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修逃犯例 | 港媒:田北俊勿火上浇油

《逃犯条例》修订,社会上有忧虑完全正常,但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这种忧虑去挑动社会对立,甚至是激化矛盾,则是绝不能接受的。理性讨论,而不是火上浇油,是每一个对香港社会有责任感的政界人士所应抱有的心态。

周日一场反修例游行,“民阵”号称有十三万人参加,警方则表示约有二万五千人次。“民阵”数字是否准确,暂且不论,有数万人次出来游行,对于政府来说,都应当认真聆听。然而,聆听民意是一个整体概念,并不只局限于游行的人士,政府要聆听的包括游行的市民以及社会沉默大多数市民的民意。如果只牵就出来游行人的声音,却牺牲大多数没有出来游行市民的意见,又岂是正确做法?

这都是基本的政治常识,身为资深政客的自由党荣誉主席田北俊又岂会不知。但令人意外的是,他周三在社交网站发文,声称:“游行已经过咗两日,政府真系当十三万人无到㗎㖞!2003年廿三条游行的五十万人感动咗我。唔知今次要咩数字,先可以轻轻触动政府?”

这样的言论,如果不说是谁写的,大多数人还会以为出自哪个反对派政客之口,严重立场偏颇。

第一,特区政府并非没有回应,游行当日以及次日,政府主要官员都作了回应;第二,称政府“真系当十三万人无到”,是显而易见的政治抹黑,按田北俊的逻辑,若政府真的撤回修例,又是否当“七百三十万市民无到”?第三,当年廿三条立法无法成功,直接原因在于田北俊,所谓的“五十万人感动咗我”,不过是冠冕堂皇的借口,背后有无政治利益的算计,公众也早有公论,不必说得如此漂亮。更何况,去年底,田北俊还在鼓吹对廿三条立法。一时一样、见风驶舵,又是否田北俊为人处事的作风?

最严重之处还在于最后一句:“唔知今次要咩数字,先可以轻轻触动政府?”此句可以用“恶毒”来形容。田北俊没有公开直接去“批评”政府,而是用一种反对派惯用的“煽动”手法,其言下之意似乎在呼吁更多人上街游行,意图火上浇油去夸大矛盾。说话表面上是对政府讲的,但实际上却是对反对派支持者讲的。在其语境之下,越多人上街,田北俊就越高兴;越多人反政府,田北俊就越兴奋。这种政客态度,要得吗?

修订《逃犯条例》有争议,很正常;田北俊如果自己害怕被“引渡”,也没关系,直接讲出来就行。但他偏偏不公开讲,反而是在意图煽风点火、激化矛盾。2003年他亲手扼杀廿三条立法;2014年又试图在“占中”过程中分化建制派,如今又试图在《逃犯条例》中“返寻味”,如此居心,呵呵,当所有人都是傻的吗?

作者:柳 凡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