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陈少波:莫让反对派操控国际话语权

继陈方安生、郭荣铿等访美之后,李柱铭、李卓人等多名反对派成员近日又窜访加拿大和美国,鼓吹操弄“反修例”。反对派“告洋状”、“唱衰香港”乐此不疲,必然是有其所得。对于他们“告洋状”的策略与部署,须细加分析。

翻查近年反对派多次国际窜访的行程安排可见,会晤反对派并聆听他们“唱衰”的,除了美、英的行政机构外,还有以下几类机构与人员:国会议员,如美国参议员卢比奥,他曾会见黄之锋,以及国会的相关委员会,如美国国会的国会及行政机构中国委员会(CECC)与美中经济及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智库与研究机构,如美国的传统基金会、外交关系协会、乔治城大学沃尔什外交学院等,多为关注外交事务的智库;西方媒体,如《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时代》杂志等;各种非政府组织、人权基金会等,例如美国的国际民主基金会(NED)、人权监察、英国的“香港监察”等,多为政治型NGO,背后有庞大的资金支持。

形成唱衰香港的政治运作链

值得一提的是,反对派相当重视海外华人社区特别是港人社区,或专程拜会当地侨社,或直接在侨社举办活动,一直刻意耕耘。以此次李柱铭等人访美加行程来看,“港加联”负责加拿大的地接,美国方面则会在纽约中华公所设坛。去年公民党梁家杰、杨岳桥访美,也曾专门拜会后者。此外,反对派没有忘记海外的香港留学生社团,时常利用这些团体在美英策应他们的政治诉求。

反对派国际窜访,有“唱衰”、游说、求援三层目标。“唱衰”体现在舆论层面,通过于议会听证会作证,在智库的研讨会发言,接受媒体访问或发表评论,拜会侨社首脑等,分别在国会、智库、媒体和华人社团制造香港自由、民主、人权倒退的舆论假象,造成西方主流社会和海外华人社团对港的负面观感。

游说体现于政策层面,游说对象既包括国会议员,旨在通过他们提出涉港法案,以影响行政部门对港政策,游说也包括智库学者,通过影响他们来调整相关国家的对华、对港政策。陈方安生、郭荣铿等人今年3月访美,游说对象提升至美国国安会。

求援则寻求直接支持,包括金钱资助、技术指导、舆论施压等,求援对象既包括西方国家之行政机构、立法机构,也包括获得西方政府暗中支持的反华NGO,海外华人社区的募款近年也成为其中一项。

反对派近年在求援层面最明显的变化,是他们不惜损害香港利益,例如主动要求美国“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区”,黄之锋之流更一直哀求美国议员加快制订《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仿效《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增加对港的罚则,设立黑名单。

反对阵营在海外舆论场“唱衰”香港,以期引起西方国家议会、智库、媒体、政治NGO的关注,进而游说国会制订新的涉港法案,诱使或迫使行政部门改变对港政策,并最终获取包括“黑金”在内的各种援助,用于在香港从事一系列的反中乱港行动,形成一个完整的政治运作链条。

在国际舆论场的唱衰乃推动香港问题国际化的重要一环。这个舆论场并不限于英文媒体,也包括西方议会和智库两个高端领域。西方特别是美国,从来不乏研究中国问题的智库,专攻两岸问题的国际关系学者也比比皆是,唯独香港问题似乎门前车马稀。

建制派应重视争取国际舆论

笔者涉猎有限,目前只看到前美国在台协会主席、现任布鲁金斯学会东北亚研究中心主任卜睿哲2016年出版过一本香港专著《中国阴影下的香港:与魔兽共存》(Hong Kong in the Shadow of China: Living with the Leviathan),而他的专长是两岸问题。未来,不排除有更多美国智库、学者关注香港问题。

反对派拜访西方智库,不仅影响他们的见解,为他们提供更多素材,更有意广建人脉,因为美国智库多数是旋转门机制,今朝在野,他日入阁。

反对派在海外华人社区发动文宣攻势,瞄准的是移居西方数十年的港人社群。他们人数庞大,经济条件较好,且有大量亲友生活在香港,很多人仍非常关注香港局势。反对派“唱衰”香港,从海外延伸回港,形成叠加影响。海外港人社群,也是反对派重要的募款对象。

对于反对派的海外窜访,建制派不能简单地以“告洋状”相讥之,而应该同样重视国际舆论场的争夺。投书海外英文媒体,游说西方外交智库,对话海外华人社区,都是应有之义。

作者:陈少波 正思香港顾问公司总裁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