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今年香港经济可望先低后高

受到外贸出口下跌与私人消费增长放缓影响,今年首季香港经济按年增长百分之零点五,为近十年来最慢。不过,近期股市、楼市持续回升,财富增值效应料逐步浮现出来,加上若然中美双方一如市场预期达成贸易协议,预期稍后内部与外部需求将有所好转,今年香港经济有望呈现先低后高,实现当局预期的百分之二至三增长。

今年香港经济开局欠佳,一定程度与去年首季比较基数较高有关,当时增幅高达百分之四点六,因而令今年首季经济同比增幅较预期低,表现相对失色。

其实,面对世界经济下行压力加剧,香港经济抗逆风能力一点也不差。如果扣除季节性因素的话,今年首季香港经济环比增长为百分之一点二,扭转了去年第四季的百分之零点五跌幅,更是五个季度以来表现最好,显示香港经济具有相当韧力,这从首季失业率维持百分之二点八低位可以反映出来。

事实上,特区政府积极主动作为、融入国家发展大局,迄今初步见到成效,特别是参与粤港澳大湾区与“一带一路”建设,对创新科技发展与金融业升级转型产生正面影响,并逐步形成经济增长新动力。

然而,外围变数多,特别要注视美国利率与贸易政策风险。正当环球股市热炒美国稍后降息之际,美联储局主席鲍威尔昨日在议息会议后表明当前利率政策立场是合适,没有加息或减息的必要,这如同“一盆冷水照头淋”,美股应声下跌。由此反映美国货币政策依然存在很大不确定性,势令资金流向飘忽不定,造成环球金融市场波动。

事实上,今年港股与楼市强劲反弹,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憧憬美国紧缩货币政策呈现转向,忧心美国利率走向与市场出现落差,将对香港资产价格以至实体经济产生影响。

虽然今年首季美国经济增长百分之三点二,但特朗普仍然感到不满意,进一步向联储局施压,公开要求减息一厘与重启量化宽松货币措施,好让美国经济表现像火箭一样飙升。

不过,从鲍威尔对“核心通胀下滑只是暂时性”的言论来看,可见目前谈论美国加息周期完结仍属言之尚早,市场预期联储局先发制人、透过减息阻止通胀回落,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令人关注环球资产价格可能对美国降息预期过度反应。

近月港元拆息反覆缓升,显示港元流动性有所收紧,并且持续受到港美息差以及市场对港元供求变化因素所影响。由于鲍威尔昨日发表的言论,予人利率取态由鸽派转向偏鹰,将增加美国利率政策不确定性,短期港元汇价面临压力可能加大。

利率风险不容低估,恐添加香港以至环球经济不稳定性。正如财爷日前在网志中所言,今年环球股市显著回升,但金融市场将随各种风险因素的变化而逆转,需要保持警惕。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