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疫苗陷阱|心虚!疫苗中心拒接新客避扫场

图:今年五‧一黄金周期间,大量内地旅客蜂拥到疫苗中心接种九价HPV疫苗

《大公报》连日报道后,本港水货子宫颈癌(HPV)疫苗歪风忽然有所收敛!本报接获消息,指一间早前被揭发有“水货针”的疫苗中心,近日向接种疫苗客人广发通告,以市场疫苗供应短缺为由,声称停止接受新客接种九价HPV疫苗;另有疫苗中心更偷偷将水货疫苗转回用正货疫苗,面对客人查询时,不但异常殷勤,态度更180度转变,欢迎客人将疫苗拍照存档。有立法会议员表示,将加紧约见卫生署,促请署方尽快执法。

《大公报》四月底揭发有医务中心为内地客接种声称来自德国的水货HPV疫苗,报道一石激起千重浪,之后再揭发有多间疫苗中心的疫苗包装胶盒上,均没有印上美国默沙东药厂MSD字样的标记。其中在九龙区一家专替内地客打HPV疫苗诊所门外弃置的垃圾袋内,更有大量同类疫苗胶盒。有网民力证“那一整袋没有MSD字样的包装膜,就是在那家XXXX疫苗中心门口垃圾袋里发现的。”亦有内地网民曾怀疑同一疫苗中心接种过“水货针”而报警。

疑“避风头”转回用正货

而在5月7日,该家怀疑为客人接种水货针的疫苗中心,疑惧执法人员“扫场”及接种客人举报,闻风变阵,率先向接种疫苗客人广发通告,并以市场疫苗供应短缺为由,宣布停止接受新客接种九价HPV疫苗,直至另行通知为止。有曾接种疫苗的客人获悉后,更留言讽刺道:“是水货打完了,没有真货可以注射,所以才不接种了吧?”

另有疫苗中心选择暂不接种九价HPV疫苗以“避风头”,亦有疫苗中心将水货疫苗转回用正货香港注册疫苗,图挽客源。有内地网民指出,过往在油尖旺区该家疫苗中心接种疫苗时,包装与港版疫苗正货明显不符,稍有询问便遭喝斥,更喝止拿出手机。整个接种过程只有不足30秒,其后职员便会开口“赶客”。

然而,网民近日再往该中心接种第三剂时,职员态度竟180度大改变,不但友善亲切,面对查询更仔细解答。在接种前更主动拿出针盒及针剂让其细看,并嘱其可以拿出手机拍照存档作纪录。“包装明显跟之前不一样,现在他为我接种的,就是药厂指出的正货包装,当然十分得意,也不怕我们光明正大拍照了。”

蒋丽芸批卫生署无任何作为

立法会议员蒋丽芸在早前访问中透露,近日将会加紧步伐与卫生署开会,质问水货疫苗事件调查进度,“有私家诊所向我透露,佢哋诊所拥有嘅九价HPV疫苗数量都唔多,点解嗰啲疫苗中心可以源源不绝无限量供应到疫苗,署方唔觉得奇怪嘅咩?但由报道开始到依家,署方都无任何作为,我系嗰啲不法疫苗中心,都早早将疫苗收埋避风头啦,咁仲点会搜查到?”

穗妇打针有后遗症 医药费逾20万

图:广州苦主在香港一家诊所注射的HPV疫苗盒子 受访者供图

水货九价子宫颈癌(HPV)疫苗流入香港,有内地苦主Y女士在看到报道后联系大公报记者,透露她去年六月在香港一家诊所注射HPV疫苗后,当晚即出现手脚麻木乏力症状,症状一天天加重,先后两次紧急住院治疗,到十月份她相继与涉事诊所、药厂等沟通,对方都不承认是疫苗引起的,拒绝赔偿。

内地苦主Y女士透露,她是在微信上联系疫苗中介,于去年六月在尖沙咀一家诊所接种了HPV疫苗第一针。Y女士回忆说,接种时未见到医生在场和接种者沟通,给她注射的疫苗已有标签,遮挡了原本应有“处方药物”以及香港注册号的位置;护士亦不让她带走疫苗的盒子。

“HPV疫苗接种当晚,我就开始出现手脚麻木乏力症状,次日联系上中介和医生,均回覆这是疫苗后的正常反应,要观察一周左右。”Y女士说,“但随后症状一天天加重,出现手脚麻木、肌力下降、痛觉减退等,伴随心慌、胸闷等症状。”她在内地求诊了几家三甲医院,医生均分析为注射HPV疫苗后引起的吉巴氏综合症(GBS),治疗及相关花费超过20万元人民币。

诊所药厂拒接受投诉

“我在去年10月初去找涉事诊所和药厂。药厂拒绝接受投诉,只能与药厂委讬律师沟通。”Y女士透露:“涉事诊所疫苗负责医生原本也承认我的症状是HPV疫苗注射引起的GBS,说要和药厂及诊所其他合伙医生商量过一天再答覆;但一天后的态度截然相反,和药厂一样拒绝联系、见面与赔偿。”

“水货疫苗”话题已2.4亿浏览

《大公报》由4月29日报道水货疫苗事件至今,引起广泛关注,“香港诊所给内地客人打‘水货疫苗’”话题,阅读量超2.4亿次,本港多间媒体,以及内地众多传媒如凤凰卫视、《环球时报》、《新京报》等纷纷跟进报道。

不少媒体更转载《大公报》独家调查报道制作警示内容,网友好评如潮,称令其加倍关注注射的疫苗来源,纷纷呼吁香港有关部门、香港卫生署要严查这样的“水货针”诊所,并调查“水货疫苗”的来路。

有内地苦主向香港海关、卫生署投诉,长达一年时间被当“人球”,一是获覆“不归他们管”,一是获覆“证据不足”,至今杳无音信。“现在我们已经不奢求打的是不是正货了,只求打的东西对我们身体没有副作用,只求卫生署,海关能够加强监管,疫苗不是手机,无论是哪个国家的货,不是通过正规渠道运输,断了冷链就是无效的。”苦主无奈的说。

来源:大公报 作者:刘心 方俊明 凯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