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谁最先吹响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号角?

关於《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的事宜,政府及建制和反对阵营之间攻防进退,可谓越演越烈。但本文却想另闢蹊径提出一个问题:是谁最先吹响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号角?是本地反对阵营吗?当然不是!

那到底是谁?且听细细道来——

今年2月15日,特区政府保安局第一次向立法会提交修订《逃犯条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同时即日向传媒发放相关消息,但当时并没有引起反对阵营很大的关注。一方面可能因为《逃犯条例》修订的缘起事件,也就是港人陈同佳涉嫌在台湾谋杀香港女友的情节过於残忍,修例以便引渡陈去台湾受审普遍得到市民的支持理解,故此反对阵营也不敢逆民意而行;另一方面,在两天之后的2月17日,由主张所谓“本土优先”的“新民主同盟”、激进本土派“人民力量”发起、包括多个团体参与的一场规模不算大的遊行,打出了一个已经有十几年未见的口号:要求特区政府取消每日150个内地居民持单程证移民香港的配额,从长远计特区政府取回对单程证的审批权,理由是新移民导致公立医院迫爆之类。在此之前及遊行之后,反对派媒体也日日在炒作这个所谓的“单程配额”议题,可见反对阵营当时的政治炒作焦点,并不是放在《逃犯条例》的修订事宜上,直至到大半个月后的3月7日!

3月7日,香港美国商会透过一份反对派报章和一份本地英文报纸,高调宣称曾经在3月4日向特区政府保安局发出措辞强硬的“意见书”,反对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理由是“内地刑事程序存在严重缺陷,包括缺乏独立司法,任意拘留,缺乏公平审讯,限制接触代表律师和恶劣的监狱条件,可以任意将与外资的商业纠纷变成刑事化处理”云云,提醒特区政府不要修订该法例。

美商会发声反对派即转軚

美国商会向特区政府提交意见书,这本来只是稀鬆平常的事情。正如每年在特首发表新一份施政报告前,美国商会都会例行提交一份关乎美商营商利益的意见书,没有什麼政治化措辞与炒作。但这一次则完全不同,一是涉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是涉及如何与没有引渡安排的台湾地区和内地进行逃犯引渡的法律,本身无涉营商环境,但美国商会却破天荒地高调提出反对,几乎可以说是本地社会第一个公开表示反对的团体。二是美国商会这次意见书也有别於以往常规做法,以往是没有刻意通知媒体,而是直接呈交特区政府,但这一次却是把意见书直接向反对派媒体爆料,以其激起社会效应。三是不止措辞强硬,而且直接针对内地司法制度。这种几乎从未有过的“商会忽然政治化”现象值得关注,难免让人怀疑,这背后有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在统一协调的可能性。

之所以提到可能有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在统一协调,并非空穴来风,而是有迹可寻:

自2016年8月起,美国驻香港及澳门总领事由原本的夏千福,更换为唐伟康之后,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比以往低调多了。在夏千福任职的时期(2013年7月30日至2016年7月30日),正正是香港社会经历非法“佔中”、旺角暴乱、行政长官普选方案被否决和立法会2016年换届选举等回归以来最激烈政治事件的时期。夏千福个人的职业背景(曾任职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和海军作战部等)、高调深入香港社区和与反对派人员接触,已是在香港人所共知的了,故此从来不能排除他以及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在上述政治激进行动中曾经扮演过重要角色。

自从新的总领事唐伟康到来之后,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变得非常低调,而唐本人长期在美国国务院从事经贸谈判的职业背景,也让人认为他主要是负责经贸问题,而少有像前任那样高调介入政治。即使全国人大常委会就立法会宣誓事件进行释法之时,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方面也没有表现出以往的高调。因此,至少有一年半(2016下半年和2017全年)时间,香港社会几乎习惯了美国驻港方面的低调。

但是,从2018年1月9日开始,唐伟康不再对政治事务低调,反而高调评论包括内地事务在内的政治事务。是日,他接受香港无綫电视新闻部採访,宣称所谓的内地严格管制互联网,会影响香港的互联网自由云云。同时声称,他与内地官员接触发现,内地官员更多强调“一国”而少提“两制”,令他担心会损及高度自治之类。这是唐第一次高调评价政治事务。

如果从时间上看,唐高调评论香港乃至内地政治事务,刚好与美国準备对中国挑起关税贸易战的时间相脗合。贸易战不仅仅是贸易方面的争端,唐作为长期担任国务院经贸事务的官员,肯定嗅到了美国方面对华态度转向强硬的重大变化。

2018年11月14日,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向美国国会呈交年度报告,对中央依法管治香港及特区事务,採取了诸多干涉和不当的评论,更提出三项明确的建议:

唐高调介入香港内部事务

国会指示美国商务部及其他相关政府部门準备公开文件,检视及评估美国的军民两用技术出口管制政策中,把香港与中国内地视为两个不同关税区的做法是否合适。

国会组织与英国、欧盟、台湾的议会人士接触,就中国是否恪守《基本法》进行两年一度的检讨,特别是对法治、言论自由、集会及新闻自由的关注,并在每次检讨后发表报告。

国会议员应就中国恪守“一国两制”,以及中国有关高度自治的承诺表达关注,“并就香港的法治及言论自由继续表达支持”虽然上述只是建议,尚未变成真正的、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但无疑这就为港美关係的未来作政治化调整指明了方向,亦变相变成指导美国驻港外交人员的工作方向。

2019年2月26日,唐伟康再次接受香港无綫电视新闻部的访问,而且这一次是新闻清谈节目,有更充足的时间。他在节目中表示:香港去年发生的多宗政治事件,显示高度自治被削弱,政治上限制越来越多。更令美国担忧的是,未来这可能进一步威胁营商环境。过去数年有种趋势,尤其在2018年,侧重了“一国”,令“两制”未能发挥最大益处。北京对香港施加的压力,会衝击香港政治生态,收窄政治空间。连节目主持人也觉得一向言论谨慎的唐伟康这次发表了很明确的谈话信息。在唐伟康被问及该委员会的下一份报告时,唐更语带威胁:“下一份报告将对香港的评论会更加严厉!”

这一位驻港澳总领事,从低调走向高调,从主力经贸事务到评论政治事务,这种转变与美国对华採取强硬态度的时间是高度脗合的。而目前《逃犯条例》的修订事宜,明显就是美国进一步介入香港政治的一个突破口。当3月7日媒体公布了美国商会那份“意见书”之后,本地反对阵营的政治炒作焦点迅速随之而扭转,变成集中火力全面“妖魔化”《逃犯条例》的修订,同时国际英文媒体也随之大幅报道附和。

5月4日,在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纪念日这个别具意义的日子裏,唐伟康总领事接受英文电台节目访问,在此对《逃犯条例》表示反对。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谁才是挑起这次修例的政治爱恨情仇的主角?一目了然!

来源:大公网 作者:邓 飞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