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反对派应务实对待修订《逃犯条例》

周日“民阵”发动的反修例游行是自非法“占中”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游行,反对派为之欢呼雀跃。接下来周二的立法会《逃犯(修订)条例草案》法案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反对派继续大力“拉布”,连续两次合共四小时会议还没有开始选举主席,创下香港新纪录。

就事论事勿激化矛盾

反对派“为反而反”,无视修例的必要性,从一开始就坚持“拉倒修例”的死立场,而不是就事论事地提出修订意见,这是修例问题上矛盾激化的重要原因。

客观而言,这次修订《逃犯条例》牵涉甚广,加上反对派刻意渲染,市民有担忧可以理解。对此,政府应该进一步耐心解释,做好宣传。

笔者认为,修例是必须的,适当根据民意再进行调整也能更好地平衡各方利益。正如特首林郑月娥回应:政府欢迎一切的建议,如果议员提出的建议务实可行,符合修订目标,以及有助减少社会疑虑,政府会认真及严肃考虑。这是一个值得赞扬的态度。

修例有其合理性。且不说有台湾杀人案的直接导火线,就说香港和内地、澳门、台湾三地关系密切、人员来往频繁,长期都没有移交逃犯协议,这本身就是不正常的。

香港影视制作中经常出现罪犯“着草”(潜逃)到台湾的情节。现实中,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有不少香港贪官跑到台湾藉此逃避法律制裁;近年亦有内地贪官带同赃款逃到香港。原公安部副部长陈智敏在“两会”期间透露,有三百多名内地重犯逃到香港,全部“有名有姓”。这些都是因为香港与三地之间没有逃犯移交协议,乃至正义不能伸张的好例子。

讽刺的是,现在内地和不少西方国家都签署了引渡协议,其中包括法国、西班牙等民主国家。另外,很多与中国没有引渡协议的国家,如美国、加拿大和澳洲等地,但有不少通过国际刑警“红色通缉令”把中国通缉犯送回内地受审的例子。可是,香港已回归祖国接近二十二年,还无法把外逃贪官送回内地,这是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的。这不是“漏洞”是什么?

从另一方面看,回归后,内地曾多次把香港逃犯移交特区警方,却没有一例从香港移送内地,这也不符合两个司法区域对等的原则。

反对派以“香港人容易误堕法网,人人都可能被移交”作为反修例的宣传口号。这种宣传夸大其词,造成市民误解,恐吓多于事实。现时不少港人经常来往内地,香港人在内地需要遵守内地法律,这是应有之义。所谓“误堕法网”的意思就是,该人行为触犯了内地法律自己却不知道。这样的话,他还会如常往返内地,若公安部门要逮捕他,根本不需要用《逃犯条例》,只要待他下次进入内地时拘捕即可。

商界的担心也是类似的情况。如部分商界人士所言,不少商人在内地都有“枱底交易”,不给钱办不了事(这在国家主席习近平大力反贪腐之前可能是常态)。这严格说来是犯法,但在当时可以算是灰色地带。这些商界人士担心会“秋后算帐”,修订《逃犯条例》后自己会被抓回去。但这些商人只要在内地还有工厂,他们一定还会定时上去的。如果内地要追究这些(以前的)“行贿”行为,也同样不需要什么《逃犯条例》,等这些商人回内地的时候抓了就是了。因此,这些商人与其担心修例,还不如从此循规蹈矩,不再涉足灰色地带。

因此,真的担心修例的,除了那些贪官逃犯外,就只有那些明知自己触犯内地法例,因而不敢再返回内地的港人。这又可以分为两类。

有必要填补法律漏洞

第一是干犯刑事罪行。比如某港人在内地杀人,之后逃返香港,藉此逃避内地的法律制裁。从法律与正义的角度,这样的人本来就应该被移送内地受审,不值得保护。

第二是触犯所谓的“政治罪行”。特区政府已经三令五申,《逃犯条例》修订条文中不会包括“政治罪行”。但反对派还诬蔑内地会用“经济罪行”包装“政治罪行”。且不说每宗移交个案都会由特首和法院把关,政府也提到,以香港传媒的发达和国际上的广泛关注,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必然是国际焦点,政府都没有必要这样做。

笔者认为,如果反对派有这些担忧,应该坦诚地与政府交流,商量出解决方法,而不是一开始全面推倒修例,“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泼掉”,为了一些特殊情况,而把正义放一边。政府并非蛮不讲理,正如商界提出忧虑后,政府不是主动剔除九项经济罪行吗?

反对派还提到,外国也担忧修订《逃犯条例》。有些担忧是值得理解的,比如香港会否把过境的外国人抓起来移送到内地去?但实事求是,这种担忧多少受到孟晚舟事件影响。在笔者印象中,这种事中国似乎从来没有做过,美国反而是始作俑者。

还有人担心,即便港人没有到内地,如果网上的行为影响到内地(比如网上诈骗),那么是不是要送到内地?

笔者认为这种涉及管辖权冲突的案件,应该以属地原则,以两地打击跨境犯罪的方式进行。现在内地与本港已经有充分的合作经验,相信以后也会以类似的方式进行。

综上所言,在回归接近二十二年,香港和内地还没有移交逃犯协议,绝对是法律体系的缺陷。特区政府要修例填补漏洞,是值得支持的。法案当然可以继续讨论和修改,以回应市民的疑虑。反对派更不应该一心“拉倒修例”,而应该“大家商量着办”,与政府一起探讨达成一个平衡各方利益的结果。

作者:闻昱行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