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反对派”毒招拉布 非法自选“山寨王”

■香港文匯報記者  鄭治祖 撰文/曾慶威 攝影

■香港文汇报记者 郑治祖 撰文/曾庆威 摄影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反对派为继续阻挠《逃犯条例》的修订,无所不用其极,昨日除了拒绝接受有关法案委员会已采纳内务委员会的指引、撤换会议主持一事,竟霸占会议室自行“开流会”,甚至更“选出”被撤换的民主党议员涂谨申为“主席”。不过,立法会日程上此前已除去有关会议、他们的“集会”亦无秘书处协助或参与,更无官员出席。一众建制派议员批评反对派不尊重制度及投票结果,以自己的政治目的凌驾会议正式、合法的集体决定,其所谓“会议”毫无合法性。

审议《逃犯条例》的法案委员会,此前在涂谨申的主持下一再拉布,引发建制派议员联署,要求内会对该法案委员会的行事方式发出指引。内会上周六大比数通过发出指引。法案委员会秘书遂向委员通传有关指引,并征询委员是否采纳。结果60名委员中,36人都支持采纳指引,实时撤换涂谨申,改由地产及建造界议员石礼谦为会议主持。

自导自演“开会”戏码

眼见再无根据阻挠会议,反对派议员昨日索性大闹立法会,早上先“踩上”立法会秘书长陈维安的办公室,要求对方与他们会面。他们并向陈维安发律师信,要求对方“撤回”书面传阅表态的做法,否则就会“要求”他辞职云云。不过,陈维安并无现身与他们会面。

虽然石礼谦任主持后已重新订定会议日期,但23名反对派议员竟赖皮自行“开流会”。不过,立法会日程上此前已除去有关会议、他们的“集会”亦无秘书处协助或参与,更无官员出席,但有关人等仍霸占会议室自导自演“开会”戏码,并继续由涂谨申“主持”。

上两次会议仍在无尽地讨论规程问题藉此拉布的一众反对派议员,昨日“开流会”时突然肯“选举主席”,并“选出”由被撤换的涂谨申任“主席”,并以要求政府“撤回”修例为首个“议案”云云,并宣布下次“开会”时间与石礼谦决定的时间一样,即本周六上午9时。

促禁制藐视制度行为

建制派班长廖长江形容反对派的“会议”只是“议员集会”,没有秘书、没有会议记录,“会议”本身无合法性,所有“结果”亦无合法性。他批评,如果议员一不满意就占据会议室作集会,去“决定”立法会事情,是非常危险的事。

他对反对派不尊重投票结果和制度,感到非常遗憾,并批评反对派攻击秘书处的做法,是非常无理和不道德,呼吁不应将秘书处作为磨心。

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批评,反对派的所谓“会议”完全是不符议事规则的集会,所做的一切决定也没有任何法律效力及地位。她并指出,反对派公然违反议事规则,任意动用议会的资源,应该申请禁制令,禁止这种非法行为。

经民联主席卢伟国批评,反对派“随时开会”,甚至通过一些“决定”的做法,完全藐视制度。他强调,任何正式及合法的会议,都必须依照既定的法律程序,非在无秘书处、无官员及无任何会议记录安排下进行。

他直言,反对派的行为极之野蛮,以政治凌驾一切,刻意阻挠草案的审议工作。

一己之私凌驾委会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陈恒镔形容,反对派完全是“夺权”,批评涂谨申等人拒绝接受现实,更越权、滥权。他怒斥反对派为了自私的政治目的,竟然公然向中立的秘书处施压,行为可耻。他又重提当年民主党刘慧卿称“任何事情都不能批评中立的秘书处”,指今日的反对派自打嘴巴。

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郭伟强指,在如何处理法案委员会的会议上,已经有了清晰决定,但反对派自行举办“私人派对”,在没有秘书处、政府官员等在场情况下,却强行声称“会议继续”,以个人一己之私凌驾委员会以至内会的集体决定,做法毫无道理。

立法会建筑、测量、都市规划及园境界议员谢伟铨亦指,一个正式的会议,必须按照既定的立法程序,并非自己声称合法就合法,然后为所欲为,强迫他人接受。

为何无法律效力?

立法会日志上并无有关会议的日程,该“会议”无经过正式安排

主持法案委员会选举工作的石礼谦已定下开会日期,并通知各委员

昨日并无立法会秘书处职员、政府官员出席,大部分议员亦不认可

有关“会议”并无任何官方记录

涂谨申无任何权力再去召开该法案委员会的会议

有关做法违反内会指引,也违反法案委员会采纳指引的集体决定

石礼谦已撤周一会议 周六选主席

■李慧琼強調,法案委員會秘書要求委員書面表態是否接納內會指引,做法合理。 香港文匯報記者曾慶威 攝

■李慧琼强调,法案委员会秘书要求委员书面表态是否接纳内会指引,做法合理。 香港文汇报记者曾庆威 摄

民主党议员涂谨申滥用主持选举委员会主席的权力,把持《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委员会的会议,肆意拉布。不过,36名委员近日表示采纳内务委员会对法案委员会的指引,支持改由地产及建造界议员石礼谦主持会议。石礼谦昨日表示,按照议事规则,需要给予3天时间通知委员会议日期,故取消由涂谨申决定、即昨日下午四点半的会议,改为本周六举行第三次会议。

获授权确定开会日期

石礼谦昨日强调,自己不是强行取消会议,而是内会指引要求他在获得赋权后,须提供开会日期,强调有关做法合法、合理,而自己权力有限,只是开会选举委员会主席。

他又说,留意到反对派昨日下午自行聚集,并“选举”主席及副主席。他强调,法案委员会已经接纳内会的指引。根据有关指引,自己获授权决定法案委员会的会议日期、时间及地点,并在会议上主持主席选举,直至选出主席为止。他表示,要至本周六会议上才会选出主席,法案委员会秘书亦已通知委员。

法界:政治骚完全违反民主理念

对于一众反对派议员昨日强占会议室“开流会”去“选山寨王”,多名法律界人士昨日接受香港文汇报记者访问时均指出,这个所谓的“会议”并没有被立法会记录在案,“会议”本身没有合法性,所作出的“决议”亦属无效。他们并批评,反对派的政治骚完全违反民主理念。

曾任立法会议员的行政会议成员、资深大律师汤家骅强调,议会不是对抗性的机构,虽然大家的理念有所不同,但至少要在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程序和基本原则下进行讨论,而且所有立法会的议员都是内会成员,在内会经历了4.5小时的详尽讨论并得出结果后,所有议员都应该服从。

他直言︰“实在看不到大家再这样僵持下去有什么意义,希望反对派议员接受制度上是少数的现实,尊重内会的决议,解决这次的危机。”

嘲讽另起炉灶玩闹剧

全国政协委员、律师黄英豪表示,《议事规则》是立法会自己订立的,对议员有约束力,所以如果《议事规则》中有清晰表述,就要跟《议事规则》;如果没有写清楚,就要由立法会议员按照民主程序自己去决定。

他直言,涂谨申也是法律界人士,如果认为秘书处“违法违规”,请他指出是哪一条违规并提出诉讼,不用“做戏”。他强调,今年是选举年,反对派明显是做政治骚,企图吸引眼球,简直是一场闹剧。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副主席、经民联港岛太古西干事丁煌表示,立法会所有会议的过程内容会逐字记录,一定要有正式的官方记录和存档才是正式会议。昨日下午反对派的所谓“会议”,并没有被立法会秘书处记录在案,只能算是一众反对派议员借地方“倾闲偈”,作出的“决定”和“决议”都是无效的。

对于涂谨申“决定”下次“开会”时间与正式会议“撞期”,丁煌强调,这是反对派集体对法规的正面挑战,直言反对派在立法会“另起炉灶”之风断然不可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