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反对派伙主持瘫法案委会 煽市民包围立会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立法会《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委员会会议,在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涂谨申把持下,连续两次会议均未能选出主席,内务委员会明日(周六)将讨论建制派议员提出撤换涂谨申一事。反对派昨日声称,内会“无权力”免去涂谨申职务,更声言不会遵守内会任何指引,并要求支持者到立法会“支持”。多名建制派议员昨日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指出,反对派无所不用其极,滥用议事规则漏洞瘫痪委员会运作,无非是为了一己政治利益阻挠修例,令公义无法彰显。

建制派议员日前去信内会主席李慧琼,要求在明日特别会议上讨论及通过本委员会根据《议事规则》第七十五(8)条,向逃犯条例修订的法案委员会发出指引,撤换目前主持会议的涂谨申,改由该法案委员会最资深的建制派议员石礼谦主持该法案委员会选举主席的程序。

拒让石礼谦主持选主席

反对派议员前日就此去信李慧琼,称《议事规则》第七十五(8)条赋权内务委员会可向法案委员会提供“指引”,惟建制派议员动议由石礼谦负责主持选举主席的程序,性质不属于“指引”,而属于“指示”,质疑内会无权“指示”法案委员会在排名较先的委员之外,点名由某一位委员主持选举主席的程序。

他们续称,《议事规则》第七十六(11)条赋权法案委员会主席或主持选举的委员决定是否执行内会提供的指引。“鉴此,即使本委员会在5月4日通过该等委员的动议,现时在该法案委员会主持选举的委员涂谨申议员,是否有权与其他法案委员会委员讨论、考虑或决定是否执行本委员会通过的动议?”

反对派议员称,建制派提出撤换涂谨申的建议“不符合”《议事规则》或《内务守则》,倘获内会通过将“破坏”法案委员会的“合法性”。

建制派批滥用议规漏洞

多名反对派议员昨日傍晚举行记者会,称即使内会明日通过向法案委员会发出“指引”,法案委员会亦“不应跟随”。涂谨申声言,内会倘发出指引,是“绕过”了议事规则委员会更改议事常规,是“无约束力”的,他届时会视乎法律顾问的意见决定是否跟从。“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更号召支持者届时到立法会集会。

民建联副主席张国钧指出,反对派不想立法会审议逃犯条例的修订,所以一直无所不用其极地拖延程序,甚至滥用议事规则的空间去瘫痪委员会运作。今次,倘再任由反对派践踏立法会的议事规则,不单妨碍有迫切性的修例工作,更会令到将来的法案委员会运作造成缺口。

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黄国健强调,涂谨申并非草案委员会“主席”,只是主持主席选举的“主持人”,但他在主持会议期间滥权,已超出其“主持人”的职责范围。事实上,法案委员会由内会授权成立,由于主席还未选出,倘其他委员有意见,就应交回内会处理,而内会有权去解决问题。

为政治私利阻彰显公义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梁志祥表示,反对派引用《议事规则》第七十六(11)条,即“任何法案委员会及其辖下小组委员会的行事方式及程序,由该委员会自行决定”作为他们的“理据”,但草案委员会连主席还未选出,“点样可以‘自行决定’?”他批评反对派千方百计拖延会议进度,目的就是瘫痪法案委员会,令公义无法彰显。

工联会立法会议员何启明认为,法案委员会已经过两次、四小时的会议,仍然未进入选主席这第一项议程,反对派拉布之心已昭然若揭。倘反对派立心不跟从内会发出的指引,已违反了议事规则的规定,证明他们其身不正,宁愿破坏立法会的议事传统,也要阻止正常的法例审议程序。

立法会建筑、测量、都市规划及园境界议员谢伟铨指出,是次修例的目的,是要避免让香港成为逃犯的避风港,主要针对的是严重罪行,倘大家有意见应在法案委员会上提出讨论,完善有关法例,并相信特区政府有能力回应各种不同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