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港澳 > 正文

港媒:涂谨申不开会到美国所为何事?

《逃犯条例》修订在立法会仍然处于僵持状态,议会博弈进入白热化阶段。但上周末,“冒牌主席”涂谨申突然放下会议事务、放下议会斗争,飞往美国与国务卿蓬佩奥和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会面。涂谨申身为反对派反修例战的“总指挥”,突然离开“战场”飞赴美国。此行显然并不简单,真正目的是要听从美国主子的最新指示及部署,完成主子否决修订的“硬任务”。

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日前率领一班反对派过气政客到美加唱衰修订,成员包括在选举屡战屡败的工党李卓人、被DQ的“众志”罗冠聪,以及记协前主席麦燕庭。他们一行先到加拿大会见当地政要,一如所料大肆攻击抹黑《逃犯条例》修订,彷彿通过修例后香港将“万劫不复”。但讽刺的是加拿大早已与中国签署多项移交逃犯协议,反对派的抹黑不过是自暴其丑。

他们此行的重头戏是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会面,而涂谨申正正是飞往美国会合访问团,共同会见美国主子。从这个“唱衰团”的成员来看,除了美国在港代言人李柱铭之外,都是一些过气政客、外围组织成员,并没有现任的立法会议员,原因相信是反对派议员都要留守立法会,继续阻挠会议进行,所以并没有随团。但何以在这场反修例战上走得最激最前的涂谨申,却可以放下议会事务、放下“冒牌主席”的搞局到美国?当中说明了两个问题:

美当局的主要联系人

一是表明涂谨申与美国的关系。他本身是李柱铭的“爱徒”,由李柱铭一手扶植,以往多次跟随李柱铭赴美“告洋状”,他也是李柱铭退休后,民主党以至反对派与美国的“主要联系人”。2011年“维基解密”就揭露,涂谨申是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要严格保护”的对象。过去外国势力对于涂谨申一向保护有加,目的就是要留待后用。这次反修例之役,主要战场是立法会,而涂谨申就是反对派在议会战的“指挥”,他利用“最资深议员”身份阻挠委员会运作,之后又制造“冒牌委员会”,不断钻制度空子搞局。

涂谨申在反修例战上的拙劣表现,与他以往的“内敛”有天渊之别,而从整场反修例战部署中,李柱铭负责去外国“哭秦庭”;“民阵”负责游行抗争;涂谨申则负责打议会战。当中有着明确的分工及部署,说明涂谨申在这场反修例战中承担重任,被外国主子寄予厚望。这次更与李柱铭联袂会面美国国务卿,将他们与美国的关系表露无遗。说明美国等西方势力正在肆无忌惮的利用这些棋子干预香港的内部事务,这场风波是香港的小气候与国际的大气候配合而出现。

二是表明修订已到了白热化阶段,正处于战略的关键时期。涂谨申赴美的时间点,正是修订形势开始出现转变。在前一段时间,反对派沿用2003年反《基本法》第23条立法的操作,由舆论上的造谣、抹黑、“妖魔化”;从地区上的炒作、动员;立法会上的捣乱、抗争、冲击,以至对部分建制派人士的挑拨离间、大力拉拢;再到外国势力的配合施压,都是如出一辙。在有心算无意之下,令特区政府及建制派一开始处于较为被动的处境,不少市民都受到反对派误导。当时反对派信心满满,认为可以重演当年反23条一幕,重创特区政府威信,让反对派谷底反弹。

然而,形势很快就出现变化,反对派在立法会上的暴力冲击,不但引起市民反感,建制派为打破困局已提出要解散法委会,并且将条例草案直上大会,在二读阶段听取各界意见、表决各项修订。而保安局昨日亦去信内委会主席,要求将《逃犯(修订)条例草案》在6月12日恢复二读。

急急赴美听从最新指示

的确,在反对派的政治操作下,修例已由法律修订问题变成政治决战。如果任由反对派拖垮修例,不但令到逃犯移交漏洞未能堵塞,更会在政治上重创特区政府管治威信,近年稳中向好的政治形势也会受到严重冲击。因此,建制派的建议得到不少支持,届时反对派将难以在议会战上搞局。随着特区政府及建制派展开全港宣传,反对派的谣言已经被打破,而港澳办及中联办一锤定音的表态,更令反对派的挑拨离间无功而还。

不论从议会战、民意战,形势都开始逆转。正是眼见情况不利,涂谨申才要急急赶赴美国,真正目的是听从外国主子的最新指示,是否要将议会抗争升级?外国势力如何配合反对派的行动?是否要发动一场大规模的抗争?这都需要得到外国主子的指示和首肯。因此,涂谨申此行真正目的是要向主子领旨受命,为下一阶段的抗争作准备。这样的行动不用太多人,由涂谨申一个人已经足够。涂谨申不开会到美国的目的正在于此。这正暴露外国势力如何介入这次反修例,也说明这场修订较量并不简单,外有“八国联军”,内有“引路汉奸”,这是一场不能后退、不能输的斗争,否则香港将再无宁日。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