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杨莉珊:邵家臻撕下“占中”犯扮英雄的面具

“占中”案判刑,法官指出案犯对公众造成的损害非常严重,超越所有此前的判例,他们对公众构成的不便和痛苦毫无悔意,而公众理应获得他们的道歉。但“占中”九犯不仅毫无悔意,拒绝向市民道歉,反而在判刑后扮崇高扮英雄,邵家臻更声称“占领”行动到这时刻,是“最光荣时刻,最重要时刻”。被判缓刑的朱耀明指四人被囚是“民主抗争路上的光辉时刻”。

“占中”九犯被判刑,四人实时入狱,惟判囚翌日即告“身体不适”入院的邵家臻,其代表律师、民主党前主席何俊仁到医院探望后声称,邵家臻“关心”立法会事务,所以“佢唔介意戴住手铐,佢要返立法会继续投票及发言”。

按照基本法,议员被判监一个月以上,经在席三分之二议员通过,就会丧失议员资格;议员未得到立法会主席同意,连续三个月缺席而无合理解释,立法会主席可宣告其丧失议员资格。何俊仁被问及邵家臻申请参加立法会会议是否为避免因该条文而被撤销议员职务时,泄露天机称邵家臻“已尽努力争取参加会议”,如无法出席,就不能说他“无合理解释”而缺席。意即邵家臻若申请被拒就“有合理解释”而缺席,立法会主席不可宣告其丧失立法会议员的资格。

不少市民识破邵家臻异想天开的底牌,有市民一语道破:“一份咁高收入嘅议席,佢梗要想尽办法留住呀。”有市民揶揄:“不如再申请埋攞条铁链锁咗自己喺立法会会议厅度啦,咁咪可永保议席囉!”若然这样也行得通,戴耀廷是否也可申请服刑期间到大学上堂,继续荼毒莘莘学子?

邵家臻如此“异想天开”有迹可循,西九龙法院裁定“占中”九男女罪成,邵家臻在判囚前的求情就坦承舍不得立法会议员的工作,称他是大学讲师及立法会议员,属家中经济支柱,故希望法官考虑以社会服务令作判刑。邵家臻此计未成,又生一计,申请在惩教署人员押解情况下去开会,即使戴着镣铐亦“不觉羞愧”。此言一出,即被市民揭穿是“为保议席,不觉羞愧。” 

民建联主席、立法会议员李慧琼指出:“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每个人若然是需要服刑,都需要遵守惩教署的规则和要求。如果议员在服刑期间可以因为要参与会议而请假的话,可能很容易让市民认为是一个特权。”邵家臻的要求明显是玩嘢搞特权,以达到变相“越狱”而保住立法会席位的企图。

反对派借“占中”九犯的判刑做“政治骚”、打悲情牌,把“占中”九犯美化为为了崇高理想而无私奉献的“英雄义士”,并煽动港人继续抗争,这是对公义的伪善和污辱。“占中”九犯和反对派扮崇高诉悲情的种种歪论,不能把违法变成合法,也不能把不义变成公义。邵家臻为保议席一计未成,又生一计,申请在服刑期间继续去立法会开会,撕下了“占中”案犯扮英雄的假面具。

作者:杨莉珊 港区全国政协委员 九龙东区各界联会常务副会长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