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调查报道 | 无业废青搞“港独”食软饭

齐齐煲烟周街揽锡/大公报记者 海芯葆(文) 调查组(图) 李斯达(资料)

图:4月26日下午,锺翰林带着身穿校服的女友在金鱼街,烟瘾一起,马上在街上煲烟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学生动源”召集人、“独青”锺翰林一直无心向学,中学文凭试结束后,他乘机“攞正牌”做废青,不是与“独”友花天酒地,就是四围沟女。《大公报》发现,锺翰林与中学生女友不时外出鬼混,周街亲热,齐齐“煲烟”,行为令人侧目。有知情人士透露,锺翰林的现女友出身于小康之家,锺搞“港独”不过是为了食软饭!

上月25日,宣扬“港独”的“本土新闻”举行五周年晚会,锺翰林与其他“独”友,包括“香港民族阵线”发言人梁颂恒、“学生独立联盟”陈家驹、吕俊贤及纵火狂徒杨逸朗等也有出席。刚满18岁的锺翰林,当晚又烟又酒,饮到面红耳赤,与“港独”区议员陈国强摸酒杯咬耳仔。

翌日,饮至醉醺醺的锺翰林睡至黄朝白晏,下午才施施然离开元朗新住所,到太子会合一个身穿校服的女学生。他们又在太子与旺角多个商场闲逛,其间行为亲昵,在街上四唇相交,浑然忘掉了身旁的路人。两人鬼混约三小时后,锺才送女友返回大围村屋。

示威区假声援真鬼混

锺翰林与女友三不五时就外出风流快活,例如到“扫街天堂”的葵涌广场、大围站闲逛,但他们最喜爱的活动就是一同“煲烟”,不论是逛街还是避雨,总是烟不离手,而锺翰林更是一支接一支,看来烟瘾很大。然而,锺翰林接送女友回家总是鬼鬼祟祟,即使同坐小巴,落车后就如陌路人一样,不会将女友送回家门前。

近日“港独”分子眼见反对派炒作《逃犯(修订)条例》,“学生独立联盟”陈家驹乘机抽水,号召锺翰林等人到立法会示威区附近声援。

5月10日,“民阵”在立法会大楼外举行反修逃犯例集会,锺翰林走到一班高举“港独”旗的人群当中,大多数时间他都是低头自顾自玩电话。翌日上午,反对派议员暴力冲击立法会,会场外的示威区亦冲突不断;但沟女至上的锺翰林,施施然与女友一起在示威区另一端繑手聊天,两人在下午更手拖手步行至金钟地铁站。

女友生于小康之家

据知情人士透露,锺翰林的何姓女友仅15岁,出生于小康之家,现时就读于沙田一所直资的Band 1中学,家中有佣人侍候。虽然现时主要以港铁代步,但锺女友的母亲间中也会以座驾接载。“Tony(锺翰林洋名)梗系识食啦!佢搞‘港独’都系为咗沟女、食软饭啫!”

知情人士又称,锺翰林与女友不是就读同一所中学,但透过“学生动源”,锺翰林就可以结识不同中学的学生,女友就是“学动”成员之一,她积极转载学生动源的帖子,如呼吁朋友参加今年二月在港大举行的纪念旺角暴动的集会。锺翰林靠搞“港独”沟女,以致未成年少女亦误入歧途。

父破产 全家住铁皮屋

出生于普通家庭的锺翰林,终日无所事事,考毕文凭试后更是游手好闲,不是沟女就是搞“港独”,不事生产,成为家里的蛀米大虫。大公报发现,锺翰林已由私楼搬至同区的铁皮屋。知情人士透露,锺的父亲更曾经破产。而家境普通的锺翰林居然可以在半年内多次往返台湾,令人质疑资金何来。

大公报发现,锺翰林的新窦位于元朗的铁皮屋,约二百呎,石屎墙高约半米,墙以上包括屋顶均用铁皮装成,屋内有厨房和洗手间,门外放着少许杂物。

据街坊表示,锺租住的铁皮屋早前成功租出,租金估计约四千至五千,有独立水电,屋主一般只会租予友人;另一街坊表示一般三百呎的铁皮屋租金为五千多元。

知情人士称,锺翰林父亲锺某翔曾经在2007年申请破产,今年四月初举家从私楼搬至铁皮屋。虽然锺的父母不谙政治,但他们并不支持锺翰林搞“港独”。

眼见家道中落,锺翰林还沉沦于“港独”及沟女,可谓相当“生性”!难怪锺父的背影是如此沉重。

与“癫狗”骂战 为新“独”党宣传

一事无成的锺翰林,近日联同一班“独”青与“癫狗”黄毓民展开激烈骂战,黄毓民以老大哥的口脗,斥责锺翰林等不学无术搞“港独”,“你仲要扮大哥,扮名门正派,扮X晒自己好X巴闭。边有运行呢?”锺翰林趟这滩浑水,无非是为他即将公布的“创制独立党”制造声势。

被斥“扮大哥”

《大公报》早前踢爆,锺翰林有意在四月宣布成立新“港独”组织“香港独立前线”。不过,他眼见计划曝光,于是急急改名为“创制独立党”。锺翰林4月26日在Facebook贴出新组织的标志,5月7日更公布“创制独立,民族自强”的标语。“创制独立党”的Facebook专页在5月4日创立,暂没有任何内容。

为了要炒热这个新的“港独”组织,抢占话语权,锺翰林早于4月16日出席杨逸朗主持的网台节目时,就与杨大谈“独派”要组织“军队”,誓要进行“武装革命”。言论引起网台创办人黄毓民极度不满,批评锺翰林“扮大哥”。锺翰林则反击称,不会再出席该台节目。黄毓民的支持者仇思达之后亦加入骂战,狠批锺翰林。

杨逸朗的网台节目一直以直播形式播放,但在4月23日,他被告知以后节目要转为录播,加上又有人物限制,包括不能邀请卢斯达、锺翰林、何俊谦等人出现,杨逸朗大感不满,决定中止当日的录播,另觅地方进行直播。之后,多个“独”人,包括杨逸朗、周竪峰、无妄斋决定不会踏足“癫狗”的网台。“癫狗”、仇思达派系,与“港独”派正式决裂,锺翰林亦趁机宣传,称新组织即将公布,成功“抽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