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疫苗陷阱|无良假HPV针恐已袭港 随时夺命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大公报》连日踢爆本港出现“九价子宫颈癌(HPV)水货疫苗”,引起广泛关注。大公报再接获消息指,现时本港不但有“水货针”,更疑出现“假针”及买卖正货针盒冒充。唯一生产九价HPV疫苗的美国默沙东药厂向大公报证实,药厂曾向海关及卫生署举报可疑个案,惟要取到这些可疑针剂化验有难度,未敢肯定是水货抑或假货。消息称,充斥“水货针”和怀疑“假针”的是近三年才陆续冒起的“疫苗中心”,专瞄准做内地客疫苗生意,“呢啲根本唔系医生,只系有个医生坐镇打针,仲财大气粗,试过攞住现金踩上MSD(默沙东药厂)要求加疫苗”。

九价HPV疫苗“加卫苗Gardasil 9”在2015年12月于本港注册,消息指,初时本港无太多人关心和接种,但很多内地人想来港打针,“疫苗中心”随即在翌年中冒起,内地开始有中介组织内地客来港,开业三个月生意已经十分火爆。

攞大量现金踩上药厂买针被拒

消息续称,疫苗中心首几个月便不停向药厂攞针打,亦不会计数、来者不拒,“一般医生每个月攞30支,只能接10个病人生意,因为一共要打三针,但疫苗中心想赚快钱,愈多人嚟愈好,每日打百几个,一周随时要500针,一年就要几万针,药厂唔会咁供应,除非唔派畀其他私家医生。”

《大公报》获悉,在2017年初,“疫苗中心”的针开始无以为继,疫苗中心背后的集团竟财大气粗地拿大量现金上MSD总部要求买针,但药厂因为顾及其他私家医生的需求而拒绝。及至2017年中至2018年初,“撞正药厂疫苗的运输出问题,去年初更被黑客攻击要销毁一整批疫苗,正货供应不足,这些疫苗中心便开始周围找‘水货’,大部分来自德国,零星来自澳洲等地,更有个别‘水货’沟‘假货’。”

苦主群组出现多间诊所疑打来历不明的 “水货针”相片,有苦主更质疑是假针

默沙东曾向卫署海关举报

有消息更称,去年部分医生已获告知市面出现“假货”,更有人向海关投诉,但“3000针内有1000针真、再沟水货同假货,好难查”,去年下半年更出现买卖正货针盒,掩饰“水货”和“假货”,“近半年药厂供应相对不太紧张,情况才有减少。”

默沙东发言人回覆表示,留意到最近水货HPV疫苗充斥香港的报道,强调“水货针”在香港是违法行为,并且严重伤害药厂在本港的营运。药厂每次发现可疑个案,均有向卫生署和海关举报。药厂表明,若有关当局需要任何佐证、化验、鉴证,均会尽力协助及提供相关证据。据悉,要拿到这些可疑针剂化验有难度,故未敢肯定是水货或假货。

药厂续指,九价HPV疫苗由去年开始因应全球需求不断上升,至本年度仍继续有供应紧张的情况,但从未停止供应予本港,药厂现正增加投资扩大疫苗生产能力。

内地客怕假货 不敢打第二针

水货疫苗风波愈演愈烈,有内地市民再向《大公报》举报佐敦某大厦诊所,其所接种的疫苗并非香港注册包装,疑同为水货疫苗。而不少曾来港注射过九价HPV疫苗的内地网民,亦惶惶不可终日,害怕已被接种水货疫苗,甚或假疫苗。有的宁愿蒙受损失,亦要取消第二、三针疫苗接种预约;亦有部分则旁徨称,“已经打咗一支,剩返唔知打唔打好。”有医生建议,市民若对注射疫苗存有怀疑,应重新再次接种。

来自新疆一名女网民,昨日向《大公报》举报,指早前在香港佐敦某大厦接种九价HPV疫苗时,发现所接种九价HPV疫苗包装胶套上,同样没有MSD公司注册标志,担心疫苗来历不明,“当时医生在取针后接电话,我们迅速拍了照片,核对了外包装。没想到内包装竟然是‘水货’!”

医生:有怀疑应停止接种

“水货针”话题热议不断,有的网民害怕注射到水货,甚或假货疫苗,宁愿损失数千元人民币,亦干脆放弃接种,亦有已注射一、两针的网民十分忧虑,表示不知应否注射余下期数的针剂。“到底我注射的疫苗有没有效?”“有没有办法可以得知身体里有没有足够抗体?”

家庭医生关嘉美指出,接种九价HPV疫苗之人士应光顾有信誉之诊所或医院。如怀疑接种的疫苗来历不明,应停止接种。“如果已经开始接种咗一剂或两剂先发现有问题,都建议应该立即停止接种,之后重新再打过三剂正版有效嘅疫苗。”

假针或含菌 可致血液中毒

打了“水货针”,有医生指“顾客畀钱打了,随时打完无效”,若打了“假货”更危险,随时会致命!

默沙东表示,由药厂正式入口的疫苗,运送至香港的整个过程,会有严格温度监控。水货疫苗在运输及储存过程难有温度监控的保证,疫苗可能会变质、失效,或引致严重副作用。

吁定期做子宫颈抹片检查

“关注HPV联盟”委员、妇产科专科医生李福谦指出,水货有可能是真疫苗,但弊处是有机会是次货。储藏是否合规格,运送过程可能中断了冷藏链,令疫苗失效,“病人唔知先最惨,当打完三针正货就有预计有80%至90%的预防(HPV)效果,最少维持12年。”但注射了失效疫苗,就无法产生抗体。他呼吁市民除了注射疫苗,有性生活后仍需定期进行子宫颈抹片检查,提高预防宫颈癌的效果。

李福谦续指,一旦注射了假货“更弊!”首先是根本无效,已假定预防效果为零;就算用真技术制造,都欠缺验证,批次质素次次不同;制疫苗过程有可能是粗制滥造,不会做足检疫,疫苗可能会受细菌感染、存杂质,轻则引致皮肤敏感、药物敏感、发烧,严重可引致血液细菌中毒,分分钟冇命!

医生客人求安心 齐出招打攻防战

近日《大公报》报道水货针袭港,令不少客人提高警觉,打针前都问一问真假,更有要求拍照甚至取回正货药盒。选用注册正货的医生亦不敢放松,剪烂药盒才交给病人,以防空盒被用作假冒。

防假冒 盒子剪烂再交客

“关注HPV联盟”委员、家庭医学专科医生朱伟星表示,如果是正式医生,名声、牌照好重要,疫苗亦不会是唯一收入,一般医生不会用水货或假货疫苗,他认为市面所谓疫苗注射中心,根本不算是正式医疗机构。朱又留意到《大公报》有关报道刊出后,有内地客人要求“睇住医生拆同要返个盒”,直言报道威力大,他则将盒子剪烂才交给客人,杜绝假冒漏洞。

妇产科专科医生李福谦亦批评,事件反映医疗专业不能当成生意去做,医疗服务并非“赚最大利润及最少成本”,而是受专业道德所规范。他为客人注射HPV疫苗时,必定会先了解病历,在客人面前从雪柜取出疫苗,当面开封,不少客人会要求影相影包装防假货,自己处理好针筒后,一定会亲自销毁外盒,以防流出被人假冒。

水货针有前科 华裔药剂师助走私

HPV疫苗去年全球短缺,本港出现“HPV水货针”有前科,翻查资料,澳洲悉尼一名华裔女药剂师于今年四月在当地被判走私HPV疫苗罪成,案情指出,去年她收取三万澳元,在悉尼向一名男中间人提供价值50万澳元共2400支“加卫苗Gardasil 9”九价HPV疫苗,该男子再透过虚假申报将疫苗运到港,当时因为全球缺货,到港后价格可涨至60万澳元。

另外,今年四月海南博鳌银丰康养国际医院爆出涉嫌出售假九价HPV疫苗丑闻,最少38名女性曾经接种。李福谦认为,既然海南都有,相信本港大有可能存在假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