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揭秘"水货针"诊所另有揸弗人 港卫生署:已展开调查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水货九价子宫颈癌(HPV)疫苗”流入本港,有医生承认为顾客注射德国“水货疫苗”,《大公报》连日独家报道揭露真相,引起香港和内地民众高度关注。卫生署昨首度回复《大公报》,指已就投诉展开调查;警方亦就相关事件展开调查。记者追查再有新发现,这间小小“水货疫苗”诊所表面上独立运作,幕后却与多间医疗公司有千丝万缕的合作关系,包括某药业公司董事,以及在港、台、德均有涉猎医学美容范畴的公司。

《大公报》踢爆有诊所为牟取暴利为客人打“HPV水货针”,记者继续追查下,发现该专为内地客人打“水货针”的不法诊所,表面上为L医生自资拥有,“幕后揸弗人”却可能另有其人。

《大公报?记者发现,L医生诊所所在的商厦,大门口“水牌”上以一间医美公司作掩饰,十分神秘。翻查资料,该家医美公司的董事是来自内地的M先生及L先生。

医美公司另一董事曾卷借贷纠纷

M先生在香港、台湾及德国均有涉猎医学美容及干细胞等范畴,在一个公开场合中,M先生不讳言指自己开拓了L医生所营运的诊所,并藉香港作跳板,打入了德国市场。

另一名董事L先生,则于2014年在内地一宗借贷纠纷案中被控告,涉款约为15万元人民币。

另一个与L医生关系匪浅的人,则为药业公司董事背景的D先生。D先生曾于数年前获颁社区服务奖状,在一社会机构担任主席,与不少商界人士稔熟,在本港多个大小社会议题上亦甚为活跃。

L医生过往被客人识破使用“水货疫苗”后,曾马上致电向D先生汇报,可见两人关系匪浅。在该个电话对谈中,更隐约听见D先生如何扮演“狗头军师”,教导出术“昆客”,以图息事宁人。

大公报记者4月1日到诊所追查事件,D先生在事发当晚,迫不及待抢先透过WhatsApp短讯联络记者,表示他将代表诊所处理一切事宜。在首个短讯中,他尤其紧张诊所接种“水货HPV疫苗”片段是否会流出,极不客气表明:“本人严正声明如果你在任何报纸刊登有关诊所的相片及文字,本诊所将会保留采取一切法律行动。”在数小时后,一名自称“行政主管”的人更在短讯中“加码”,要求记者作出声明道歉,否则“将采取进一步法律行动”。

卫生署:已展开调查

“水货疫苗”肆虐,《大公报》踢爆疑有无良诊所为客人注射“水货疫苗”,卫生署昨回覆查询称,已就投诉展开调查,若发现有违反药物条例情况,会采取相应的执法行动。卫生署重申,本港目前只有一种已注册的九价子宫颈癌疫苗─“加卫苗Gardasil 9”,属于医生处方药物,注册证明书持有人为美国默沙东药厂有限公司。

卫生署表示,所有已注册的药剂制品须于包装附上香港注册编号,格式为“HK-XXXXX”。市民可在卫生署药物办公室网页上使用“香港注册药剂制品搜寻”功能,以产品的英文名称或香港注册编号,搜寻注册药剂制品的资料。

署方强调,有既定机制监察市场上销售的药品,亦会透过不同渠道收集情报,当发现有人涉嫌非法售卖或管有未经注册药剂制品作售卖用途,会即时展开调查,需要时会与执法部门展开联合行动,如发现任何违规行为,定会依法处理。

网红医生白衣山猫:假疫苗都唔奇

《大公报》踢爆“水货疫苗”肆虐香港,网络大V、内地著名医生“白衣山猫”(外科副主任医师王光宝),转摘《大公报》报道,并以其亲历撰文指出,被揭露的香港诊所打的所谓“MSD生产”九价HPV疫苗,该正版疫苗在世界各地均供不应求,根本没有余货可用于走私,因此该“水货疫苗”相当可疑,或不止于“水货”,需要香港卫生署深入调查。

“白衣山猫”在社交媒体上贴出5月3日《大公报》头版和他的多张截图,他说近一个月来,不少于15个香港诊所的人找他,让他发微博诱导粉丝去香港打九价HPV疫苗。这些诊所许诺给他每个人800至1000港元的中介费,高的许诺给1500元。港澳台地区打三针九价HPV疫苗的费用大约在3000元人民币上下,“白衣山猫”质疑,如果给中介的费用可以出到1000港元,若不提高价格让客人多花钱,“他们不使用假货,我不相信。”他促请香港方面查清事实,这些诊所使用的“是不是假疫苗”。

“白衣山猫”称赞《大公报》这组揭露“水货疫苗”的报道相当及时,有针对性,很多内地医生都被动接触过香港“假疫苗”的产业链,看到《大公报》的报道,“正是揭开了假疫苗这一‘暗疮’,早就应该曝光了,早揭比晚揭好,等到这个假疫苗链条坐大了,那将是真正的医疗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