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妍之有理\一条鳝的痛楚

来到东北大连的莊河市,适逢趁墟日,当然要凑兴赶市集。坐在路边摊喝羊杂汤的时候,看到一个吓坏香港人的画面,就是一张悲壮的枱布。

那枱上放的,是只现宰的羊,已卖剩一条腿了,而那块铺在枱上宰羊的“布”,却是一幅血淋淋的羊皮。世上有什么景况悲壮得过在自己的皮上剁肉?

入乡随俗,那碗鲜宰羊汤确是美味,在资源短缺的穷乡,我们不能拿香港那套标准去衡量别人,更何况,我们那套,老老实实,真有点走火入魔。

最近立法会那个住在云上的公民党离地议员谭文豪又有新猷,他说收到一位鱼贩求助,指活鱼屠宰很残忍,尤其屠宰活鳝时需要以尖锥插进活鳝头部,固定鱼身㓥鱼,感觉特别难受,故要求渔护署与《动物福利法》谘询小组研究,如何规範鱼贩人道地屠宰活鱼,其中一个建议,是把鱼电晕才落刀,减少活鱼承受痛楚的时间。

人道与屠宰,本来就是背道而驰的概念,这谭文豪主张人道地屠宰,这建议已属於精神分裂级数,难得渔护署肯陪他癫,竟提出先电击后宰杀的㓥鱼方法,去回应那一个鱼贩的感觉,忽然不解,民主到底是什么?重视一个人的感受、无视千千万人的意见,这是民主?

有鱼贩一语道破:“鱼档咁多水你嚟玩电?电死了卖鱼佬又算什么样的人道?”

网民的回应就更精彩贴地了:

“植物都有生命,批瓜切菜之前,是否应该打返场斋?”

“其实最残忍是吃白灼虾,下次把虾落镬前,应该谘询吓只虾,想打麻醉针还是吃止痛药?仲有,以后唔好畀我见到谭文豪食白灼虾!”

港九海鲜联合总会主席指出,生㓥活鱼只是观感问题,牛、鸡、猪全都是一刀放血,不过宰杀过程是在屠场进行,客人看不到,就说㓥活鱼残忍,那是不公道的。

好多人说香港人善良,我倒觉得,香港人那种其实是假善良。同一个口,吃的是荤,谈的是素,老实说,吃着肉责难屠宰者,我看不出当中恻隐。

来源:大公网 作者:屈颖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