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告洋状帮不了反对派

修订《逃犯条例》争议继续。反对派在议会先是“玩拉布”、“扮垃圾”,用了两次会议共四个小时都还没有开始选主席,再不顾内务委员会指引,强开“反对派”的“法案委员会会议”,还选出两个广泛被认为是非法的正副“主席”。这还不算,在正牌的会议要召开时,反对派又故意“闹双胞”,把“非法”会议放在同一天。连续两次会议都开不成,第三次会议还成为香港史上“最暴力”的会议。整个过程令人摇头叹息。

虽然这几次会议占据了新闻头条,但反对派最不该的,还是派出“国际申诉团”四出向西方国家唱衰香港,李柱铭、李卓人、罗冠聪等人到美国“告洋状”,不但和以前一样,在美国国会“中国委员会”“作证”,还和各级官员会面,甚至与目前“反华成性”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见面,要求美国发出“强硬声明”。其他人也在德国、英国、加拿大等四处活动,鼓动外国威胁香港,一旦修改条例,即废除与香港的引渡关系甚至要美国考虑废除《美国─香港关系法》云云。虽然媒体对此的报道没有议会暴力那么多,其恶劣性质却有过之无不及。

外国无权干预香港内政

首先,无论修改《逃犯条例》和《司法互助协议》,都是中国和香港主权内的事,其他国家无权干预。

修改《逃犯条例》是本港的本地法律,是规定在特殊情况下,与没有签订引渡和司法互助协议的国家和地区之间有需要进行逃犯移交和司法互助时,香港单方面的程序。它不涉及香港和其他国家及地区的双边事务。这意味着,它完全是本港的内部事务。

与香港有引渡条约的国家,如美国、德国等,并不在这次修改法例所牵涉的范围内,因为本次修改是针对“没有”和香港有长期移交安排的国家和地区。即便真的涉及在两国之间签订引渡条约的情况(笔者在这里重复,香港只是单边地修改本地条例),也和第三方没有关系。从来没有听说过两国之间签订引渡条约需要第三国批准。假设美国与古巴签订引渡条约时,英国要挟美国,美古签了条约就废除英国与美国之间的引渡条约,岂非笑掉国际关系和国际法律界的大牙?

其次,外国对香港修改法律有忧虑是事实,香港政府有必要向外国多加解释(这绝非意味着接受外国干预)。但从另一面说,从维护香港利益的角度出发,反对派要做的是,即便不“帮腔”,也绝不应该“唱衰香港”,加深外国对香港的误解,鼓励外国干涉香港内政,废除与香港的条约,或者修改对香港的政策。

“告洋状”无非帮助新旧反对派结交西方反华政客,提高曝光率,增加政治资本,大可“只眼开,只眼闭”。但现在的特朗普政府不讲国际法,不讲国际规矩,什么事都可能做。加上中美最近贸易谈判出现波折,美国对中国加关税,正式出行政命令封杀华为,又主动提升与台湾的关系牵制大陆,更已提出过要考虑修改《美国─香港政策法》。在这个时候“告洋状”的潜在威胁,不可小视。万一特朗普“疯起来”一意孤行呢?

万一外国真的因此修改对香港政策,这种“煽惑”行为是“功不可没”的。这违反了香港人民的利益,那些“告洋状”的政客要负责任。

第三,“挟洋自重”只会把事情弄得更糟糕。

修例是必要的,而且正如特首林郑月娥多次强调,《逃犯条例》如何修改,有讨论的空间,只要能符合实际需要,政府愿意考虑。这说明,政府并非“横办办”,此前政府删除九项罪名,就是一个明证。是否要删除更多罪名,是否要提高最高刑期的门槛,是否可以不追溯或者设置较短的追溯期,是否能在具体的操作环节上增加保障,这些都可以和应该继续讨论,特别应该在法案委员会上讨论。

挟洋自重迫使中央表态

可是反对派一直以拉倒法案为唯一诉求,完全不顾香港和内地22年无法移交真正的逃犯的法律缺陷,这种态度与当年政改时一味要求“公民提名”没有分别。反对派议员在议会闹,搞出一个“暴力议会”,还是内部的事。但“告洋状”,用外国势力压香港(和内地)就范,这完全超出了“内部事务,内部解决”的范围。中央一向对此非常敏感,当然一定不能允许,而且只能用更强硬的方法回应。

难以想象,中央政府会在外国压力下屈服。港澳办、中联办在沉默多日后,主动发声支持香港政府修例。外交部特派员公署也再度发声,修例属相关内部事务。这些都是明证。可以说,“告洋状”逼得中央必须高调表态。这样一来,是否修例,如何修例,牵涉的因素都更多了,各方可以探讨和妥协的空间很可能就减少了。这难道是反对派的所愿?

因此,告洋状帮不了反对派,反而还会越弄越糟糕。希望反对派中的有识之士能与建制派和政府一道,就事论事地讨论,就移交和保障港人利益之间找到最佳的平衡点。

来源:大公网 作者:闻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