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府详解逃例“港人港审”等五建议为何不可行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律政司司长、资深大律师郑若骅及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昨日举行记者会,回应《逃犯条例》修订的细节问题,并针对坊间目前所讲的五项建议,包括“民主派”早前提出的“日落条款”、《2019年侵害人身罪(修订)(域外法律效力)条例草案》、《刑事司法管辖权(修订)条例草案》,以及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陈弘毅、“实政圆桌”立法会议员田北辰提出的“港人港审”等,均不可行。

郑若骅、李家超坦言,《逃犯条例》修订法案委成立一个月,政府一直未有机会去释疑和交流意见,才需要采用记者会这个不理想的方式去回应问题。但如果政府继续做“鸵鸟”,容许第二个、第三个类似台湾杀人案的案件发生,是不应该的。

问:为什么修改《刑事司法管辖权条例》、《侵害人身罪条例》或“日落条款”的建议不可行?

郑若骅:第一,香港是普通法的法域,在刑事司法管辖权方面,是奉行属地原则的,一般只会在全部或者部分罪行行为发生在境内时,才能行使香港的司法管辖权。除了司法管辖权是属地原则之外,在实际操作上,如果去处理域外的案件,在实际执行时,会遇到实际问题,例如取证、提供证据等。

第二,即使去修改相关法例,由于法例是会令在外地发生的行为变成在香港法例下的刑事罪行,有关条文只能用于法例生效后干犯的罪行,而不能处理去年发生在台湾的杀人案。

第三,加一个条例去处理刑罚追溯期,是违反《香港人权法案》第12条的第1款的。第12条第1款写明刑事罪和刑罚是没有追溯力的。

第四,在人权法案里面的第12条第2款是不存在额外情况的。《香港人权法案》的第12条第2款是源于《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ICCPR)的第15条第2款。

根据对ICCPR的权威论述,条款中的“各国公认之一般法律原则为有罪”概念,其实是指根据国际公法里所提到的国际条约法、习惯国际法中所构成的罪。

举例说,在1946年的《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第1条中的危害种族行为,就是国际条约法中规定的刑事犯罪的一例。在习惯国际法中的例子,则包括战争罪、反人类及反和平罪等,所以在处理第12条第2款是不能额外处理谋杀这个案例的。

问:为什么实施“港人港审”不可行?

郑若骅:“港人港审”不可行的原因有三:一是同样面临刑事追溯力的问题,就算定了这个法例,该法例也只能对法例生效后发生的罪行产生效力,不能追溯去年的台湾杀人案。

二是这个建议范围比修改一个或两个法例更广泛。若修改,就要将《逃犯条例》中包含的46类罪行全部转变成为“港人港审”的情况,换言之,这个会将法律和制度,我们香港行之已久的原则带来根本性的改变,所以这个建议不能轻率采纳。

三是在实际操作时,同样会有实际问题,比如取证、检控时期对证据的不同处理以及检控人员需要遵从的规则等。

这个建议主要是为了解决台湾杀人案的问题,但如果不能处理台湾案件,却又要在根本上改变了香港刑事司法权的机制,是需要审慎考虑的。

问:台湾是有死刑的,移交会否有问题?

李家超:《逃犯条例》中很清楚地表示,若要移交,接收方要保证不会判死刑,或如果真的判了死刑,是不执行的。自去年2月台湾杀人案发生后,政府一直希望疑犯能被检控有关凶杀的罪行。

去年3月,警方同事亲身前往台湾,大家都是希望疑犯能够受到法律制裁。但在去年8月,警方的调查经过律政司审议证据后,结果是不足以起诉有关的凶杀罪行。因此,律政司在经过6个月非常繁杂的工作后,才研究出了修订《逃犯条例》方案,而这个方案正是可行有效的,亦避免当局再用鸵鸟政策去处理日后有可能出现的第二单、第三单。

目前,台湾已向香港特区政府提出要求,并已向疑犯发出了通缉书,亦要求特区政府提供司法合作。因此,各方更应该努力让香港有充分的法律基础去推动这件事。

问:人权及程序如何保障?

李家超:现在的《逃犯条例》对人权及程序的保障,包括政治罪行不移交;必须符合两地同属犯罪的原则;死刑不移交;不能移交至第三方;一罪不能两审;可以申请人身保护;有上诉以及司法覆核的权利等。以上规定在建议中全部适用及保留,而在个案移交里面,更加可以附加额外的限制,保障当事人的利益。在处理每一宗个案的时候,当局都会作详细的处理,有全权去处理或者决定不处理的权力。所有移交的要求,会受行政机关和法庭的双重把关,如果任何个案不符合法定要求,是不能够被移交的。

逃犯移交都是要经过法庭审议,最后由法庭决定。甚至到移交前的最后时刻,行政长官也是可以拒绝移交的。至于会不会有人因为出了一本政治书籍,或者因为采访了某个政治问题被移交。如果这个行为发生在香港是不犯法的,那就是不可能被移交的。

问:为什么要修例?

李家超:修例要解决两个问题。第一是2018年初在台湾发生的杀人案;第二是堵塞制度漏洞,这个漏洞包括地理限制,令香港不能处理这些地方犯罪的逃犯,而香港也没有一个有效的方法,与未签订协议的地方,移交逃犯。政府的建议是经过审慎的研究,去确保犯了严重罪行的人,不可以利用漏洞,逃避法律责任,保障市民和社会的安全。

政府的建议是适用于任何司法管辖区的,不是针对某单一司法管辖区,更不是为内地而设;更重要的是,草案所针对的人,都是犯了严重罪行的罪犯,不是守法的市民。条例草案通过之后,香港可以以同一个标准与未签订长期协定的任何一个司法管辖区以个案形式,有效处理重大的罪案。香港现在仅与20个司法管辖区签订了长期协定,未签订的有百余个国家。建议里面的个案移交方式,只是一个补充措施,一旦签订长期协定,个案方式的移交不再适用。修例建议绝不会影响现已签订的长期协定安排。

问:《逃犯条例》修改的方向是什么?

郑若骅:《逃犯条例》的修改方向有三:第一是启动的程序方面,之前是立法会审议的方式,现在建议转成行政长官的证明书;第二是将46项的罪类及一年的刑期,变成37项的罪类以及3年的刑期;第三是将《逃犯条例》的适用范围变成全球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