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反对派贱招“拉”《国歌条例草案》审议

■立法會昨再次審議《國歌條例草案》。 香港文匯報記者梁祖彝  攝

■立法会昨再次审议《国歌条例草案》。 香港文汇报记者梁祖彝 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立法会《国歌条例草案》委员会昨日再次召开会议,合并审议第七条及第八条条文。反对派议员拉布旧招新招一起出,不断重复之前提问之余,又咬文嚼字,要求政府解释草案中的文字表述,又质疑直接引用内地国歌法的做法不妥,甚至质疑草案中的英文翻译用词,更在会议期间两次点算人数。

故意咬文嚼字质疑措辞

昨日的会议合并审议草案第七条和第八条条文。第七条规定,禁止任何人意图侮辱国歌,而公开及故意篡改国歌歌词或曲谱,或以歪曲或贬损的方式奏唱国歌。反对派就条文中的“篡改”、“侮辱”、“歪曲”、“故意”等词,一一进行“质疑”,咬文嚼字,声称“无法定义”;然后又对“企图”等词语的英文翻译逐个逐个抛出疑问。

“议会阵线”议员毛孟静声言,“篡改”这两个字在香港过去的所有法律中都“未曾出现过”。区诺轩即加把口,称既然“篡改”一词在香港法例中“未曾出现过”,为何现在要用,又为何要直接引用内地的字词以及内地的法案草拟方式。

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聂德权回应表示,在进行本地立法时,要反映全国性法律的目的及原意,同时要结合香港本身的情况,参考香港的法例制度,所以有些地方会用到全国性法律,有些地方则会因应香港的法律制度和香港本身的情况。

针对英文翻译重复提问

讲完中文,反对派又讲英文。针对草案的英文翻译,毛孟静质疑现时草案英文的“篡改”翻译用词不够“重”,是不正确的。署理副法律草拟专员彭士印回应指,有关用词是借鉴了内地的翻译,并认为目前的翻译能够解释法律所需要表达的问题。

其后,毛孟静又称,条文中的“insult”(侮辱)应可以用其他词语取代,因“intent”未必能表达出“企图”的意思云云,又再次提出有关国歌的商业应用问题,声称国歌法里如果印刷国歌歌词不需要申请是“奇怪”的。

委员会主席廖长江多次提示,这些问题都已经重复提过。

工联会议员陆颂雄询问,若有人以匿名IP上载侮辱国歌的片段,政府会如何执法。警务处总警司陈东表示,所有案件不尽相同,需视乎各种证据,不能一概而论。若任何人公开、有意图和违反有关条文,相信都会触犯法例。

“专业议政”议员莫乃光则问警方会如何处理在海外网络供应商上出现的网上侮辱国歌短片。陈东表示,警方会尝试联络供应商删除片段,或透过司法互助协议要求当地执法机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