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修逃犯例|建制派:涂谨申涉利益冲突不应再主持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反对派议员昨日收到立法会内务委员会法律顾问的回覆,得知内会有权向法案委员会作出指引,而法案委员会必须作出考虑及由整个委员会决定后,反对派又开始抵赖,声称内会何时表决指引“应”由主持会议的民主党议员涂谨申决定。多名建制派立法会议员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记者访问时强调,涂谨申只有权处理首次会议选举主席的事宜,下次会议由于涉及换走涂谨申的内容,涂谨申明显有利益冲突,不应主持会议。

公民党议员郭荣铿昨日声称,虽然法案委员会须决定是否采纳内会的指引,但下次法案委员会的会议仍由涂谨申主持,对内会的指引何时进行表决亦由涂谨申主持时“决定”的。换言之,反对派议员很有可能又用一堆所谓“规程问题”去压住表决,再次使出拉布两小时令会议一事无成的手段。

廖长江:仅有权首会选主席

建制派“班长”廖长江反驳︰“涂谨申只是有权主持第一次会议中主席选举的议程,没有这么大的权力去做其他事。且涂谨申不应主持任何有关的会议,因为他有利益冲突。”

黄定光:拉布违规必须处理

民建联议员黄定光质问道︰“边个选涂谨申出来嘅?佢凭乜嘢有权话事?”他强调,涂谨申没有权力决定何时对指引进行表决,而在未选出主席前,涂谨申根本无权处理任何规程问题,如果涂谨申继续拉布,则属于违规,要交给立法会处理。

马逢国:未选出主席已失职

体育、演艺、文化及出版界议员马逢国不认同郭荣铿的说法,强调涂谨申只负责主持选举主席的程序,除了选举之外的事情他都无权进行。涂谨申第一次会议上没有选出主席已是失职,已经要向内会索要指引,如今已经给了他第二次机会,可是仍然未能选出主席。

他指出,没有任何说明表示涂谨申在第一次失职之后还可以继续担任主持,能否给他第二次机会主持会议本身就是个问题,况且他已经做了很多不符合自己权力的事,所以更需要内会给出指引,“若内会现在67个人都做不到决定,反而涂谨申一个人就可以做决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