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大状局方拆解修例五疑问

立法会的法律顾问就《逃犯条例》修订一事,为法案委员会的审议工作,日前去信保安局要求厘清一些问题,虽然是一般程序,但有人就借题发挥。针对信中的问题,包括为何当年主张与内地另作移交安排,今日改为修改《逃犯条例》;为何当局认为现时单次移交安排不切实可行;及当局如何在修例后继续符合基本法第六十四条要求,做到特区政府须对立法会负责等问题,香港文汇报记者整合了保安局和法律界人士的看法。保安局和法律界人士都指,当年《逃犯条例》订立时未有包括"中国其他地方",是因为涉及将港英年代的"引渡法例"本地化的问题,并非刻意在立法时才把内地"剔除"。保安局并强调,与内地及其他司法管辖区订立长期移交协定,依然是特区政府的政策目标,现时的修例建议只堵塞制度缺口的过渡性措施。同时,政府会执行立法会通过并已生效的法律、答覆立法会议员的质询等,以履行政府对立法会负责的要求。

过去边界问题 无凭延到今天

Q1

当年是要与内地另作安排,为何今日要修改《逃犯条例》,令香港可向内地移交逃犯?

A1

保安局︰当年订立《逃犯条例》的目的,是要将港英年代沿用的引渡法例作出本地化的立法,令香港回归后有相关法例可用。由于回归前的法例条文订明不包括中国在内,因此《逃犯条例》并不适用于香港与中国其他部分之间的移交逃犯要求,而不是刻意在立法时才把内地"剔除"。

与中国内地及其他司法管辖区订立长期移交协定,依然是特区政府的政策目标,而现时的修例建议,是作为与香港特区未有长期合作安排的任何一个司法管辖区的过渡性措施,堵塞制度缺口,避免香港变成"避罪天堂",并非针对单一司法管辖区。

保安局前局长、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回归前港英政府提出逃犯条例草案。当时,英方没有时间与中方有关部委讨论回归后的安排,故当时的草案不包括中国任何一部分,包括澳门和台湾。到今时今日要处理台湾陈同佳案,保安局有迫切需要修例,将涵盖面包括台湾、澳门及中国大陆。

香港律师会前会长、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本身香港与主权国是可以不签订这样的条约,但因香港旧有的相关规定,逃犯移交是不适用于除香港以外的中国任何地区,即内地、澳门、台湾,现时的台湾杀人案触发出这个历史遗留问题,有需要一并处理。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中小型律师行协会创会会长陈曼琪︰用1997年之前去比较现在是不合适的,因为1997年之前是回归前,而现在是回归后,亦即"一国两制"的情况下,因此现在修订相关的条例去解决移交逃犯的问题是合理的。

全国政协委员、律师黄英豪︰大家不能将过去的楚河汉界,延用到现在回归22年后的2019年。现在,香港、澳门、台湾及内地都是整个中国的一分子,虽然是四个司法管辖区,但是大家的人员往来、商业往来、资金往来都是很密切的,所以十分有迫切性去建立一个法律基础去解决犯罪分子的跨境流动。

单次安排漏风 酿走佬及公审

Q2

为何现时的单次性移交安排不切实可行?

A2

保安局︰现行《逃犯条例》容许以"个案形式"处理移交逃犯安排,但执行时必须先制订附属法例。制订附属法例要首先刊宪,刊宪时已披露了疑犯及个案细节,之后再在立法会讨论,这会惊动逃犯逃逸。

在立法会最少28天、最长49天的审议过程中,当局不能拘捕疑犯。在操作上,基于执法需要,在疑犯被逮捕带到法院前,个案均须迅速及保密处理。因此现时"个案形式"并不切实可行。

是次修例建议在现有法律的人权及程序保障完全不变的基础上,以行政长官发出证明书取代附属法例的制定,使"个案形式"的移交切实可行。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执委会主席、大律师马恩国︰以台湾杀人案为例,倘立法会公开讨论案情,经过媒体广泛报道,会令台湾民众、法官均知情,未审先判的可能性很大。这对被告并不公平,所以修例是必要的。

特首签启程序 仍受多重把关

Q3

由特首发出证明书启动移交逃犯程序,会否受到司法覆核挑战?

A3

保安局︰由行政长官发出证明书的目的,是为了在不惊动逃犯或公开披露个案细节的情况下,启动"个案形式"的程序交法院处理。这并不是说证明书启动了程序,疑犯就必然会被移交,因为有很多步骤制衡行政长官的权力,整个案件必须根据《逃犯条例》的订明程序处理,包括法庭会仔细公开聆讯有关案件,确保个案符合现行《逃犯条例》下的各项规定及人权保障等。

陈曼琪︰香港是司法独立的,特首签名,只是一个启动逃犯移交的程序,而这个程序最终是否能移交逃犯,须经法庭裁定,所以是没有问题的。

何君尧︰修例后是将此事交给特首启动移交程序,特首启动移交程序是需要进行解画的。与其由立法会去审批,交给法庭处理这项工作其实是更为妥善、稳妥的,因此现时的修例是没有违反基本法的。

修例符基本法 行立关系不变

Q4

是次修例若获得通过,是否令日后逃犯移交上跳过了立法会的角色?当局如何在修例后继续符合基本法第六十四条要求,做到特区政府须对立法会负责?

A4

保安局︰建议并无改变现时行政与立法在移交逃犯方面的分工。一直以来,移交逃犯的法律框架都是由立法会立法,由行政机关及法庭负责执行。立法会过往从没有就个别的移交个案作出审议。

基本法第六十四条订明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必须遵守法律,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负责。该条文指的"负责",是指执行立法会通过并已生效的法律;定期向立法会作施政报告;答覆立法会议员的质询,及征税和公共开支须经立法会批准。《条例草案》并无抵触上述基本法条文。

叶刘淑仪︰是次逃犯条例修订,是经过立法会讨论的,立法会有足够的把关角色。

黄英豪︰立法的细节是很重要的,但立法之后,执行的就不是立法会了,由特区政府来执行法律,由法院进行法律解释,这是很清晰的。

何君尧︰政府任何时候都是要对立法会负责,包括对于财务的安排,但是有交待不代表该事一定要立法会审批。

人权程序保障 完全没有减少

Q5

保安局局长在1998年曾提到,与内地移交逃犯的安排有一些指导原则,包括应考虑两地之间的司法差异等,有关原则可否应用在建议修例内容上?

A5

保安局︰立法会保安事务委员会于1998年曾讨论内地与香港特区就移交逃犯的长期合作安排,而不是"个案形式"的安排。当时保安局提到几点与内地制定移交逃犯安排时的原则,包括必须符合基本法第九十五条、必须以香港特区的法例作为依据、必须得到香港特区和内地接受、必须顾及"一国两制"和两地法律及司法制度上的差异,及一些惯常保障,包括双重犯罪、指定罪行、不得再移交第三个国家的保障、死刑以及一般豁免涉及政治罪行和政治迫害的保障等,上述原则仍适用于香港与内地作长期安排的磋商。

不过,《条例草案》所涉的并非长期安排,而是"个案形式"的安排,适用范围亦不是单一司法管辖区,亦不是为某一司法管辖区而设,而是适用于所有尚未与香港订有长期安排协定的司法管辖区。现时相关条例的所有人权及程序保障,在"个案形式"的安排中一律继续适用,没有改变。

叶刘淑仪︰特区政府与中央当局当年磋商条例,始终未能取得很大的进展,因为两地法制很不同,如香港没有死刑,因此后来一直未有足够时间完成协议。现时乐见保安局找到另一个方法,得到北京同意,以单项处理方法,处理陈同佳案和其他逃犯窝藏在香港未能移交的问题。

保安局已表明死刑不移交,判刑期起码达3年或以上,亦要由中央政府提出,不是下级政府如乡、镇、市提出就可以被移交,因此有足够的人权保障。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