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教育茶餐厅\绝不容忍“军阀议员”乱政

华人社会不论是家长或学校老师,都会不约而同地向孩子说出一个简单的道理,那就是“平生不作亏心事,夜半敲门也不惊”,这句说话言简意赅,教育意义却大。白天没有做出见不得光的坏事,夜阑人静,心境豁然,当会感受那份安心的、难以言喻的寂寂之美,更不会有什么可以惧怕。当然,做了亏心事,瞒得别人,也骗不了自己,那又作别论的了!

对不熟悉法律的广大香港市民而言,社会安全必须有赖健全的法例加以保护,特别对那些大奸大恶、又懂得钻法律空子的人,更必须透过严正的法律条例使之无机可乘!但港英管治香港一百五十多年,因不少国家或地区与香港并未有互认的逃犯引渡协议,因而让逃犯有机会避罪香港、逃过法网,香港则潜藏着一个又一个的危机而不自知。如此状况拖拉超过一个半世纪,即使回归近二十二年,也未曾改变。

从教育角度看,要完善香港法治,修订《逃犯条例》是必须的,否则香港难言有健全的法律制度,更难言有公义。教育同工向学生述说“约法三章”:杀人者死,伤人及盗窃者抵罪的真实历史故事,将显得软弱无力,法治的价值教育难以伸张!

近几年香港有一些所谓“学者”打着法律旗帜反法律,提出“违法达义”的目无法纪口号,造成香港的秩序错乱一时。煽动违法者早前终於被定罪判刑,然而,背后支持煽动违法行为的反对派立法会议员却未有所收敛,更试图重整旗鼓,藉着特区政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的机会,再次以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先勾联外国势力干预特区内部事务,出言恫吓香港市民,再发动遊行示威,继而在立法会议事堂上,阻挠《逃犯(修订)条例草案》法案委员会选举正副主席;当被撤下法委会主持人身份后,反对派自行召开所谓“会议”,让阻挠主席产生、犹如“军阀”般的最资深议员,割据会议厅、自封“主席”,再一次严重干扰法治。

笔者相信,广大香港市民对立法会议员的期望,就是审议法例时先理性辩论,再表决是否通过,不容儿戏,这也是立法会议员领取纳税人付出的公帑,必须要负起的职责。但反对派屡屡声大夹恶,事事横行霸道,破坏立法的所作所为,最终必遭选民唾弃!

来源:大公网 作者:何汉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