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刘汉铨:必须尊重议会民主 尽快修订《逃犯条例》

反对派议员阻碍《逃犯条例》修订,带头破坏法治,而且直接使用暴力狙击手段瘫痪议会,对香港议会民主、程序公义带来严重的冲击和伤害。

笔者生于香港,长于香港,从未见过香港议会出现如此礼崩乐坏的局面,委实感到痛心。笔者认为,任何议员都必须尊重议会民主,尊重历史事实。

破坏议会民主创极坏先例

议会民主制亦称代议民主制,是现代世界各国各地普遍实行的基本政治制度。要实行议会民主,就必须要在意见分歧下,相互尊重、保持客观理性,才能有效运作。不遵守议事规则,议会就会变成吵吵闹闹、暴力泛滥的场所,议员的公众形象破败不堪。反对派阻碍修例,尤其是暴力冲击议会,正是典型例子。

反对派议员为阻碍《逃犯条例》修订,创下多个“史无前例”破坏议会民主的极坏先例,他们骑劫瘫痪议会,造成法案委员会选不出主席。反对派以议会暴力阻挠合法的会议召开,情况之恶劣前所未见。

回溯历史,港英管治期间,香港部分法律是由英国延伸过来,并没有本地立法,随着香港回归祖国,港英政府对有关法律进行“本地化”立法,1997年初通过的《逃犯条例》为其中之一。回归前港英政府多次表示会积极与中国商讨移交逃犯协议,这表态是非常清晰的。翻查立法局档案,当时并非将“中国及其他地区”在条例中剔除,而本意是香港即将回归,香港与内地不是简单的不同司法管辖区刑事司法互助问题,而是在“一国两制”架构下专门制定长期协议,因《逃犯条例》属于回归时法例本地化的工作,这与反对派现在声称内地司法制度“不健全”、“没公信力”根本无关。

反对派议员为阻碍《逃犯条例》修订,罔顾事实、颠倒黑白、混淆视听。特首林郑月娥5月9日出席立法会答问会时表示,对于修订《逃犯条例》中的各种误解和极端言论,感到痛心。她更引用当年《逃犯条例》在立法局恢复二读时,一名民主党资深议员支持有关条例立法的演辞。这名民主党资深议员正是何俊仁,虽然特首没有点名,但他立即对号入座,指责林郑月娥断章取义、歪曲其言论。

但事实到底如何呢?当年笔者是立法局议员并参与通过《逃犯条例》,立法局资料显示,1996年11月6日立法局恢复《逃犯条例草案》二读辩论中,民主党议员何俊仁发言:“希望条例草案能够成为一个好的借镜蓝本让中国政府考虑,以便日后订定香港与中国内地之间逃犯移交的政策和法律。”他在演辞中还说:“我相信大家都会同意,虽然香港和内地同属一个主权,但我们不要忘记‘一国两制’,‘两制’不是两个司法管辖区,而是两个不同的法制。在这些保障下,我相信香港人的信心定能有重要的保障,而我们的权利也有法律制度方面的重要保障。因此,我希望能尽快完成下一个阶段,就有关香港与内地移交逃犯事宜达成协议,从而予以立法。”

香港不能变成“逃犯天堂”

明显特首林郑月娥所言全部属实,并非断章取义。反对派议员听后立即以语言暴力狙击林郑月娥,民主党主席胡志伟更爆粗咒骂特首,言语粗俗程度,开创了本港立法会议员“毒舌”侮辱女性的先例。社会各界都谴责胡志伟的流氓行径是性别歧视、侮辱女性。意见有不同,但绝对不能伤害他人的尊严,更何况是行政长官!

今天社会上充斥着对修例的误导和歪曲,我们有需要正确理解修订的内容。修例并不涉及言论、新闻、学术出版自由,不会移交政治及宗教罪犯;设有行政和司法双重把关保障移交符合法律条件;设有两地同属犯罪原则的保障;可判监至少三年才可移交。这种种法律保障跟适用于香港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签订的移交罪犯条例是一致的。

美英法澳加等58国已同中国有移交逃犯合作,足以证明其安排是充分保障这些国家的国民权益。我们一向尊重法治和信任法院对依法保障港人权益的能力,修例给予疑犯法律保障,由香港法院把关并设置由法院把关的重重上诉机制。

由于千奇百怪的误导和讹传,引来不少不切实际和似是而非的建议,当中包括暂缓修例、“日落条款”、“港人港审”等等。政府明确表示不予接纳,并敦促立法会审议通过修例。为了防止香港变成“逃犯天堂”,修例是刻不容缓。

作者:刘汉铨 原立法局/立法会议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