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大公时评:“港人港审” 药石乱投

有关《逃犯条例》修订争议,近日有人抛出“港人港审”及分阶段立法建议,意思是先移除《逃犯条例》不适用于“中国其他地方”的地理限制,单一解决陈同佳案;下一阶段再加入“港人港审”制度,即规定移交的逃犯只限非香港居民,包括外国人,至于港人在其他地区如内地犯案,则不作移交,由香港法院审理。建议出来后,得到一些人的支持和响应,认为此举可释除外界疑虑,是“绝桥”云云。

是否“绝桥”?要看建议是否对症下药,是否洞中肯綮。事实是,“港人港审”及分阶段立法的建议,不但没有解决现行制度上的漏洞,反而衍生更大的法律问题、执行问题,更有违“一国两制”精神,恐怕是断错症、落错药。当中主要有三个问题:

一是“港人港审”与“一国两制”相违背。“港人港审”显然参考了中法两国在2007签署的引渡条约,当中提到“如果被请求引渡人具有被请求方国籍,应当拒绝引渡。该人的国籍依引渡请求所针对的犯罪发生时确定。”固然,这种安排在其他国家都有出现,但主要是国与国之间的协定,而不会是“一国”之内的安排,例如美国可以与其他国家签署有关引渡模式,但却不会在联邦份内实行这个“原地审理”的安排。香港是“一国两制”下的特别行政区,在“一国”之内怎可能采取这种国与国之间的“不引渡”模式?这显然与“一国两制”的精神相违。

二是从执行角度,港人犯法在香港审理,但若犯法地在其他地方如内地,如何在毫无疑点下引进所有人证、物证令犯人入罪,已是极大困难,尤其是严重罪行涉及大量搜证工作,涉及大量人证物证,要“隔重山”完成有关搜证、检控及审讯工作,难度可想而知。就如美国亦有实施域外法律,但只局限于税务、娈童、政治制裁等罪行,对于严重罪行如杀人、放火等,美国也不会实行“美人美审”,相反会与其他国家通过移交协定处理。随着香港与内地交往愈来愈深入,各种跨境罪行必定会不断增加,建议“港人港审”将令检控工作更加困难,公义及法治更难得到伸张,难怪有人认为这个建议可以释除疑虑,但释除的恐怕只是犯法者的疑虑。

三是违反司法领域概念。如果香港人在内地犯案,只要他身在香港,就可以在香港法庭以香港法律审理,由于犯法地在内地,这等如将香港的司法管辖延伸到内地,这样重大的改变是否一时三刻就可以处理?中央又是否会接受?建议完全没有相关考虑。而且,如果“港人港审”可行,这样内地人在香港犯案后回到内地,是否同样应由内地法院按内地法律审理?这岂不等同将内地法律延伸到香港?这样必将衍生更大、更多的法律问题,这些问题建议者有考虑过吗?

现时当局提出修订《逃犯条例》,一是为了填补现时香港与内地、台湾、澳门缺乏引渡协议的漏洞;二是处理台湾杀人案中,将疑犯引渡回台湾受审的问题。要处理这些问题,应该聚焦于《逃犯条例》的修订,而不是贸然提出更复杂、更大争议、衍生更多问题的建议如“港人港审”、赋予本地法院“域外法权”等,这些建议都将大幅改变香港的司法制度,而且在操作上不具有可行性。

西方谚语有云:“不破不修”(If it ain't broke, don't fix it.),修订《逃犯条例》不是因为什么政治目的,而是现行法例确实存在漏洞,多年来却一直未有处理,但过去不处理不代表漏洞就是合理,现在正时候堵塞漏洞。各界有意见应聚焦修订条文,而不是以一个更大的争议企图去平息原有的争议。

作者:方靖之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