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郭家麒反国歌反得失了理智

香港各界青少年活动委员会等部分团体和人士,日前联袂开展一场别开生面的“国歌快闪”活动,不少市民从港岛、九龙、新界的四面八方赶到湾仔金紫荆广场,一同观看升国旗,一齐高唱国歌。当中有朝气蓬勃的青年学生、有年近九旬的“东江纵队”老战士、有院士学者,也有政界、商界、演艺界的知名人士。

在短片中,有一幕是一位坐轮椅的婆婆,在唱国歌时从轮椅上奋力站起来,以表达对国歌的尊重,这一幕令市民深受感动,但对于反对派政客而言,婆婆的爱国举动,反而成为他们嘲讽攻击的对象。在日前《国歌条例草案》委员会会议中,一班反对派政客就拿这一幕大做文章,本身是医生的公民党议员郭家麒,竟凉薄的指婆婆“连坐轮椅都要弹起身”,好像“神打上身一样”,并声言这是“伤害老人家”、“逼老人家站立”,他更公开谴责有人“伤害老人家”,并担心日后国歌法本地立法后会“强迫长者站立、哑巴唱歌”云云。

身为医生毫无医德

郭家麒不但是一名议员,更是一名医生,但从他的下贱言论可以看出,这个人不单无口德,更加无品德、无医德。婆婆坐轮椅,不代表她是残障人士,只是身体不便所以需要用轮椅辅助。她在奏播国歌时勉力站起来,不是郭家麒口中所说的“神打上身”,而是表达对国歌、对国家的尊重和感情。原来在郭家麒心中,爱国就是神打上身,反映这些反对派政客反国歌已是反昏了脑。

为什么婆婆要站起来表达敬意?因为她本身就是一名抗日老战士,经历过国家受苦难的日子,认为国家应该受到尊重,对于国家的成就感到骄傲,所以当《义勇军进行曲》奏起来时,自发站起来高唱国歌,这完全是由心而发,出于真心,但郭家麒竟然污蔑为“强迫长者站立、哑巴唱歌”,这些下流的说话竟然出自一名立法会议员和医生口中,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做立法会议员?郭家麒理应向婆婆道歉。

最讽刺的是,反对派政客看不得其他人由心而发尊重国歌,因为他们从来不尊重国家,对国家、对民族没有感情,所以对于其他人出于真情的爱国举动,总是看不过眼。但同时,当他们远赴重洋,“觐见”外国主子之时,却是奴颜婢膝,就如早前公民党主席杨岳桥赴美唱衰香港之时,每次面见美国的官员、议员时,又哪一次不是礼数十足?腰弯得多低就多低,在席上一味陪笑点头,完全是一副奴才模样,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神打上身”。在郭家麒心中,其实并不反对爱国,他不过是反对爱自己祖国,所以杨岳桥的丑态他视作正常,婆婆发自真心的举动却被他嘲讽,这不过反映这些人的低劣人格。

故意制造争拗阻立法

《国歌条例草案》目前正在立法会审议,在过去一段时间,坊间讨论国歌立法,以至立法会有关《国歌法》的争论,纠缠的都是所谓罚则问题,争论的是法例刑责是否过重或过轻;争拗所谓追溯期;争拗所谓执法困难,但这些都不是《国歌法》的重点。《国歌法》立法目的并非是为了惩罚,而是为了捍卫国歌的尊严,并且通过法律方式引导和规范市民尊重国歌,认同国歌,从而增进对国家民族的认同,《国歌法》立法重视的是教育功能,惩罚只是次要。

然而,反对派却故意将立法争议扯到惩罚之上,转移焦点,舍本逐末,制造矛盾。他们指法例中的“庄重”、“恶意”、“真诚”等字眼太含混,原来,反对派政客活了几十年,连“庄重”、“恶意”、“真诚”都分不清,这有可能吗?看看杨岳桥在面见外国主子的举动,正正是“庄重”、“真诚”的表现;再看郭家麒嘲讽尊重国歌的人士,就知道什么是“恶意”、“敌意”。反对派的咬文嚼字,不过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制造争拗。他们当然知道国歌代表的是什么,他们当然知道爱国是优秀品德,只不过他们爱的不是中国。

立法会作为建制的重要一环,立法会议员不论政见如何,都没有理由抗拒国家认同,一边不承认国家主权,不承认中央对港的宪制权力,一边继续议员我自为之,这本身就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也不应该在“一国两制”下的香港特区出现。在外国固然也有反对党,同样以反对执政党为首要工作,但却不会存在政治认同的问题,反对党不会否定国家的主权,更不会联同外国向本国施压。但在香港,反对派不但热衷到外国批评“一国两制”,公然要求外国政府制裁香港,更对国歌百般抗拒,甚至拒绝在立法会宣誓奏唱国歌,这说明反对派的本质并没有改变,依然是“抗共反中”。既然如此,他们又何必继续做“一国两制”下的立法会议员?而不认同国家、不尊重主权、对国家民族缺乏感情的人,又是否符合做议员的资格,也应该探讨。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