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民阵”游行外强中干影响不了大局

“民阵”日前发起第二场反对政府修订《逃犯条例》游行。一如惯例,“民阵”在游行人数再次“自我实现预言”,在事前已“估计”有10万人参加,最终自称游行人数达到13万,再次成功达到预期目标。但据警方表示,游行最高峰时有二万二千八百人,将中途加入、中途离开的参加者都计算,大约就是几万人。几万人的游行人数算不算多,对于早年反对派声势正盛之时,随便动员都可以发动几万人,这次游行当然不算什么,但以近年反对派声势江河日下来说,这次游行确实令他们大为“鼓舞”。

支持修例才是主流民意

几万人的游行当然不是细规模,但如果说游行反映了主流民意,恐怕是言过其实。表面上反对派接连发起的两次反修例游行,都得到了一些市民支持,大有一鼓作气之势,但其实反对派不过是外强中干,反修例更是无以为继,不论在立法会上“拉布”,或是在地区上动员都改变不了大局。况且,反对派政客有“占中案”的前车之鉴,断不会拿自己前途、议员薪津“较飞”,除了做骚之外,他们还做得到什么?

反对修订《逃犯条例》实际却是“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当中有三个原因:

一是几万人的游行虽然不少,但考虑到《逃犯条例》修订势将涉及一些人的利益,尤其是心中有鬼的反对派人士,例如林荣基之流。这些人不会太多,但也不会太少,加上反对派的死忠支持者,有几万人不足为奇,这次游行不过将这些人动员出来,但广大市民却不存在这样的忧虑,如果反对派说游行反映主流民意,这样游行人数应该是几十万而不是几万。反对派认为有几万人参加游行就彷彿真理在手、民意在握,只是他们一厢情愿,反对派就算再次动员相信也是差不多人数,这已是基本盘,很难再谷上去。

二是支持修订的民意逐步展现出来。毋庸讳言,在提出修订初期,特区政府及建制派的舆论战一直处于下风,这一方面与修订的复杂性有关,另一方面也与反对派及其喉舌有组织的误导、造谣有直接关系。结果,一个以法论法、志在堵塞漏洞,捍卫法治的修订,却被“妖魔化”为背后充满政治图谋,但有关方面在初时却未能澄清这些歪曲的指控;而条文的法律解释一般市民又不容易听得明,容易被反对派以什么“送中”、“遣返内地受审”等谣言误导,因而影响了民意的走向。

然而,有关情况正在出现变化,早前发起的“护港安全撑修例大联署”活动,在短短几日间已经得到超过10万人签名支持,而有关签名人数还在不断上升。如果以人数论,签名支持修订的市民远远多于游行反对,而且支持的民意还在不断上升。随着特区政府开始加强宣传,随着真理愈辩愈明,当反对派仍在开口闭口什么“送中”之时,将会愈加暴露反对派的理屈辞穷,尤其当立法会法案委员会正式准备逐条审议草案条文,反对派仍以流氓式“拉布”、捣乱,这样外界将更加看清反对派的面目,而民意也将出现“黄金交叉”,反对修订的民意已经到顶,很难再鼓动上去,相反理性支持的民意正在逐步上升,反对派的气势则会不断滑落。

政府须做好解释工作

三是反对派再次被激进力量主导,在反对修订一役,随着两次游行的“出乎意料”,令激进势力更加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已经沦为烂头蟀的黄之锋在游行当日已经企图搞事,可惜没有多少人跟随。但“香港众志”为了博得外国主子青睐,肯定会在之后有大动作;而“民阵”亦已扬言发动群众包围立法会,如果真的出现包围,几可肯定又会造成另一次违法冲击,又会有大批参加者被送入监牢。这样还会有多少人跟随这些激进派冲击呢?

随着激进力量主导这次反修例,“自决”“港独”分子已经纷纷走到最前,这场运动已经变质,变成一次“港独”行动,变成另一场违法冲击,这样还可以集结大批市民参与吗?整场运动已经走入绝路。

更重要的是,不论反对派如何搞事,都影响不了大局,立法会“拉布”拖延不了进度,只要主席设下审议死线,反对派的搞局只是自暴其丑;立法会的表决反对派更是阻不了,至于包围立法会及其他激进行动,不过是自投法网而已。只要特区政府做好解释工作,只要建制派团结一致,反修例乱不了大事。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