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香港有关逃犯移交的若干反建议的问题

5月7日,香港特区政府举行记者会,解答了立法会议员和社会人士对《逃犯条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修订的反建议,认为皆不可行,并说明理由,这是好事。但另一方面,对修订本身的问题,政府并没有举行类似的记者会,由官员作出解释和说明,让大家都知道政府为什么这样做,这是美中不足之处。如果两者都兼顾到,才算是善治。

有关的反建议的确是不可行的,但不等于将国际间的逃犯引渡的原则套用在两岸四地就是可行的。特别是现在美国、欧盟等一些国家道听途说,提出质疑,尤其需要澄清。现在先说反建议的不可行之处。

一、关于"港人港审"问题

陈弘毅教授提出"港人港审"的主张,想把港人在香港以外的犯罪也管起来,曾钰成前主席认为是"绝世好桥",恐属夸张。大概四百年前,荷兰的国际法学家格劳秀斯在《战争与和平法》的国际法名著中曾经提出过。格先生的主张是,每一个国家对于曾在国外犯罪而现在该国领土内的人都有处罚或交给追诉的国家的义务。请注意"在该国领土内"这几个字作为前提条件,如果该罪犯不在该国,该国如何去审。如果犯罪地国也有管辖权,就会有管辖权冲突,格先生还是不排除"交给追诉国",不知"港人港审"有什么理由不交出来?

联合国有一个国际法委员会为此工作了若干年,来落实格先生"或引渡或起诉"的主张,但现在还未能成为一个国际公约,也许未来是可能的。格先生四百年前的主张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有益于人类文明,但现在还做不到,可见有相当的难度。

郑若骅司长在记者会上说明,普通法是以犯罪地作为管辖原则的,当然也有例外。这个例外的事项很多,笔者没有进行统计,但有数十项例外是有法可依的。杨岳桥议员找到了一件事例,就说郑司长搞错,似过于急躁。即使有数百项例外,还是不能推翻属地管辖的原则。即使大陆法系,也是以属地管辖为主的。其中原因很多,多读书,多从常理思考,就自然明白。

二、关于溯及力的问题

香港法律没有禁止管辖陈同佳案的条文,但也没有明确依据来行使管辖权,要结合其它因素来考虑。如陈同佳在出发去台湾前在香港已有策划杀人的故意,则香港有管辖权,《人身伤害罪条例》有规定。但陈同佳在香港审理的洗钱案中已招供一时起意,果如此,就排除了谋杀,而是误杀。这样犯罪行为地管辖权就很强,台湾要求香港移交,原因在此。如香港要管辖,而修订《刑事管辖权条例》的管辖范围,就有可能发生溯及力的问题,香港《逃犯条例》是允许移交这种犯罪的,不必修订,就不发生溯及力的问题。但《逃犯条例》有不涉及犯罪本身的漏洞,需要修订,也就不发生溯及力的问题,但不修订就无法引渡或移交。

有现成的《逃犯条例》可以修订,不去修订,而要修订普通法的管辖原则,这是儿童病看老人科,让人不明就里。引渡或移交逃犯本来就是滞后的,这与《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禁止制定有溯及力的刑法,这是风牛马不相及。目前香港也没有掌握陈同佳在香港已有预谋杀人的故意,与台湾争论管辖权问题是没有太大的意义的。为了让死者安息、家人释怀,香港还是尽早修订可以移交为好。

三、关于修订要有落日条款

所谓落日条款,就是《逃犯条例》修订后,香港移交陈同佳完毕,就把修订的条文作废。如果有第二个、第三个陈同佳案时,再提出。不知世界上有没有这样要永远保留有漏洞的条例的政府和议会,大概是没有的。世界上恐也没有这样的政府和议会,只让补正的规定昙花一现。香港的纳税人似也不会让政府和议会如此无聊,作重复性毫无意义的工作。好比一个清道夫,以落日条款为圭臬,白天扫垃圾,晚上把垃圾放回原位,第二个白天再扫、再放,如此循环往复。香港不需要这种清道夫。

四、关于保障被告人的诉讼权利问题

这指的是《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保障被告人诉讼去哪里的规定。根据香港基本法第39条的规定,该公约是适用于香港的。但香港根据基本法第96条的规定,与20个国家签订的移交逃犯协定,也不都是该公约的缔约国。郑若骅司长就说了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不是,美国虽是缔约国,但几乎对该公约的所有条款都作了保留,包括前面提到的第14条。中国已经加入了该公约,但还未批准,是否会有部分保留,目前并不知道。

但可以肯定地说,国家是根据中国的国情实施的,这也是该公约允许的。国家也希望两岸四地也必将会保障被告人的权利的。这只是时间问题。香港作为被请求移交地区,可以关注请求移交地区的审理情况。两岸四地加强交流,相互了解,必有助益。

最后附带要谈到两个问题,一是漏洞问题;二是区际逃犯移交是否要遵守国际逃犯引渡的原则。不管现行条例是否将对外和对内的安排融为一炉,对中央政府辖下的地方地域的限制,都是抵触基本法第95条的。两岸四地的逃犯移交按照国际模式,也不符合基本法分为第95条和第96条的安排,美国州际之间、欧盟国家之间和英联邦国家之间也都不完全按照国际模式,香港为何要按照国际模式呢?如香港对台湾按照国际模式来做,"台独"分子不说自己是国家才怪,香港务必三思。

来源:文汇报 作者:宋小庄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 深圳大学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