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大公时评:立即刑事检控“范区朱”三人

立法会本是维护法治之地,如今却成了法治遭到践踏之所!反对派三名议员范国威、区诺轩、朱凯廸,上周六为求阻止石礼谦议员主持会议,不惜采用极端的暴力手段,更直接导致三名建制派议员受伤。不论是从《立法会(权力及特权)条例》,还是从《侵害人身罪条例》,都应当对范区朱三人提出刑事检控。如果无视严重的暴力罪行,姑息纵容,日后难保不会出现血溅立法会的恶劣场面。

第一,从法理上而言,反对派暴力阻挠其他议员进入会议室,其行动本身,不论造成何种后果,已涉嫌触犯《立法会(权力及特权)条例》第19(a)条:“任何人─(a)袭击、妨碍或骚扰任何前往或离开会议厅范围,或在会议厅范围内的任何议员,或藉武力或恐吓尝试强迫任何议员宣布赞成或反对立法会或任何委员会的待决动议或事项,即属犯罪,可处罚款$10000及监禁12个月;”以及“(b)袭击、干预、骚扰、抗拒或妨碍任何正在执行职责的立法会人员;”

必须指出的是,条文里说的“任何人”,并没有把立法会议员排除在外;因此,当秘书处人员按指示执行职责时,如果有立法会议员对他们作出“袭击、干预、骚扰、抗拒或妨碍”的行为,即干犯了特权条例第19条订定的罪行,不会因为当事人是议员而获得豁免。

其次,反对派的暴力行为,客观上造成建制派的陈恒镔、葛珮帆、麦美娟三人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从表面证据而言,已涉嫌违反了《侵害人身罪条例》中的罪行。事实上,刚过去不到一年,民主党的尹兆坚、林卓廷在反“一地两检”草案审议中的暴力行为,已被控“侵害人身罪”,目前正被刑事检控,面临入狱刑罚。同样的暴力行为,尹林二人可以被控,范区朱三人为何可以免责?

实际上,议会暴力一旦纵容,后患无穷,法治固然受损,议会也将难以运作。以反对派眼中的“宗主国”英国为例,1972年,在一场辩论中,“独立社会党”议员贝德夫林(Bernadette Devlin)用拳头殴打了保守党内政大臣麦德宁(Reginald Maudling)。事后德夫林声称她的行为是要取回发言权。尽管如此,她最终被处以半年禁止进入下议院的处罚。自此之后,英国议会内再无暴力行为。

1789年美国国会众议院出现互殴事件之后,当时的议长杰弗逊出版了《议会规则手册》。该手册被美国的参众两院采用,作为标准议事规则,以此来规范会议行为。至于亚洲的韩国,更于2012年推出《国会肢体冲突防止法》,以从根本上防止强行通过法案遏止暴力行为。这些事实都在说明,立法会必须对暴力“零容忍”,一旦议会本身失去自我修正功能,则必须采取有效的依法行动。然而,以目前的反对派势态,又能奢望他们“收手”?

继续姑息纵容,日后难保不会出现因反对派暴力流血事件。立即对范区朱提出刑事检控,是维护法治、维护议会秩序的必要之举。

作者:沈家聪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