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自选法案委图制法律争拗 反对派无底线拉布难得逞

立法会内会已通过发出指引,在获得法案委员会多数成员同意下,由石礼谦取替涂谨申,主持修订《逃犯条例》法案委员会选举主席的会议;石礼谦亦宣布,将原订昨日下午的会议改在本星期六举行。但反对派议员在毫无法律基础的情况下,昨日下午自行开会,并推举涂谨申、郭荣铿担任所谓的正副主席。反对派不择手段拉布阻碍修订《逃犯条例》,自编自导自演开会闹剧,自选无法律效力的法案委员会主席,企图制造以法律争拗拖垮修例的机会。但是本港法庭表明不会干预立法会运作,反对派的企图根本难以得逞。反对派一再开出破坏议会生态的极坏先例,严重违背民主原则,必会遭到舆论谴责和民意惩罚。

修订《逃犯条例》法案委员会选举主席的工作,本来只需15分钟,因反对派拉布,花了两次会议、共4小时的时间仍未完成。上周六内会特别会议通过发出指引,由石礼谦取替涂谨申主持会议;立法会秘书处以书面决议的方式,获过半数议员赞成接纳内会指引。石礼谦成为合法的主持人,只有他有权主持法案委员会选举主席程序。

事实上,法案委员会必须按照内会指引行事。现任内务委员会主席李慧琼表示,内会与法案委员会是“母会”与“子会”的关系,内会有权对法案委员会作出不同形式的安排。曾任内会主席的刘健仪也认为,根据议事规则,内会可以就各个法案委员会的行事方式和程序提供指引,而法案委员会需要考虑这些指引,至于是否遵从,委员可以透过投票作出决定。曾任内会副主席的行政会议成员、资深大律师汤家骅更指出,法案委员会是由内会成立,内会和法案委员会是“母子关系”:根据宪制秩序和架构,法案委员会应听取内会发出的指引,法案委员会跟从内会指引本身就是政治伦理。反对派对内会指引视若无睹,自行召集法案委员会会议、自行选主席,完全没有合法性和合理性。

反对派抢先开会、选主席,有更大图谋,就是制造法案委员会“双胞胎”的闹剧。反对派不守议事规则,不按照内会指引行事,自认是法案委员会的“真命天子”,然后恶人先告状,反指控建制派按照议事规则、符合程序成立的法案委员会不合法。有分析指,反对派是试图制造法律争拗,然后入禀要求法院澄清哪个才是唯一合法。一旦法院接纳司法覆核申请,漫长的司法程序将燃烧大量时间,令修例失去时机。

可以肯定,反对派的如意算盘难以打响。2014年梁国雄不满时任立法会主席曾钰成“剪布”而提出司法覆核,在高院原讼庭和上诉庭败诉,上诉至终审法院,亦被实时驳回。终院指出,基本法有关赋予立法会议员参与立法会立法程序权利的条文,并不是给予个别议员根据个人意愿任意行使权利干扰会议。更须注意的是,当时梁国雄的律师曾引述以色列的案例,指当地亦曾有由法院干预立法机关的决定,由于香港与以色列同样行使普通法,故认为香港亦应跟从。但终院判词指出,以色列的情况及环境均与香港不同,香港毋须跟从以色列的案例。显而易见,本港法院慎用权力,不会随便干预立法会运作,反对派想借法律程序狙击修订《逃犯条例》,不可能得逞。

此次为阻碍修订《逃犯条例》,反对派一再开出立法会史无前例的先例:法案委员会一“开波”就拉布,导致选不出主席;无法理依据下自开法案委员会会议、自选主席,这些情况都是前所未见。反对派为了自己的“政治任务”,完全无视议会规则,只要能阻碍修例,任何非理性、不合法的手段都毫无顾忌地使用。西方有句名言,“上帝要你灭亡,必先使你疯狂”。为阻碍修订《逃犯条例》,反对派丑态百出、丧失理性,必然激起强烈民愤,为民意所不容。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