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修逃犯例 | 坚志修例安民 严拒“八国联军”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在中美谈判的关键时刻,香港反对派非常配合地远到美国,借《逃犯条例》的修订大肆抹黑中国,为对方提供“弹药”。正在美国的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昨日更图穷匕现,要美国在贸易战中“勿轻信中国承诺”。美国的盟友加拿大、德国等的政府和国会中的反华政客,亦为各自的利益,群起加入对中国的抹黑。有建制派中人昨日形容,这些国家通过“文攻”恐吓,向中国施压,就如当年的“八国联军”,但是次《逃犯条例》的修订,为的是要彰显公义,中央政府已明确表态,全力支持香港特区政府依法修订,并相信已日渐富强的国家,有足够的能力、智慧及决心去应对这些无理的攻击。

李柱铭在香港时间周六上午出席卫信中心(Wilson Center)座谈会。他声言中央政府“将香港原本享有的自治和自由,变成‘有中国特色’的自治和自由”,而国家主席习近平不但没有兑现基本法对港的承诺,反而“破坏”香港制度,违反在中英联合声明作出的承诺,故“美国即使与中国达成协议,若中方不守承诺亦没有作用”,又要求“国际社会”必须采取“行动”。

叶刘淑仪:政府退无可退

行政会议成员、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昨日指出,特区政府提出修例是为维护国家安全,如因“八国联军”反对就撤回,将会影响政府的管治威信,故特区政府已“退无可退”,并相信条例通过后,市民便会明白并非想象中可怕。

她续说,修例通过后,美国不排除会有所行动,但即使美国要“制裁”香港,最终的受害者还是美国,并举例说,港美之间的逃犯移交协议生效廿多年间,香港向美国移交逃犯68人,如果美方取消协议,实际是“用石头掟自己脚”。

陈勇:以港作打击中国棋子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新界社团联会理事长陈勇昨日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表示,这些国家尤其是美国的反华势力,不顾法治意识、商业原则、市场规则、自由精神,试图以香港作为打击中国的棋子,试图围堵中国,就像现代版的“八国联军”。

他强调,是次《逃犯条例》的修订,是维护香港长治久安的重要环节,中央亦明确支持特区政府修例。今时今日,香港已是最自由经济体,不会任由宰割,任何试图破坏修例的行为都是损人不利己的,希望反对势力不要再作无谓的挣扎。

施荣怀:外力绝不会得逞

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港区省级政协委员联谊会会长施荣怀说,自香港回归以后,外国势力一直以香港作为攻击中国的切入点,千方百计要损害香港的利益,并借此打击中国,由“占中”、“一地两检”到现在的《逃犯条例》修订都是如此。

他强调,祖国已步上国际舞台,不会再畏惧外国势力,同时有足够能力及智慧去应对这些的攻击,外国的狼子之心绝不会得逞。

王惠贞批施压干预谋私利

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副主任、九龙社团联会理事长王惠贞强调,《逃犯条例》是关系到香港的法治及安全问题,香港作为中国的一部分,中央支持特区政府进行修例是十分正常。外国势力并无权力干预中国的内政,更不应妄图通过施压争取一己的利益。

简松年:严防现代吴三桂

全国政协委员、香港专业人士协会创会主席简松年表示,有香港反对派中人到美国故意“唱衰”香港,寻求外国势力协助,有如“当年放清兵入关的吴三桂”,不单严重影响香港形象,更危害特区政府的管治威信,绝不可取,并相信国家不会容许这种事情发生。

美国发号施令 遥控抹黑修例

2月底

美国驻港澳总领事唐伟康接受电视访问,声称中国政府近年对香港特区政府“施加压力”,“冲击”香港政治生态和营商环境,又称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或影响美港双边协议。他又在另一场演讲中声称,美国一些人对美国《香港政策法》是否持续下去要视乎香港的高度自治。

3月4日

唐伟康称修例是“魔鬼在细节”。

3月7日

香港美国商会声称对修例感“忧虑”,担心会影响香港国际都会的声誉,更“代表”在港外商提出严重关注,声言内地经常在涉及中外经贸纠纷时滥用司法机制。

3月18日

“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国会代表团到访立法会,并与立法会议员交流。反对派议员随即就修例等继续唱衰香港。

3月22日

陈方安生、莫乃光及郭荣铿三人应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邀请,与委员会亚太资深总监Matthew Pottinger等官员会面。据引述,Matthew Pottinger称,美国感受到修例令美国人的人身安全“直接受到威胁”。

3月26日

陈方安生、郭荣铿、莫乃光与“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会面。据引述,委员会主动提到《逃犯条例》的修订,认为会影响美国在港的经济发展,特别是安全方面,并意识到方案直接威胁到美国公司、美在港人士,甚至只是途经香港的美国人士,并预告下一份报告将更清楚列出委员会不希望看到的情况,将《香港政策法》的“红线”列得更清楚。

3月27日

陈方安生、郭荣铿及莫乃光与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会面,谈及《逃犯条例》修订。据引述,佩洛西称修例一旦通过,美国人在港人身安全及企业利益将受影响。

3月29日

在特区政府剔除9项罪类后,香港美国商会发声明称这不足以缓解他们的“严重忧虑”,并“强烈相信”修例安排会减低国际企业考虑在香港设立区域业务基地的吸引力。

4月4日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主席麦考文和国会议员鲁比奥发声明称《逃犯条例》若修例成功,会“侵蚀”香港法制中心和商业中心的声誉,又称香港居民以及在港的外国人,“绝不能被扯入经常用来践踏人权的中国内地刑事司法制度中”。

美国驻港澳副总领事何志声称,美国政府正以“极大兴趣”(great interest)跟进香港修订《逃犯条例》,并对“逾万名”香港市民在刚过去的周日上街示威“感到高兴”。

4月25日

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称对“占中”九犯的判决“失望”,又称美国和其合作伙伴会“密切监察”香港修订《逃犯条例》,并声言修例后将允许香港特区政府应“北京”的要求,转移逃犯到中国内地,声称“一国两制”持续“被侵蚀”,将令香港特殊的国际地位“陷入危机”。

5月4日

唐伟康声言香港特区政府对于香港社会和国际上对修例的关注“视而不见”,又称特区政府并未就修例向公众充分解释。

5月7日

由反华政客主导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发表报告称,《逃犯条例》的修订令美国有需要审视是否鼓励美国商人来港做生意,甚至会影响美国《香港政策法》。

5月16日

在“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的“听证会”上,委员会前任主席、现任委员Chris Smith在会上称,中国政府“经常以刑事司法系统来压制政治异见者”,故是次修订“非常可怕”,又声言将与其他国会议员重推《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惩罚打压香港自由的内地和香港官员。

在中美贸易战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及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将会见李柱铭等人。美国国务院随即发出声明,称蓬佩奥“忧虑”修例会“威胁”香港法治。

5月17日

美国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政策研究员Olivia Enos声称,基金会留意到过去几年香港“在北京干预”下,所享有的自由尤其是自治程度受到蚕食,相信基金会在制订新一份《经济自由度指数》报告时,会将《逃犯条例》修订通过所导致任何倒退的后果一并考虑,倘发现修例的后遗症,香港的排名绝对有可能下降。

5月18日

美国国会中国委员会主席Jim McGovern称,会组织参众议员作联署行动要求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而“其他行动”亦会“陆续有来”。

英国频干港务 政客屡兴风浪

3月27日 英国外相侯俊伟致函前港督彭定康,质疑修例咨询过程仓促,并称《中英联合声明》保障香港法治和港人高度自治,故英国会“密切跟进”事态发展,而英国驻港澳总领事贺恩德,已正式向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及商经局局长邱腾华表达对修例的“关注”。

4月4日 英国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发表报告,声称“有证据显示”香港的自治,特别是法治方面“正受威胁”,忧虑香港在现实中正迈向一国“1.5”制,支持英国外交及联邦事务部,表达香港自治受到威胁的关注,包括提交给国会的香港半年报告,并提出英国政府应把香港议题,在以后每次部长级访华行程或中方部长级访英时提起。

4月8日 英国驻港澳总领事贺恩德已接触特区政府高层官员,称修例可能会影响香港营商信心,并要求对方澄清有关修订对英国公民,以及目前有关移交逃犯互助协议安排的影响,而鉴于修例建议的“敏感性”,“要求”特区政府就修例作全面及广泛的咨询。

14名跨党派英国国会议员联署动议,关注修例可能令香港反对派社运人士、记者、外国商业领袖等被引渡到中国内地等“不受约束”的司法管辖区受审,促请英国政府向特区政府提问,并检视修例会否影响香港与英国的逃犯移交协议。

4月10日 英国国会议员Alistair Carmichael向英政府提出紧急质询,指“占中”九犯被捕及被定罪,反映“中国政府严重侵犯人权”,最近特区政府计划修订《逃犯条例》,令疑犯可从香港引移交到内地,引发政商界忧虑会“面对危险”。英国外交部亚太事务国务大臣田铭祺(Mark Field)回应称,英国政府会“继续监察”中英联合声明是否有效落实。

5月14日 英国保守党议员Fiona Bruce在下议院质询时间,指出香港《逃犯条例》修订将动摇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信心,并会“摧毁『两制』之间的防火墙”,又指修例“明显违反”《中英联合声明》。田铭祺称极度关注(deeply concerned)修例,称除了透过英国驻港澳总领事贺恩德,还会透过其他渠道仔细研究修例的“潜在影响”。

加国妄言表态 借题施压特区

4月19日 加拿大全球事务部发言人Guillaume Bérubé接受加拿大《环球邮报》访问时,十分关注特区政府是次提出的修例建议,担心修例或会令访港或居港加拿大人面对“任意拘捕”,并已就此向香港特区政府提出“严正质疑”。

5月10日 加拿大国会议员庄文浩(Michael Chong)在国会指出,香港特区政府是次修例,容许香港向中国内地移交任何人,包括30万在港加人到内地受审,会“威胁全球民主”。外长政务次官高史蜜(Pamela Goldsmith-Jones)回应称,加国已就相关修例向港府提出严正质询,并会继续“密切注视”事态发展。

5月13日 加拿大3名国会议员詹努斯(Garnett Genuis)、安德森(David Anderson)及阿尔布雷希特(Harold Albrecht)发表联合声明称,修例令人忧虑,有可能“损害香港的国际声誉”,又称加拿大政府急须考虑修例对居住在港或前往香港的加拿大公民的影响,以及检视加拿大与香港现有的逃犯移交安排。

欧盟插口干涉 抹黑一国两制

3月16日

欧盟驻港澳办事处“接受传媒查询”时声称,该处“密切关注”香港特区政府保安局的修例建议,并“关注”有关修订对居港或途经香港的欧盟公民、可能出现再移交逃犯的影响,又声言在“临时引渡”的情况下,应有令人满意的保障措施。

3月23日

欧盟驻港澳办事处主任卡诺接受电台专访时扬言,已就修例对欧洲公民的“影响”向特区政府“表达关注”,包括要求延长咨询期,以及咨询其他已和香港签订长期移交安排的欧盟成员国。

5月8日

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发表报告,声称“一国两制”正受到“蚕食”,令人忧虑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吸引力。

德国胁撤移交 恐吓损港地位

5月13日 德国总理府外交政策办公室总监拜格(Thomas Bagger)向陈方安生和郭荣铿称,不容许任何德国人或香港人被移送到中国内地受审,并重申总理府非常担心这次《逃犯条例》的修订。

德国联邦议会副议长罗特(Claudia Roth)和不同党派议员会见陈方安生和郭荣铿。罗特称修例“必定会影响”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德国更有可能因此取消与香港签订的移交逃犯协议,又会要求外交部回应将会如何跟进上述事情。

5月14日 德国联邦外交部次官安嫰(Niels Annen)与陈方安生和郭荣铿会面时称,是次修例对“一国两制”在港实施有“极大冲击”,担心外商包括德国商人在港的营商环境会“急速转坏”,对香港一旦通过修例后的前景表示忧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