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顾敏康:非法“占中”发起人被判刑后应做的几件事

九个非法“占中”发起人已经被定罪判刑,反对派诬蔑说这是“秋后算账”。其实,非法“占中”这笔账远远没有算清,定罪判刑只是开始,后面要做的事情还不少,也很重要。

首先,这些被判刑者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反对派也不会就此罢休。据报道,他们中有人已表示要上诉,笔者也预计他们会借上诉进行炒作,打“悲情牌”。对此,特区政府应早作准备。不仅如此,特区政府也应该积极考虑就有关被告判刑过轻的问题提出上诉。

政府应就部分被告判刑过轻上诉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执行主席、大律师马恩国先生认为,戴耀廷、陈健民仅判监16个月,刑期偏低。他指出,非法“占中”时间长达79日,即两个多月,影响广泛;非法“占中”霸占的不是仅仅一、两条少人通行的小路,而是港岛和九龙半岛的主要干道。而且,他们毫无悔改之意。目前该判罪最高刑罚为7年,量刑起点应该是3年半,扣减当事人初犯,以及并非自身个人利益而犯罪,最多从3年半扣减1年,合理刑罚应该为2年半(即30个月)监禁。

笔者比较同意马先生观点。从刑罚理论角度,对于犯罪后果严重,且无悔过者不应该适用轻刑,否则就难以起到实施刑罚所希望的阻吓作用。

取消教师、社工和议员资格

现在,非法“占中”发起人已被定罪判刑,但他们的民事责任也应该被追究。有关受害者可以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这些发起人赔偿因非法“占中”对他们造成的经济损失乃至精神损失。

再则,戴耀廷为人师表,反而鼓动学生、青年“违法达义”,自己最终也沦为罪犯。广大民众应促请香港大学尽快就戴耀廷严重影响大学声誉、误人子弟的行为展开纪律处分的程序。同时,根据社工注册局规定,如果注册社工在香港或其他地方,被裁定触犯令社工专业声誉受损的罪行及任何可判处监禁的罪行,即属违纪行为,注册局可作出纪律制裁,包括永久注销注册、注销注册不多于5年、书面谴责或口头训诫。邵家臻正正犯下如此罪行,当然也不能继续作为注册社工。广大民众也应该敦促注册局尽快启动纪律制裁程序。

更有甚者,这些罪犯中有人顶着“尊贵立法会议员”的帽子。根据《立法会条例》第39条规定,被判入狱逾3个月,不论是否获缓刑,有关人士不得于5年内参选,邵家臻将无法于明年立法会换届争取连任;法官虽然对另一个被告陈淑庄延期判刑,但如果她被判刑3个月以上,即便是缓刑,明年也无法争取连任。问题是,邵家臻已经被判刑,其现在的立法会议员资格是否应该被依法褫夺?答案是肯定的。

邵家臻的代表律师、支联会主席何俊仁早前透露,邵家臻希望申请在囚期间参与立法会,并表示不介意由惩教署人员押解及戴上手铐和脚镣。一个已经被定罪的罪犯,居然想戴着手铐脚镣、在惩教人员的押解下堂而皇之地出席立法会会议,情何以堪?他想把庄严的立法会当作作秀的地方?笔者相信惩教署不会同意其这样做,因为一边做囚犯、一边做议员违反常理。如果可以这样做,每个囚犯都可以要求惩教署让他们做想做的事情。

根据基本法规定,立法会议员涉刑事罪行被判囚1个月或以上,经立法会出席会议的议员三分之二通过便可解除职务,立法会主席即可宣告其丧失议员资格。从目前情况看,反对派立法会议员的人数仍然占一定比例,要达到三分之二议员的通过有实际难度。

但是,如果适用基本法第79条下的第二种情况,主席也可以剥夺有关议员资格。第二种情况是:“未得到立法会主席的同意,连续3个月不出席会议而无合理解释者”。仔细分析,便可以看出邵家臻被革除议员身份符合这条的规定。首先,他被判监禁8个月,作为囚犯是不可能出席立法会会议;其次,作为罪犯在监狱里服刑,绝对不是连续3个月不出席会议的合理理由;第三,即使邵家臻向立法会主席请假,主席也不应该同意,否则就开坏先例,与情理法相背。

力推修订《逃犯条例》通过

对9名非法“占中”发起人定罪判刑,令广大市民进一步看清披上所谓“守护香港”、争取“民主自由”及“真普选”等外衣的反对派的真正面目:他们长期与外部势力保持紧密联系,挑战国家主权与安全的底线。对此,特区政府不仅要保持高度警觉,而且要坚守底线,绝不退让。

当前具体而言,就是要坚决挫败反对派阻挠修订《逃犯条例》。反对派出于政治考虑,颠倒黑白,竭尽所能阻挠修例,在法律上完全站不住脚。政府要进一步做好宣传和解释工作,力争修例尽快通过。

作者:顾敏康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