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修逃犯例|港媒:这是无可退让的斗争

原标题:这是无可退让的斗争

修订《逃犯条例》已演变成一场政治决战,其结果将决定:第一,现任行政长官及其管治班子能否继续有效执政;第二,香港能否在未来3年完成《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规定的第一阶段任务,即基本实现与粤澳两地的规则对接;第三,中央对香港特别行政区全面管治权能否得到进一步巩固和加强。

我不知道也不揣测行政长官是否料到修订《逃犯条例》一事会引起反对派公开要求她下台,但严酷的政治现实,是她余下任期将一直面对反对派的敌视和对抗。在前几位行政长官中,第二位同反对派中的某主要政治团体私交甚笃,这一点,由此人被卷入司法程序时获某政治团体高层多人到法庭声援可见一斑,那是“真兄弟”;但是,在此人任行政长官期间,某政治团体在重大政治问题上从不徇情,这就是政治。

推迟修例不啻反修例

也许是“马后炮”,回头看,特区政府剔除9项商业罪行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因为,反对者不以此为满足。情形彷彿2003年7月,时任行政长官对关于国家安全的本地立法草案提出修订以争取支持,结果,反对派得陇望蜀,提出更多的修订要求。

我不知道也不揣测有关各方是否低估了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势力。但严酷的政治现实,是一直被认为爱国爱港的一部分商界人士及其政治代表,居然公开加入反对修订《逃犯条例》之列,是仅仅因为自私?抑或更有深意?爱国爱港不分先后,但是,爱国爱港也必须与时俱进。在美国对中国既交往又遏制的年代,能够左右逢源。到了美国全面遏制中国新阶段,不能不做抉择。

有人会说,要求特区政府延长立法会审议时间、不急于完成修订,不等于反对修订。这是政治幼稚的说法。事到如今,推迟修订不啻反对修订,差别在于,反对派是直截了当反对修订,有些人是虚伪地要求延迟而令其夭折。

若干在前些日子支持修订《逃犯条例》的媒体,最近也加入要求推迟修订的大合唱。

这是一场精心组织、规模不可小觑的大合唱。背景是美国调整对华战略、开始全面遏制中国。在香港,公开的“拒中抗共”势力,和伪善的“疑共疑华”分子,继2003年7月联手扼杀《基本法》第二十三条本地立法工作后,又一次联合;同2003年7月不一样的是,16年前是难得一回合作,今后,很可能是不断合作。

行政长官及其管治班子不能不考虑如何管治下去?如果再修订已提交立法会审议的法案,反对者会收手而不发动包围立法会吗?怀疑者会满足而表示支持吗?眼前的教训是英国首相文翠珊不断修订脱欧方案而愈益被动,以及法国总理马克龙面对“黄背心”运动才让步而不能奏效。在香港,16年前第二任行政长官修订《基本法》第二十三条本地立法议案却导致立法失败,更是切肤之痛。

我们当然希望行政长官及其管治班子安然度过眼前反对派制造的麻烦。爱国爱港立法会议员必须敢于承担,全力支持政府完成《逃犯条例》修订。另一方面,对于可能发生的事态变化,必须有充分的准备。

反对修订《逃犯条例》,集中暴露香港社会依然存在着严重的鄙视和敌视国家的势力。视内地法制和司法水平如洪水猛兽,或者一口一声内地法制落后,公然主张香港仅与台湾订立双边引渡安排,那般放肆,那般狂妄,真当国家和13亿内地居民如无物。

修例成中美博弈一部分

假如这一回,修订《逃犯条例》重蹈16年前《基本法》第二十三条本地立法工作之覆辙,那么,香港将失去发展的机遇而从此沉沦。那些头脑发热的媒体工作者在替报纸撰写社论或社评时,应当有几分冷静和清醒。

我相信,中央不会听任反对派肆意阻挠和破坏修订《逃犯条例》,因为事态已演变为重大政治斗争,已成为中美博弈的一部分。

4月30日,本地一家报纸的社评称:“修订《逃犯条例》所触及的,正正是‘一国两制’最深层、最根本的信任和信心问题。”这话表面看没有错,但是,缺乏深入分析。第一,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不是全体港人,而是一部分港人。第二,对“一国两制”的信任和信心是双向的,不是单向的。所谓“双向的”是指,不只是香港居民,而且还有内地居民。所谓“单向的”便是香港社会一部分人长期持有的傲慢心理,自以为“一国两制”只在乎他们怎么看待而不问香港其他居民,更不问内地居民。

国家从提出“一国两制”解决香港问题的第一天起,到根据国家宪法制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一贯认为,“一国两制”不只是香港居民而且是全体中国人民的共同事业。请香港的一些媒体工作者注意:过分贬低内地法制和执法水平,不仅必定激起内地司法人员反感,而且必定引起内地居民不满。难道13亿内地居民是生活在法制残缺、执法不公的环境?国际民调机构调查所得内地居民幸福指数颇高的事实又作何解释?

作者:杨 坚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