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投票决定选主席程序 拨乱反正遏止拉布

立法会内务委员会今日召开特别会议,讨论以建制派最资深议员石礼谦代替民主党的涂谨申主持修订《逃犯条例》法案委员会选举主席的工作。反对派为阻碍修例无所不用其极,滥用议事规则赋予的权力,破坏立法会议事传统,造成两次会议共花4个小时都未进入法案委员会主席选举的程序,是前所未见的荒谬情况,建制派理所当然应要求按照民主程序尽快选出主席,拨乱反正,恢复委员会正常的审议法例功能,遏止反对派议员再用下流无品的拉布手段瘫痪议会。

修订《逃犯条例》的法案委员会开过两次、四小时的会议,仍然未进入选主席的第一项议程,被形容为“天方夜谭”,反对派拉布之心昭然若揭。若再任由反对派践踏立法会的议事规则,不单妨碍具迫切性的《逃犯条例》修订工作,更会对将来的法案委员会运作立下坏先例,留下后患。因此,更换法案委员会选主席的主持人是当务之急,刻不容缓。

立法会法律顾问昨日回覆反对派议员的提问时指出,现时《内务守则》未有规定法案委员会首次会议之后的选举主席程序,若内会就此提供“拟议指引”,法案委员会须考虑该指引,但指引不会自动适用于法案委员会,委员会可自行决定是否采纳。

根据回覆的理解,首先,涂谨申虽然是最资深议员,但只是作为首次会议选主席的主持人,况且他主持了两次会议,都未能成功完成任务,而《内务守则》未有规定法案委员会首次会议之后的选举主席程序,可由内会就此提供“指引”,意味着可重新决定选举主席的主持人,涂谨申的任务已完结,可由其他有能者取而代之。

其次,立法会法律顾问认为,内会有关选举法案委员会主席的指引,可由委员会自行决定是否采纳。曾任内会主席的刘健仪也持相同观点。她表示,根据议事规则,内会可以就各个法案委员会的行事方式和程序提供指引,而法案委员会需要考虑这些指引,至于是否遵从,委员可以透过投票而作出决定。

曾任内会副主席的行政会议成员、资深大律师汤家骅更指,法案委员会是由内会成立,内会和法案委员会是“母子关系”:根据宪制秩序和架构,法案委员会应听取内会发出的指引。法案委员跟从内会指引本身就是政治伦理,而若委员对是否采纳内会的指引有不同意见,就应将内会有关选举法案委员会主席的指引交由委员会投票决定,这也体现公平公正的民主原则。

当然,反对派视阻碍修订《逃犯条例》为一仗政治翻身仗,势必无所不用其极地反对任何不利他们拉布的措施,只许他们破坏规则和传统、骑劫议会,却容不得建制派按规矩、照程序维护议会正常运作。反对派抹黑由法案委员会投票决定是否跟从内会指引是建制派“人多欺人少”、“制度欺凌”,更煽动支持者今日在内会召开前到立法会示威区集会,向建制派议员施压,这正正暴露反对派输打赢要的习气。反对派不尊重议会,不遵从少数服从多数的最基本民主原则,执意搞“少数暴政”,实无颜面自称“民主派”。

修订《逃犯条例》、堵塞法律漏洞,以彰显法治公义,具迫切性和必要性,反对派立心不跟从内会指引,千方百计拖延会议进度。建制派必须团结一致,迎难而上,当机立断,克服选举法案委员会主席的难题,迈出修例的第一步,这也是公众的期待,一定会得主流民意的支持。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