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立法会议员:史无前例的议会乱象 反对派荒唐霸道

最近发生的议会乱象是史无前例。还记得多年前,有反对派议员为了“博出位”而“掟蕉”、“拉布”,当时很多人觉得难以置信,庄严的议会居然可以如此荒唐。没想到如今审议修订《逃犯条例》,反对派“拉布”出位较之前人有过之而无不及,对荒谬的议会暴力又下了一个新定义。

过去无论反对派多么离谱,最终都只是一种姿态,不至于用肢体暴力。观乎他们今次事态,他们不惜以暴力方式阻止会议正常进行,骑劫法案委员会,违抗内务委员会有关更换主持的指引。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导致这一切混乱的人,居然就是反对派中的最资深议员涂谨申。

一切混乱乃反对派造成

正如立法会前主席曾钰成所说,涂谨申作为法案委员会的主持,一开始就做错了。因为他当时只是主持,不是主席。主持唯一的职能,就是帮助委员会选举主席。除此之外,他没有任何权力,包括没有权力去处理规程问题。

法案委员会开了两次会议,涂谨申还在处理一些他根本没有权力去处理的所谓“规程问题”,还没有选出主席,令法案委员会根本无法运作。内务委员会作为法案委员会的上一级议会,基于涂谨申的拖延而决定更换主持,让石礼谦议员能够尽快帮助委员会选出主席,令委员会恢复正常运作。

反对派有一种说法,就是当内务委员会发出指引后,应该先让涂谨申继续主持第三次会议,看看委员会是否同意内会的指引。这种说法完全似是而非、混淆视听。如前所述,涂谨申处理第一和第二次会议的方式已经非常错误了,正是由于他的错误,促使内会通过了更换主持的指引。涂谨申已经错了两次,难道还要让他错第三次吗?任何一个负责任的议会,都不应该容许错误不断重复、继续存在。换言之,如果内会继续让涂谨申主持第三次会议,内会便有失职之嫌了。

更离谱的是,反对派议员无视内务委员会的指引,另起炉灶开“山寨会”,这种举动令立法会蒙羞。而当石礼谦进入会议室,准备召开合法合规的法案委员会会议时,反对派议员就用肢体暴力去阻挡,阻止石礼谦主持会议。我当时在现场见证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反对派议员犹如“烂仔上身”,行为之粗暴,超越以往我所见过的所有议会冲突,令人震惊。作为立法会议员的一员,实在感到痛心。也难怪石礼谦慨叹,立法会变成了马戏团。

应恢复立法会审议法案功能

法案委员会会议至今已经举行了四次,首两次是有人挟主持之名行主席之实,以极不负责任的“拉布”拖延选举主席;其后两次根本谈不上开会,完全是疯狂捣乱。最近一次,主持都未坐上座位便要宣布会议结束,这一切都是史无前例。由此可见,反对派议员从来无意认真审议修订《逃犯条例》,只是无所不用其极,阻止审议。其实,他们一开口就要政府撤回修订,还有何正经事可议?

议会是一个不同政治立场交锋的场所,大家针锋相对、交换意见很正常。但要确保场面不失控,不令议会连议事的基本功能都丧失,每一位议员必须遵守规矩,抱具建设性的态度去参与;若是为了破坏而来,必然令议会失去议事论事的空间。

我们应该以负责任的态度,寻求合理合法的方式,恢复立法会审议法案的功能,让议员能够全面考虑政府的理据、社会的意见,以及任何可以改善有关立法建议的方案,理性务实地解决港人在台湾被谋杀一案所带出的问题,为受害人及其家属伸张公义,堵塞法律漏洞,避免香港成为“逃犯天堂”。

作者:陈克勤 立法会议员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