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反对派政治伦理错乱 破坏"一国两制"落实

国务院港澳办及中联办分别表明支持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一段时间以来不断邀请外部势力干预的反对派,马上出言指责中央"干预",这种反应实在不合基本政治伦理。中央本来就有权有责,他们说成干预;外部势力根本无权置喙,反对派却主动邀请他们干预。这种错乱的政治伦理,充分暴露反对派根本无视和抗拒"一国两制"中的"一国",不尊重中央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更要藉外力干预破坏"一国两制",为香港全面准确实践"一国两制"设置阻碍。

宪法和基本法规定,中央拥有对香港全面管治权,包括中央直接行使的权力,也包括授权香港依法实行高度自治。事实上,中央政府在发表对涉港事务的意见时,对是否关乎中央权力、是否符合基本法、是否符合中央和特区关系准则,一直把握得非常好。此次修订《逃犯条例》关乎完善两地加强司法协助,以利维护香港繁荣稳定,更何况反对派不断借修例议题攻击内地的司法制度,阻碍符合基本法、合理合规的修例,阻碍本港堵塞法律漏洞,中联办、港澳办当然有权也应该对此问题表达意见,支持修例,怎能被称之为干预?

修订《逃犯条例》,是"一国两制"下香港自治范围的事,是中国内政。修订《逃犯条例》不但不会损害"一国两制",反而使"一国两制"更加完善。整个立法修订过程和修订内容,已经在最大程度上保障了高度自治,同时符合"一国"的政治伦理。这与美国和西方没有任何关系,无论从什么角度,外部势力都无权置喙,都没有发言的空间,反对派却大力邀请外力"关注"、干预修例,向特区政府施压,要求撤回方案,究竟有何居心?

本港每遇重大问题,反对派均大力邀请外力干预,已成毫无例外的标准动作。反对派打着"捍卫民主自由"的旗号,做的却是主动献身、当反华棋子的丑事。反对派与反华势力、政客内外勾结,例子不胜枚举。2017年5月,李柱铭、黄之锋到美国国会就香港落实"一国两制"的情况"作证";2018年6月,黄之锋到美国国务院发表所谓"美国─香港政策法"报告;2018年8月,陈浩天在香港外国记者会(FCC)午餐会演讲等等。这些所谓"作证""演讲""交流""见面",实际上都是反对派与外国反华政客内外勾结,提供歪曲事实、颠倒黑白的"弹药",沆瀣一气合谋"反中乱港"。

此次反修例,反对派要求外力干预更加变本加厉。陈方安生与反对派议员早前赴美,"反映"DQ参选人及修订《逃犯条例》等事宜,诬指"中央干预加剧",香港特区人权法治"倒退"和"削弱";紧接着,李柱铭、李卓人等人又组团赴美加,大肆唱衰香港、抹黑中央,更积极拉拢美加反华政客向特区政府施压,要特区政府"跪低"、撤回《逃犯条例》。

种种迹象证明,反对派公然与外部势力勾结,攻击中央政府,邀请外部势力明目张胆干预香港事务,完全不尊重并挑战"一国两制"中的"一国"底线,这是赤裸裸地破坏"一国两制",损害香港的根本利益,必须受到严厉谴责和坚决反对。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