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立会秘书处须顶住反对派压力

《逃犯(修订)条例草案》法案委员会至今仍无法选举主席,所有问题都出在“临时主持会议”的涂谨申身上,内务委员会因应议员建议,向法案委员会发出撤换涂谨申的“指引”。而立法会秘书处根据《内务守则》的规定,向全体法案委员会委员发出通知,“以书面表态是否接纳指引”。最终议员“表态”结果如何,今日会分晓。但这一做法遭到反对派的攻击,声称“破坏了中立”云云。

必须指出的是,面对“前所未有”的情况,秘书处已依据法律赋予的权力,尽其所能协助委员会的召开,合法合理,应当予以称赞。秘书处必须顶住反对派的政治压力,恢复议会秩序、维护法治,责任重大。

僭越行使权力破坏法治

从事件一开始,反对派就在极力阻挠修例,从游行示威再到“告洋状”,无所不用其极。而涂谨申更是发挥了“无赖”本色,利用《议事规则》的漏洞,两度令主席选举的程序落空。涂谨申并非“主席”,只是“主持”,却僭越行使“主席”的权力。事实说明,只要涂谨申还在位,法案委员会是绝不可能顺利举行,这是对议会规则的破坏,也是对香港法治精神的破坏。

内务委员会有权发出“指引”,这是法律规定毋庸质疑的权力。目前唯一被视为有不明确的地方在于,秘书处是否有权根据“指引”向全体委员发出通知。反对派对此则横加批判,称“对秘书处做法失望”。肇事者涂谨申矫揉造作地称:“对秘书处中立性失去信心”;而公民党议员杨岳桥、郭家麒、郭荣铿、陈淑庄和谭文豪,亦联名去信法案委员会秘书马淑霞,表明反对接纳内会指引,并要求委员会召开特别会议讨论及处理该指引。

反对派针对秘书处的批评,其所有理据是基于“涂谨申是法案委员会‘主持’”这一点。但事实是,涂谨申并非“主席”,根据《法案委员会主席手册》第4.27段,只有“主席”有酌情权“指示将一项须由法案委员会决定的事宜,藉传阅文件方式交由各委员研究”。然而,问题却在于,现时法案委员会未选出主席。在如此情况下,秘书处为了履行其支援法案委员会的职责,切实可行的做法,就是以书面通知所有委员,并请委员根据《议事规则》第76(11)条作考虑。

反对派色厉内荏黔驴技穷

换句话说,会议如果要继续推进,必须由主席作出决定;但没有主席的情况下,秘书处将权力交由全体委员作出决定。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逻辑,也是完全符合《议事规则》的。需要指出的一点,法案委员会的权力,归于全体委员,而不是主席一人。由全体成员作出是否接纳“内会指引”,是完全正确的决定。

建制派立法会议员、法律界人士廖长江便指出,虽然秘书处此次做法“并无先例”,但秘书处现时处理方法是完全正确且是唯一做法。内会决定向法案委员会发出指引后,秘书处有责任通知所有委员此决定,而在法案委员会没有主席的情况下,唯一切实可行的做法是以文件传阅方式问所有委员。他并认为,涂谨申不是委员会选出的主席,他在首次会议后已无角色,故不可召开会议讨论是否采纳内会指引。他又认为,涂谨申处理换走自己作为主持的讨论,有利益冲突。

而一旦取得法案委员会过半委员支持采纳“指引”,今天的法案委员会会议将由石礼谦主持选举主席程序。当然,反对派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昨日已声言,会尽一切去“保住涂谨申”。这不过是色厉内荏的表现,涂谨申违法被褫夺权力,完全是咎由自取,以暴力手段破坏会议进行,只会让反对派输得更惨。

立法会秘书处此次能主动积极应对,值得称赞。但反对派的政治破坏行动不会停止,秘书处必须顶住压力,确保会议的顺利进行。

作者:柳 凡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