行的人数,民阵的统计更是远远“抛离”其他统计,高达四十三万,但警方的数字仅六万六千,叶兆辉的数据约为十万人,港大民意调查计划为八万八千至九万八千人。这些数字已意味着民阵公信力的破产。

反对派不会不知道造假的后果,但他们太需要一场大规模游行来提振民意了。一来目前处于“占中”以来的低潮,二来“占中”判决严重打击了支持者的士气,三来反修例一直炒作不起。三者相加,如果有十万以上的游行,他们认为可以令己方阵营获得新的能量,反被动为主动。此次游行,人数是警方的六倍,已可用疯狂来形容。

至于游行人数,当中除了“占中”被判罪成的朱耀明、陈淑庄、李永达,以及《苹果日报》的黎智英外,还有一批“港独”势力。包括杨逸朗、陈家驹、郑兆基等人沿途叫嚣“港独”口号,又挥动“港独”旗帜和标语,再加上为数众多的“黄伞”,事实说明,这场游行绝不简单,不只是反对修例,而可能是新一场乱局的开始。外国势力正在密锣紧鼓地策划新的反政府行动,这值得全体港人高度警惕。

事实上,多个民调显示,大多数市民支持修例。香港研究协会的调查,四成五受访者“赞成”政府修例,比例高于“不赞成”的三成五,反映多数市民支持修订逃犯条例,这是主流民意所向。

《逃犯条例》的修订,绝非反对派所抹黑的如此“死怖”,对港人的保障已经十分周全。例如,现行条例之下的人权和程序保障,包括政治罪行不移交、要符合双重犯罪原则、死刑不移交、不能再移交至第三方、一罪不能两审、可就拘押令申请人身保护、有上诉及司法覆核的权利等,在个案方式移交安排下会全部保留。当局对每个个案都会作全面详细的考虑。所有移交的要求会受到行政机关及法庭双重把关。若任何个案不达至法定要求,当局不会移交。

第一,任何这些内地或是其他地方提出引渡要求的时候,政府处理这些申请都是非常严谨,在过程里面有行政机关的把关,亦都有法院的把关。保安局局长亦说得很清楚,有几类案件我们绝对不会处理,如果与政治有关、判极刑、死刑等我们不会处理。第二,有所谓“双重犯罪”的情况才处理,否则不能处理。这一连串的保障,加上司法的保障,也有司法覆核,亦可申请人身保护令,以及有上诉机制至终审法院,有很清晰的机制。政务司司长张建宗昨日回应游行时指出:“大家真的要放心,不要纯粹因为某些想法以为修订法例会带来一连串的问题。我们跟随国际标准,而现行法例赋予所有的保障仍然会保存。”这已经反驳了反对派的谬论。

台湾杀人案清楚反映严重罪案随时随地发生,只是谁会是不幸的受害人。因此,香港完全有必要尽快填补现时制度上的缺陷,而通过《条例草案》后政府便有法律依据,与台湾尽快落实处理相关的刑事司法协助及送交疑犯要求。

反对派夸大游行人数,制造不了真实的民意,反而是在自暴其丑。当然,对于建制派来说,仍不可掉以轻心,应当团结一致,让法例如期顺利通过。

作者:许子峯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