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涂大人”的“新衣”

“老成持重”的立法会议员涂谨申“涂大人”,这次做梦都会笑了,他终于踌躇满志披上了一件令人艳羡的“新衣”——当了一回立法会修例法案委员会“主席”。

“涂大人”的“新衣”,彷彿还留存着当年皇帝那件“新衣”的影子。做工精细、色泽艳丽尚且不说,单是那与众不同的造型,再贴上“主席”招牌,即可显示出“涂大人”不甘平庸、风姿孑立的高贵。

“涂大人”打心底是瞧不起李柱铭、何俊仁的袍衣。他知道,民主党以前为他定制的那套“自由民主人权”的外衣有些过时了——那只不过是偷来了美国人的马甲,让港人看清了衬里的货色;李柱铭的西装过于肥大,随风鼓荡常常漾出洋人的味道;何俊仁的装扮更是令他难受,一会西装一会中装,容易让人联想起出尔反尔、黑白无常……

作为民主党资深立法会议员,“涂大人”向来看重自己与众不同的“新衣”。违法“占中”、旺角暴乱,扯不起“自由民主人权”的风旗,他便要披上“公民抗命”的外衣;暗牵“港独”、支持街头暴力,撕不开洋奴“祸中乱港”的衬里,他的衣襟写上“违法达义”。

这次反对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涂大人”正愁找不着他合适的风衣,恍惚间又天降洪福,终于当了一回修例法案委员会“主席”。只是,这“主席”的新衣有些诡异,刚刚披上,就在台下观众的一片嘘声中露了底——原来还是冒牌的。

聪明老练如“涂大人”,其实心里比谁都清楚,衣服是穿给别人看的。只是有一点他至今还不明白:喜欢在台上表演的人,有否披衣,是否新衣,通常会被观众从外看到里。

作者:训 寒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