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反对派不停止"民主霸权" 协商不会有任何结果

建制派及反对派代表今早会面,商讨化解目前修订《逃犯条例》的困局。昨日本报社评才指出,“坐下来谈”必须遵照三个原则,协商才有意义。而三个原则的第一项,就是“停止‘民主霸权’,坚持民主原则”。但看反对派就会面开出的条件,他们还是顽固坚持自己的霸权要求,显示根本无意通过协商解开“死局”,矢志继续拉布,千方百计“拖死”修例。对此,建制派必须坚守恢复议会正常运作的底线,保持理性的民主风度,有理有利有节抵制反对派的干扰。

修订《逃犯条例》的法案委员会遭反对派暴力狙击,造成前所未见的混乱场面,立法会审议法案的功能被瘫痪。无论有什么理由,反对派用暴力手段阻止法案委员会开会,剥夺其他议员在立法会表达意见的权利,是对议会民主、程序公义的最大伤害,明显不得人心。反对派也明白由他们制造的混乱局面持续下去,就会产生反效果,势必受到主流民意和舆论的批评,因此提出要和建制派“坐下来谈”。反对派摆出的姿态,是试图给公众造成并非他们不讲道理的假象,如果建制派不“坐下来谈”,以后再起冲突的责任就要让建制派承担。

但值得注意的是,反对派对会面设下了前提。反对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提出,反对派的底线是,承认涂谨申为“合宪、合理、合法的法案委员会主席”,但若大家认为“有难度”,可另寻双方接受的共识,例如“特首永久搁置有关法案”、“由涂谨申再主持法案委员会主席选举”等等。开出这种“唯我独尊”的霸权条件,反对派是有意坐下来谈、有商有量的态度吗?涂谨申身为“最资深议员”,法案委员会一“开波”就拉布,浪费会议时间,造成史无前例选不出主席的情况,然后又与反对派互相配合,自组山寨法案委员会、自选冒牌正副主席。这样的会议,反对派竟然要求建制派确认其合法合宪,岂非要求建制派认同反对派的无理违法行为?更可笑的是,因建制派人多,即使选主席胜选,反对派不接受,就只能由他们接受的人来做主席。反对派提出这些前设,实在只能用“民主霸权”来形容了。

本报昨日社评指出,“如今反对派提出‘坐下来谈’,就必须放下‘民主霸权’,回归民主原则,首先要遵守少数服从多数的最基本规则。”但事实是,反对派一方面提出要协商,另一方面要求建制派只能按他们的要求行事,根本试图以霸权条件实现“少数胁迫多数”,把民主变成他们的蛮横专断。反对派不停止这种“民主霸权”,不遵守民主原则,沟通协商就没有基础。

其实,反对派根本志不在谈,而是借协商之名,企图把拒绝沟通、破坏和解的责任推到建制派身上,更以此为由,刺激社会对建制派和政府的不满情绪,加剧反修例的政争对抗。

对于协商,建制派坚守合法合规底线,处之泰然已足够。首先法案委员会一切事宜,包括成立法案委员会、选主席,都必须按议事规则、内会指引进行,坚持少数服从多数的最基本民主原则。其次,建制派清楚表明,只想正常开会,让法案委员会发挥表达意见、审议法案的正常功能。只要坚持原则,市民定会看清楚,是谁蛮不讲理、独裁霸道,借所谓协商继续拉布、破坏民主。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