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前刑事检控专员:“双面人”彭定康的真面目

如果外国的国会议员对香港的指责是合乎情理的,那么我们理应对此予以重视。但是,如果他们的结论站不住脚,那也就毋须过于担忧这些指责。任何委员会发布的报告是否可信,取决于它是否基于客观事实,如果委员会偏信别有用心之言,则其报告的可信度便会大打折扣。

别有用心抹黑香港

英国下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热闹的场合当然少不了前港督彭定康。他无视律政司享有宪制保障的独立性,以及高度专业的律师团队。律政司检控了在街头扰乱公共秩序的政治活跃分子,这显然令他不快,尽管他任港督时绝不会容忍此类扰乱公共秩序的街头政治活动。

彭定康曾试图怂慂这些人,当这些人受到法律制裁时,他不应感到惊讶。他这次又再试图混淆视听,向该委员会声称,2014年占领香港街头的活跃分子“非常温和”、都是“法治的信徒”。然而,他只字不提“占中”开始时,参与者冲击政府总部,导致10名保安员受伤,上诉法院后来将之定性为“涉及暴力的大规模非法集会”。

彭定康的根本问题是他无法正视这一事实─是香港的独立司法制度将非法活动人物审判定罪,并非律政司。在上次抨击法官的裁决碰壁之后,这次他又出招,但他没有向该委员会作出忠实的陈述。在这方面,他是有前科的。

例如,2017年8月,在几名活跃分子因街头暴力被上诉法院判处监禁之后,彭定康开始发表“高见”。他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称:“这是一个令人遗憾的决定,香港政府负有完全责任”,这种说法难以让人信服。就算门外汉都知道,作出有关裁决的是法官,而不是特区政府。在意识到他混淆概念的言论削弱了自己的公信力之后,这一次他变得谨慎许多。他告诉该委员会:“总体而言,法官表现得很好”,但他不甘就此罢休。

彭定康声称香港的法官一直以来承受“巨大压力”。这一指控与其前下属、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在2018年访美时所提出的控诉如出一辙。尽管他特意赞扬终审法院首席大法官马道立持正不阿,但他和陈方安生一样没有向听众解释清楚马道立所说的压力。

马道立要说的是:法官面对压力,但其压力“并非来自外界”而是来自“沉重的工作量”,而“真正的压力源于其须作出正确判决的责任”。英国下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想必有兴趣了解这番话,但这番话不利于彭定康的意图,因此被隐没了,一如其他许多不利于彭定康意图的资讯。

此外,该委员会关注特区政府根据《社团条例》取缔“香港民族党”一事,彭定康本可以释除其疑虑。他可以解释《社团条例》是港英政府于1949年颁布的法令,作为社团注册和注销的依据,并列明社团会在什么情况下会被禁止运作。譬如,它规定出于“维护国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保护他人的权利和自由所需要者”,保安局局长有权禁止该社团的运作。这正正是“民族党”被取缔的原因。

“民族党”对社会安全构成重大威胁,李家超自然有权将其取缔。英国在2016年也发生了相似事件:当时英国政府查禁了极右团体“国家行动”和其附属组织。毫无疑问,彭定康铁了心要抹黑中国,自然只字不提这些事实。

考虑到彭定康在英国本土事务上展现的怪异言行,该委员会理应对他所提供的资讯持合理怀疑态度。他总是以“香港民主推动者”自居,但他却利用自己在上议院占据的非民选议席,致力破坏英国民众在2016年公投达至的“脱欧”决定。很多人以为彭定康曾任欧盟专员,现正领取欧盟退休金,所以只是沉溺于其“欧粉”情怀,但近来的种种迹象显示事实并非这样简单。

恐华反华的“地下室老鼠”

彭定康在2018年访问爱尔兰,其间一再为“留欧”辩护时露出了其真正意图。他声称:“重商的列宁主义中国”正寻求支配全球经济,所以英国应留在欧盟。他随后在英国广播公司发表讲话,把自己保守党中支持脱欧的党员称为“毛派”。其后,他更指控与他共事的议员多年来“犹如地下室的老鼠一样”,不断蚕食英国与欧盟的关系。欧洲议会议员玛格帕克指他的言论“令人瞠目结舌”,很多人都有同感。彭定康的言论揭示他的恐华反华心态已经到了外溢横流的程度。

彭定康及其同类多年来的言行就像他所说的“地下室老鼠”一样,不断蚕食香港和内地的关系根基。他们故意忽视香港美好的一面,夸大其问题,散播似是疑非的言论,其目的是藉抹黑香港来打击中国。我们期望英国外交事务委员会能够明辨是非,尽快认清彭定康之流的真面目。

注:本文的英文版原文刊登于《中国日报》香港版评论版面,原题为:“一国两制”依然充满活力(翻译:李显格)

作者:江乐士 前刑事检控专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