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山寨恶过正版 反对派要建制停会

■反對派召集示威者通宵紮營,只得寥寥幾人,場面冷清。 香港文匯報記者莫雪芝  攝

■反对派召集示威者通宵扎营,只得寥寥几人,场面冷清。 香港文汇报记者莫雪芝 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立法会《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委员会今日再次召开会议。鉴于反对派上周六通宵“占领”会议室,立法会秘书处昨日锁上会议室,免反对派入场霸位捣乱,惟反对派议员昨晚开始坐在会议室外堵塞,更联署要求取消今日的会议,以免“引起混乱”;民阵则于立法会外召集示威者施压。负责主持会议主席选举的地产及建造界议员石礼谦昨日强调,会议不应再拖延,并呼吁委员应该以务实、和平、理性的态度出席会议,履行议员的职责。 多名建制派议员昨日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批评,反对派所为霸道、无理,是匪夷所思的。

反对派上周六大闹法案委员会会议,令多名议员受伤,昨日又开始部署扰乱今日的会议。昨晨,一众反对派议员举行闭门会议讨论对策,“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下午则现身会议室外,企图推门进内再次上演霸占会议室的戏码,惟数个会议室的大门均被铁链锁上,毛不得其门而入,唯有离开,更声言这是“前所未有”。

就立法会会议室大门用铁链上锁一事,立法会秘书处回覆查询时表示,有关做法一如以往,若会议室没会议进行或使用,都会上锁,这是惯常做法。

立会外扎营场面冷清

到晚上,公民党议员谭文豪和民主党许智峯索性坐在会议室外,企图今早先行一步入会议室霸位。另一方面,民阵则在立法会外召集示威者通宵扎营至今日上午,分别到特首办抗议和在立法会示威区直播法案委员会情况,企图向议员施压。

不过,在昨晚11时声称要在议会外通宵留守的部分,香港文汇报记者现场观察,只得寥寥十数人在场,场面冷清。

在上周六暴力冲击议会的反对派议员就发联署信,其中非但未有提及混乱全因他们而起,更倒果为因地称,由石礼谦主持的法案委员会的成立及过程“不合宪”,引起社会上及议会中“重大反响、争议及撕裂”,为免“再有冲突”,要求取消今日会议。

石礼谦:应尽快选出主席

石礼谦昨日透过立法会秘书处发声明回应,有关条例草案已提交立法会逾月,仍然未能展开审议工作,法案委员会应尽快开会选出主席,不应再拖延,并呼吁委员应该以务实、和平、理性的态度出席会议,履行议员的职责。

他并重申,内务委员会早前已召开特别会议,并根据《议事规则》第七十五(8)条向法案委员会提供指引,“本人获授权决定上述法案委员会的会议日期、时间及地点,并在会议上主持主席选举,直至选出主席为止。”

建制斥反对派恶人先告状

经民联主席卢伟国批评,反对派“恶人先告状”、颠倒是非黑白。石礼谦获内会指引赋权,今日会议是名正言顺的会议,但却被反对派抹黑,其“山寨会议”更企图提早霸占会议室,做法霸道。

民建联议员陈恒镔批评,内委会授权石礼谦主持会议,完全符合基本法赋予议员的职责及权利,但反对派用尽各种手段阻止议员出席会议,更恶人先告状联署要求取消会议,做法离谱,又批评反对派议员与民阵所为,只显示他们自己行为无理而已。

工联会议员郭伟强形容,反对派所为是“小三恶过大婆”:涂谨申明明“自封”主席、强行召开“山寨会议”,竟“理曲却气壮”要求取消名正言顺的正牌会议,所为横蛮霸道,而煽动支持者的民阵已经和“港独”拉关系,背后的政治目的,大家心知肚明。

何君尧报警指控涂谨申伪造文书

“山寨主席”涂谨申上周通过其助理向议员发出今日的“会议通知”和“议程”,格式和官方的一模一样。香港律师会前会长、新界西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前晚到警署报案,指涂谨申冒认法案委员会主席,以此名义行事及发出一系列虚假文书,涉嫌干犯串谋伪造罪,又指“山寨副主席”、公民党议员郭荣铿涉嫌干犯串谋使用虚假文书罪。警方将案件列作“求警调查”处理,由港岛总区刑事部公众活动调查组跟进。

在反对派本月初“开流会”、选出涂谨申为“山寨主席”后,涂谨申即“行使主席权力”决定下次“会议”日期,更向所有议员发出开会时间地点的“会议通知”。

当时,已有建制派议员透露,由于涂谨申的“会议通知”,格式和由立法会秘书处发出的正牌会议通知的格式几乎一模一样,令他们差点“中招”回覆。他们质疑,涂谨申此举或涉及伪造虚假文书,建议报警处理。

格式“以假乱真”

涂谨申近日又再向全体法案委员会委员发出今日“开会”的“会议通知”,格式仍旧与秘书处发出的通知的格式一样,列有档案编号,更附上会议资料、议程、会议纪要等文件,几乎可“以假乱真”。

就此,何君尧昨日在facebook透露,他前晚到湾仔警察总部报警,更上载了报案纸及部分口供纸。他强调:“沉默不是懦弱,忍让不代表姑息!既然你们做511,我们为你做513!”

何君尧在接受传媒访问时表示,反对派强行成立“冒牌会议”,选出涂谨申这“山寨主席”,并没有法律基础和效力。涂谨申以“主席”身份向委员发出“会议通知”,而该通知在格式上假扮作秘书处发出的真正文书,不但行文大同小异,文件中更印上编号,惟立法会中根本没有这编号的档案存在,该有关做法已涉嫌触犯行使虚假文书的罪行,他遂报案交由警方跟进。

一经定罪可囚14年

警察公共关系科在回覆传媒查询时表示,湾仔警署昨日接获一名姓何男子报案,指有人使用虚假文书召开有关修订条例的会议。案件已列作“求警调查”处理,由港岛总区刑事部公众活动调查组跟进。

根据《刑事罪行条例》第七十一条,任何人制造虚假文书,意图由其本人或他人藉使用该文书而诱使另一人接受该文书为真文书,并因接受该文书为真文书而作出或不作某些作为,以致对该另一人或其他人不利,则该名首述的人即犯伪造的罪行,一经循公诉程序定罪,可处监禁14年。

涂谨申其后发出声明,声称反对派是根据立法会《内务守则》,在月初举行的会议上选出他和郭荣铿担任“正副主席”,故他向各委员发出“通知”及相关“议程”并无误导议员,更称何君尧是次报案是“浪费警力及报假案”云云。

周浩鼎批范国威含血喷人

在上周六会议期间,“新民主同盟”议员范国威擒高飞扑,结果自食其果、倒地受伤。昨日,他到湾仔警察总部报警,指控民建联议员何俊贤及周浩鼎涉嫌普通袭击。周浩鼎发表声明,批评范国威含血喷人,并保留一切追究权利。

《苹果日报》前日报道范国威倒地受伤一事时声称,“站在石(石礼谦)身边的民建联何俊贤双手推开范(范国威)令他倒地”,又称“当范被何俊贤推开时一失平衡”。何俊贤即发表严正声明,批评有关报道的标题及内容断章取义,是失实及有严重的误导成分,漠视当时是反对派议员刻意造成的混乱局面,及范国威多次冲击石礼谦的情况,并强调他对这“非常严厉的指控”保留法律追究权利。

不过,范国威昨日“报警”,指称他当日阻挡石礼谦持咪发言,“清楚看到”何俊贤将他推开,周浩鼎就以手推他的腰,而在他后方的民建联议员陈恒镔闪身避开,“导致他跌在地上失去知觉。”

飞身抢咪罔顾他人安全

周浩鼎随即发表声明,指范国威当日罔顾他人安全,飞身冲向石礼谦、企图抢夺他手上麦克风而自己失去平衡倒下,却反指控有人当天推撞他,是含血喷人,“本人绝无如他所指推他倒下。”

他批评,范国威罔顾他人安全,冲撞他人,最后伤及陈恒镔,行为涉犯普通袭击罪,“就此事本人较早前亦已经在警署报案。现他竟然恶人先告状,含血喷人。本人保留一切追究权利。”

当日一直守护石礼谦的民建联议员郑泳舜亦指,“范国威罔顾他人安全,冲击议会,爬上会议枱上,多次想抢夺石礼谦的咪高峰,最终飞扑堕地,压伤陈恒镔,这是事实!但范国威竟颠倒是非,作出失实指控!诬蔑有人推拉他!”

他批评:“当时范国威及多名‘泛民主派’议员,不断推撞石礼谦及阻止他主持会议,经多次劝阻也不肯停止,更手脚齐用,推撞保安人员、我及多名保护石礼谦的建制派议员,但他们却反指被人拉扯,含血喷人、惺惺作态、倒转事实陈述!我实在不耻这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