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涂谨申伪造文件涉违法

反对派为了扳倒《逃犯条例》的修订,可谓扭尽六壬。他们先是发动“拉布”,阻拦立法会《逃犯(修订)条例草案》法案委员会选出正、副主席;之后又不理内务委员会的“指引”,无视法案委员会的书面投票结果,在本周一擅自闯入议事堂,召开非法会议,并把涂谨申封为“法案委员会主席”。

及后,涂谨申竟然冒充“法案委员会主席”,并向其他法案委员会委员发出电邮,讹称“第四次法案委员会会议”将在本周六上午8时30分举行,比真正的第三次法案委员会会议时间早半小时。很明显,涂谨申这样做的动机,是要赶在真正的会议时间之前闯进议事堂,霸佔主席台的位置,藉此破坏真正的法案委员会会议进行,从而拖慢条例的审议速度。

更离谱的地方,是涂谨申所发的文件,其格式、内容、措辞等,除了跟立法会秘书处的官方文件一样外,他更虚构了立法会档案编号。显然,涂谨申已是涉嫌触犯《刑事罪行条例》第71条:“任何人制造虚假文书,意图由其本人或他人藉使用该文书而诱使另一人接受该文书为真文书,并因接受该文书为真文书而作出或不作某些作为,以致对该另一人或其他人不利,则该名首述的人即犯伪造的罪行,一经循公诉程序定罪,可处监禁14年”。

问题是,涂谨申为何铤而走险,也要拖慢《逃犯条例》的修订呢?因为反对派要为台湾杀人案的疑犯,制造逃亡的机会。众所周知,特区政府修订法例的其中一个原因,是港人陈同佳涉嫌在台湾勒死其女友后潜逃返港,并遭到台北当局通缉。在现行法例下,特区政府不能跟台北当局签署任何逃犯移交协议,只能以处理赃物的洗黑钱罪起诉陈同佳。换言之,能够把陈同佳押至台湾受审的方法,便只有修例。

然而,要成功让陈同佳接受法律制裁,便须赶在10月前完成修订,因为陈同佳现时虽被判四项洗黑钱罪罪成而入狱29个月,但是他自去年3月被控之后,至今已被还押一年多,若他在囚期间行为良好,便可获扣减1/3刑期,最快便能在本年10月出狱。届时,他便跟其他普通市民一样,可以自由进出香港。是故,特区政府若未能赶在他出狱前完成修例,将陈同佳押至台湾受审,他便有机会逃离香港。

正因如此,反对派才要想尽方法,使《逃犯条例》未能赶在10月前完成修订。他们的如意算盘是:立法会2018-2019年度的会期结束,将在7月11日结束,条例若未能在此完成修订,便须留待在10月立法会复会之后,才能继续审议。只要等到陈同佳出狱,反对派便极有可能协助对方逃离香港,之后他们便能对外声称,修订《逃犯条例》已处理不了台湾杀人案,从而质疑政府修例的必要性和迫切性。

可是我们必须明白,即使反对派阴谋得逞,陈同佳真是出狱后逃离香港,也不代表毋须修例,因为这单案件所显露出的法律漏洞,并不会因此而消失。将来若再出现同类案件,或者在澳门和内地出现其他的刑事案件,我们也有可能因现行法例的限制,致使逃犯能够逍遥法外。由此可见,反对派现时阻挠法例修订,根本不是真正保护港人的权益,只是包庇罪犯而已。

来源:大公网 作者:文兆基 时事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