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涂谨申滥权瘫立会程序 建制派促换人合法合理

立法会修订《逃犯条例》的法案委员会昨日完成第二次会议,仍未能选出正副主席。建制派40名议员联署去信内会主席李慧琼,要求根据《议事规则》,向法案委员会发出指引,由建制派最资深的议员石礼谦,主持法案委员会选举主席的工作,以及决定开会的地点及时间。涂谨申作为主持选举法案委员会正副主席会议的资深议员,滥用权力拉布,瘫痪议会运作,违反主持会议的议员须权责相符的原则,建制派要求换人合法合情合理,反对派议员指控建制派扭曲议事规则、有权用尽,完全是恶人先告状,再一次暴露反对派将反修订《逃犯条例》当作撕裂社会、捞取政治利益的政争工具。

一如各方所料,反对派继续在法案委员会选举正副主席的会议大玩拉布战,甚至昨日会议开到尾声,有反对派议员心知理亏,担心再拖下去犯众憎,提出不如先选举主席,但主持会议的涂谨申还是决定散会。会后,建制派议员对经过两次会议合共4小时都未能选出主席表示非常遗憾,批评涂谨申主持会议“用意非常明白”,就是借机瘫痪立法程序。正如廖长江所指,一次会议两小时未能选出主席,在立法会历史上未发生过;两次会议4小时都未能选出主席,更是天方夜谭。既然涂谨申刻意瘫痪议会运作,建制派议员要求换人天公地道,唯有如此,才能维护议会有效运作。

对于建制派议员的换人要求,反对派不仅包庇袒护涂谨申,更诬蔑建制派随意扭曲议事规则、输打赢要,指做法无法律基础。反对派再次示范什么叫做颠倒是非、反咬一口。的确,立法会《内务守则》附录中,关于“选举委员会主席及副主席的程序”说明,凡在有关委员会首次会议上选举主席,出席委员中排名最先者,即最资深的议员须主持会议,这也是立法会的惯例。

但是,2016年立法会主席选举中,立法会秘书长陈维安曾向全体议员发通告,当中提及主持选举的议员的角色及权力,清楚表明,主持选举的议员拥有合理所需的权力,就必须负起确保选举有序进行的责任,而不是利用权力拉布!现在涂谨申和反对派议员的所作所为,明显滥用权力,玩弄议事规则,破坏立法会议员互相尊重、信任的君子协定。反对派自己不遵守议事规则的合理规范,不尊重议会,有何颜面和理由指责建制派议员。建制派议员要求换人主持选举,拨乱反正,理直气壮,肯定得到主流民意的支持。

在反对派的政治盘算中,香港政争越激烈、社会矛盾越尖锐,他们的生存空间越大,越能浑水摸鱼,捞取更大的政治利益。狙击修订《逃犯条例》已成为目前反对派打击政府管治威信、制造新政争的工具,他们一方面在议会拉布阻碍修法工作,另一方面不断危言耸听,煽动一波又一波的示威游行,其目的就是要重演“反23条”的一幕,为新一轮的区议会、立法会选举造势。

政争不息,累港久矣。经历“反23条”、违法“占中”等恶性事件冲击,广大市民饱尝政争太盛之苦,绝不希望修订《逃犯条例》被高度政治化,沦为翻版“反23条”事件,港人一定要以强大民意遏止反对派的炒作干扰,维护香港当前风清气正、繁荣稳定的难得局面,以利集中精力发展经济、改善民生。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