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移交逃犯问题“政治化”有三大恶果

立法会内务委员会已定本周六举行特别会议,处理四十名建制派议员提出的更换逃犯条例草案委员会主席的要求,从而推动条例修订草案早日在立法会得到审议和通过。

建制议员提出换主席的要求,绝对必要和合理。就特区政府提出的修订移交逃犯条例草案,反对派议员正在玩弄规程拖延会议的进行。正如建制派议员“班长”廖长江所指出,开了四个钟头会还选不出一个主席,这种情况过去在立会未曾见过,实在太“天方夜谭”。

事实显示,反对派议员正不惜气力在立法会和港人社会又挑起一场分化对立和争拗,从而达到他们进一步抗中乱港和阻挠特区政府依法施政的目的。

反对派为达目的,千方百计扭曲修例的目的和实质,把移交问题政治化,企图在社会上制造“人人自危”的恐惧感。事实是,政府提出修改移交逃犯条例,堵塞内地和台湾、澳门不移交的漏洞,在香港这个法治根基牢固、司法制度健全的社会,本来只属“例行公事”而已,根本不可能会引起任何疑虑或恐慌。像触发此次修例的陈同佳案件,被告在台杀害女友、弃尸荒郊,回港后还要盗用死者的信用卡去提款花费,如此无良,在港人社会被称为“贱男”,将之移交台湾受审判刑,问十个市民十个都会举手赞成。政府修例要对付的就是陈同佳这类衰人和其他违法之徒,与守法市民半点关系也没有,何来什么担忧和恐惧?

然而,在反对派的百般歪曲和煽惑下,刑事移交被说成是“政治移交”,依法移交被扭曲为“随意移交”,以至一些市民误以为只要讲过一些不满政府的话、写过一些批评内地的文章,以至参加过维园“烛光晚会”和什么“大游行”,都有可能会被“捉返大陆去受审”,以至抱埋年幼的子女去参加“反恶法大游行”,上了反对派的大当,成了他们抗中乱港和捞取政治本钱的工具。

在反对派恶行影响下,修订移交逃犯问题被政治化,对港人社会带来的严重后果已显而易见。首先,陈同佳很大可能得以逍遥法外,随时出现在任何一名市民和女性的身边;二是林郑政府上台后本已比较平息的政治争拗又将死灰复燃、烽烟再起;三是大规模的暴力冲突和社会动乱随时有可能会发生,继上周组织“大游行”之后,反对派已公开扬言要在五、六月间发起“围堵”立法会行动,不让议员进出开会、不让条例审议通过,比年前反对发展东涌新市镇更激烈的暴力“围攻”随时可能出现在市民眼前。

反对派将移交逃犯问题“政治化”,就是容纵罪犯、挑起对立和暴力冲击,对港人社会有百害而无一利,“一国两制”和港与内地关系也必将因反对派的肆意抹黑内地司法而受损,恶果也只能由港人社会来承担。对此市民必须要有清醒认识,不能让反对派的阴谋得逞。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